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崖洞“父母相亲角” “戴着口罩”悄悄地开起

  身着暗红色针织裙、戴着口罩的女子用折扇遮住鼻尖以下,压低嗓音,对着一个擦肩而过的男子看似不经意地问了句:“你家是弟弟还是妹妹?”“妹妹。”女人眼里闪过一道光:“来,聊一下。”

  在重庆方言中,“弟弟”和“妹妹”分别有儿子和女儿之意。疫情一好转,因疫情中断的洪崖洞“父母相亲角”就“迫不及待”地恢复了。从本月开始,每周六上午,都有数百名父母自发来到洪崖洞顶楼的城市阳台,为儿女的终身大事忙碌。

  有人连来了四年

  都“相”出了经验

 

  “你看那种穿着讲究一点,鞋子、头发干干净净的中老年人,说话知书达理,那么小孩多半也不错。要是那种带‘把子’,表达能力也不好的,我一般聊两句就会借故离开。”

  “男,32岁,1.72米,银行员工,月入1万,性格稳重,想寻找33岁以下,身高1米6以上……”“1987年女,名牌大学毕业,会计,文静大方……”

  周六上午,洪崖洞城市阳台上人头攒动,打扮各不相同的中老年人展示出简短的数字和文字,相同的是,口罩上方的眼里都流露出期翼的神色。

  他们大多用A4纸将资料打印出来,摆在显眼位置,有的搁在伞面上,有的举在手中,有的甚至就用别针固定在胸前。

  寥寥几句,描述的却是自己的心肝宝贝。

  还有的人没拿资料,而是不停穿梭在人群中,用犀利的眼神打量着身边的男男女女,判断对方的子女是否有可能成为自己孩子的另一半。

  让大多数人做出判断的,主要是对方描述的年龄、职业、性格,以及父母的形象。

  “娃儿不小了,他不结婚,我就一直不放弃。”从重庆一家老牌国企下岗的张庆芳是第四年来“相亲角”,为在一家文化传媒公司做文职的儿子找对象。“平时他工作忙,除了公司同事,接触面很窄,去哪里找?这里毕竟什么人都有,总有机会遇到合适的。”

  张庆芳从包里掏出一袋馒头,“我从大渡口过来,没来得及吃早饭,早点来占个好点的位置。”她所说的“好位置”,是张培爵纪念碑旁的一个花台,宽度刚好能让她稳稳当当地坐下。

  “这种形式我觉得很真实。父母都在场,多聊聊就能很快了解。对了,江苏卫视的《新相亲时代》(综艺节目)你看过没得嘛,这就是现实版的《新相亲时代》。”张庆芳咧开嘴笑了,向记者传授她的相亲经验,“你看那种穿着讲究一点,鞋子、头发干干净净的中老年人,说话知书达理,那么小孩多半也不错。要是那种带‘把子’,表达能力也不好的,我一般聊两句就会借故离开。”

  对面一位老人走过来找她搭讪:“你儿子介意找个矮点的不,我女儿很优秀,就是矮了点。”

  “没问题呀!妹妹具体什么情况?”张庆芳赶紧把吃了一半的馒头塞回包里,站起身和老人攀谈起来。

  不告诉孩子来相亲

  担心他们不会接受

  “我不会跟他说是以什么方式认识的。”在父母相亲角,他曾“收获”了三个条件比较满意的姑娘,给儿子介绍时,都是说的“熟人家的孩子”。

  “不要拍!”面对镜头,有的老人迅速挡住脸,哪怕是戴着口罩,也显得有些排斥。

  父母们起初以为记者是来相亲的,表现得非常热情,然而在表明身份后,很多父母会递来质疑的眼光,摇摇头,表示不愿接受采访,有的直接一言不发地走开。

  “孩子都三十多岁了,还单着,作为中国传统父母,可能觉得这并不是一件光彩的事情……”家住渝中区储奇门的宁叔叔替不愿接受采访的父母解释,同时将口罩往上拉了一点,“我的娃儿晓得我在帮他找对象,他肯定愿意啊,但是……”迟疑了一秒后,他接着说,“我不会跟他说是以什么方式认识的。”在父母相亲角,他曾“收获”了三个条件比较满意的姑娘,给儿子介绍时,都是说的“熟人家的孩子”。

  在众多子女资料中,最后留的电话几乎都是父母的。这个相亲角“流程”是:父母先互相了解情况,筛选一遍,看对眼后,再介绍给孩子认识。

  大部分受访父母表示,不会告诉儿女来这个“相亲角”,担心他们不能接受。“我是觉得没啥,自己先把关,再介绍给孩子,问题不大。”重庆造纸研究所退休的冯女士说,通常女儿问起来是怎么认识的,就跟她说是老年大学的同学介绍的。

  冯女士苦涩地笑了一下,“孩子自己倒不着急,但当父母的,都希望她能早点成家。”她说,她这一辈的朋友之间互相能介绍的“资源”越来越少,也是听别人推荐来到“父母相亲角”,最先有点害羞,现在已能和其他父母侃侃而谈,还跟几个经常打照面的同龄人成为了朋友,经常在微信上聊子女的事情。

  “时间久了,这里好像成为了一个精神寄托。疫情期间来不了,觉得相当不习惯。”她叹了口气。

  “80后”的父母居多

  “95后”的家长也来了

  你知道孩子喜欢什么样的另一半吗?“我是当妈的当然知道哦。而且说实话,现在找个条件相当的就行了,哪里能完全由他们自己?”

  “你女儿还是‘95后’,都急着找啊!”“嗨,25岁不小了!她同学的小孩都会喊孃孃了!”一位替女儿找对象的父亲面前,有几个叔叔嬢嬢很感兴趣地围着看资料。

  “现在的年轻人,趁年轻要是不着急找,再过几年就是别人来挑你了。”56岁的陈姓父亲“语重心长”地说。他去年刚退休,现在日常最热衷的事情就是帮女儿找男朋友。他掰着手指算时间:找男朋友需要一两年,谈恋爱一两年,结婚时差不多就30岁了,刚好。他认为,现代社会压力越来越大,要是不早点结婚以后找到合适另一半的概率会越来越低。

  从现场展示的资料来看,大部分被父母相亲的子女属于“80后”,也有部分“95”后和“70后”。

  “以前觉得‘80后’都还很年轻,现在不知不觉孩子都30多岁了,我们着急得很哪,晚上觉都睡不好。”张庆芳说。

  你知道孩子喜欢什么样的另一半吗?面对这个问题,有的父母怔了一下,“我是当妈的当然知道哦。而且说实话,现在找个条件相当的就行了。哪里能完全由他们自己?”一位姓储的阿姨振振有词,她说已经帮儿子物色过4个女孩,见面的有3个,“最后还是没成,哪有这么容易的,慢慢来嘛。我认识的老姐姐就有在这里成功了的,现在孙女都挺大了。”她毫不气馁,继续每周坚持来“相亲角”,志在必得。

  景区:不支持不反对,建议疫情期间勿聚集

  有父母抱怨说,他们在这里遭到了保安驱赶,不让他们在这里替子女相亲。

  在“相亲角”附近,洪崖洞景区的确挂出了“疫情期间 禁止聚集”的告示,也有保安在现场维持秩序。

  保安徐师傅表示:疫情毕竟还没过去,这样大规模聚集不太好,“其实相关部门也进行过劝阻,但他们依然照聚不误。能理解他们为儿女终身大事心切,但还是希望做好防护措施,最好是等疫情过了再来。”

  洪崖洞景区工作人员表示,这个“父母相亲角”存在至少已有六七年,为民间自发组织的。今年新冠疫情爆发期间一度中断,随着疫情好转,父母们就又开始聚集了,时间大概是5月后的第二周。每周六上午,这些父母们就会来到洪崖洞,多的时候大概三四百人,人少的时候也有一两百人。

  工作人员表示,父母们此前聚集在洪崖洞形成了“相亲角”,对此,景区的态度是不支持也不反对,希望大家遵守秩序,文明相亲。但在疫情期间,“打堆”有安全隐患,因此保安确实也会进行干涉,但收效甚微。

  据了解,这个自发形成的“父母相亲角”原本是在洪崖洞景区一楼,疫情期间景区进行管制,老人们也临时“转战”到了位于沧白路上的城市阳台。

  来为女儿找对象的蒋女士认为,现在单身的年轻人越来越多,已成为一个普遍的社会问题,她希望得到更多人的关注,“可怜天下父母心,我们都是希望孩子婚姻幸福。这个相亲角毕竟为我们提供了更多机会,最好是能有一个固定的场所,让父母们可以长久地做这件事。”

  重庆晨报·上游新闻记者 纪文伶

提示:如果您觉得本文不错,请点击分享给您的好友!谢谢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