CBA提前开赛引发连锁反应

  男篮亚洲杯预选赛雷声大、雨点小,让CBA联赛第三阶段的时钟,先是被调慢了,之后又被拨快了。整整一周之后,第三阶段的比赛就将在诸暨拉开战幕,但这一慢一快之间,CBA的时空也发生了扭曲。

  2月2日,中国篮协对外公布了参加亚洲杯预选赛的中国男篮集训队的名单,彼时,CBA联赛尚在进行当中,有集训任务的球员,和有集训球员的俱乐部,面对亚洲杯预选赛的任务,肯定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一边是长达3个月的封闭比赛,家人的期盼和春节假期的诱惑,另一边是国家队比赛任务,以及对俱乐部赛季成绩不可回避的影响。按照之前的计划,所有参加亚洲杯预选赛的国家队成员,回国之后都会面临将近一个月的隔离期,留给他们备战联赛的时间,可能只有10天左右。

  但是,当中国男篮在上海刚刚开启集训不久,由于疫情的原因,中国台北男篮和马来西亚男篮都宣布不会参加在多哈的比赛,亚篮联不得不宣布赛事再度推迟,这一变化,随之又产生了连锁反应:CBA联赛第三阶段的比赛从原计划的3月底开赛,提前到3月1日。

  对于很多球队而言,最直接的影响就是外援的引进。2月21日,浙江男篮通过官方社交媒体宣布,新外援“莫里斯·恩多尔的相关入境手续已经顺利完成,并于昨日夜里踏上前往国内的航班。入境后,我俱乐部将严格按照我国以及浙江防控办目前对外籍人员入境防疫的相关规定,实行“14+7+7”防疫隔离和健康管理措施。期待28天后,恩多尔与球队的顺利会面!”如果看看赛程表,等待隔离结束,浙江男篮常规赛,大概只有8场比赛了。  

  当然,作为目前联赛的顶级强队,浙江男篮在战绩上有不错的回旋空间,但是对于那些急于争取季后赛门票的球队来说,联赛提前开赛的影响非常大,北京首钢男篮显然就是其中之一。

  第二阶段联赛结束之后,北京首钢男篮的战绩是16胜19负,作为季后赛的“守门人”,他们身后有上海、山西、广州这样的球队在拼命追赶,而球队自身也期待可以通过外援的引进,增强球队的竞争力,以期在偶然性很大的季后赛上有所作为,球队签下的外援麦克雷对球队的作用巨大。

  众所周知,翟晓川是北京首钢男篮小前锋位置上的唯一人选,但CBA联赛当中,最出色的外援,其实大多在三号位,比如,广东队的威姆斯、马尚布鲁克斯、辽宁队的梅奥、浙江队的兰兹伯格。麦克雷的到来不仅可以减少翟晓川身上的压力,更可以帮助球队提升“天花板”。如果按照之前的计划,麦克雷不会缺席联赛第三阶段的任何一场比赛,且有不错的合练时间,但是现在,提前开赛让麦克雷基本确定会错过包括两场“京城德比”在内的多场关键抢分战,从而增加了球队守住第12名的难度。

  联赛提前到3月1日开赛的另一个影响,就是球员假期的缩短。“我们打球的时候,春节也就放一天的假,毕竟是在赛季期间,训练比赛是我们的职业,必须得经历这些。但那时候毕竟不是赛会制,也不是全封闭管理的。现在封闭的赛会制比赛,不论是对球员的身体还是心理,其实都有不小的消耗。”前中国男篮国手焦健告诉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以北控男篮为例,在第二阶段最后一场击败深圳男篮后,球队奖励球员14天的假期,但提前开赛,球员的假期不得不缩减,他们2月18日就已经重新集结。相比而言,北控男篮还算“仁慈”的,辽宁男篮主帅杨鸣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就透露,球队在大年初二就恢复了训练,他们是2月5日结束了第二阶段最后一场比赛,如此算来,辽宁男篮的假期其实只有一周左右。

  如果说,本土球员尚可以在短暂的假期和家人团聚,那么对于外援来说,封闭的赛会制导致的结果,可能就是选择离开。前几天,广州外援斯贝茨就因为这个原因和球队解约,联赛提前开赛,广州男篮想要寻找合适的继任者,难度可想而知。

  那么,为什么CBA联赛非要提前开赛,按照原计划在3月底再进行第三阶段的较量不是更好的选择吗?这个问题的答案其实很简单:亚洲杯预选赛的比赛,全运会预选赛的比赛,以及东京奥运会落选赛的比赛都因疫情原因被推迟,但这三项国际赛事,特别是后两项,对于中国篮球和各省市体育局来说,其重要程度要大于CBA联赛,从这个角度上说,联赛的时钟被重新拨快,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本报北京2月21日电

提示:如果您觉得本文不错,请点击分享给您的好友!谢谢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