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唯一省级定点收治医疗机构战“疫”天使群

图为医护人员满脸压痕。 青海省第四人民医院 摄

图为医护人员满脸压痕。 青海省第四人民医院 

  中新网西宁2月5日电 题:青海唯一省级定点收治医疗机构战“疫”天使群像

  作者 张添福 胡贵龙 祁海宁 马虹珊

  作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青海唯一一所省级定点收治医疗机构,青海省第四人民医院“逆行者们”与时间赛跑,与疾病较量。该院院长郗爱旗说,“在疫情面前,没有人退缩。”

  “你在病房守护病人,我在家里牵挂着你”

  “疫情蔓延,我们取消了一家三口的旅行计划……你的电话变成‘无人接听’”“我知道,你被隔离了……作为传染病医院的家属,我对‘隔离’很熟悉”

  “你告诉我,有了防护服,你很安全,不用担心。可是,看着不断出现医护人员被感染的新闻,我怎能不担心”

  对于自己的妻子青海省第四人民医院隔离病区护理组组长韵霞,丈夫王有林说,“你在病房守护病人,我在家里牵挂着你。”

  看到妻子汗水浸湿的头发黏在脸上,还有摘下护目镜和口罩后的满脸勒痕,王有林疼在心里,“因为只有我知道,平常她是怎样精心呵护秀发和容颜。”

  王有林说,因为妻子实在太忙,不忍打电话打扰,家里其他人也很担心,但都怕打扰而不敢直接打电话给妻子,“我们的城市生病了,但我们所有人都不曾放弃。”

  “你家里还有孩子,就让我进吧”

青海唯一省级定点收治医疗机构战“疫”天使群

图为医护人员烤着电暖气睡倒在地上。 青海省第四人民医院

  青海省第四人民医院皮肤科护士长李晓琴,在社交平台发了一条“仅自己可见”的心情,“好舍不得儿子,害怕自己万一回不去了呢……当跨出家门时,我泪流满面……我别无选择,我必须去尽我的责任。”

  “李护,你怕吗?”搭档熊红梅问李晓琴,“当我看见120车上的老师们,全副武装时,我哭了!我有点怕!”

  李晓琴则瞬间鼻子一酸,假装坚强地安慰搭档。从事护理工作十多年,也进过甲流隔离病区,但李晓琴感到,自己“还是有点紧张。”

  “老师,我单身一个人住,你家里还有孩子,就让我进吧!”夜里十一点,留观患者需输液采血,搭档张延英请战。

  李晓琴又瞬间泪目,“我怎么能让她进去呢?我们是战友,我们一定要并肩战斗,争取早日胜利!”

  “原来我们并不是孤军奋战”

  “护士长,我什么时候值班,在家等得着急了”“每天都希望排班表里有我的名字,我可以进病房的,没有孩子,一个人住”“进去后,我会尽最大力做好……”

  即使得身处最危险的病区,青海省第四人民医院医护人员不断请缨,要求主动加入战斗,而一份份“请战报告”,也让医护人员热泪盈眶。

  他们说,“人心齐,泰山移。”

  他们说,“原来我们并不是孤军奋战,并没有势单力薄。”

  “作为护士的女儿,偶尔会被忽略”

  “作为一名护士的女儿,偶尔会被忽略……但是妈妈是我心目中的英雄,是抗击疫情、冲在一线的英雄!”2月初,青海省第四人民医院收到一篇写给该院重症医学科护士长魏霞的作文,女儿以温情而不失豪迈的字眼,向身处隔离病区的母亲告白。

  一个口罩,两双手套,一套防护服和一个护目镜——魏霞女儿在作文里,称这些物件是同母亲一样的人们“与死神斗争的武器”,“而他们也不过是学着前辈的样子,治病救人,和死神抢人罢了。”

  魏霞,临床一线工作18年,面对疫情,她主动向医院请战调往一线隔离病区。“等疫情结束了,我想好好陪陪家人,安安稳稳睡一觉。”魏霞在自己的微信朋友圈写道。

  传染病医院院长:“我自己也为他们的敬业精神感动”

  青海省第四人民医院院长郗爱旗日前在青海西宁出席新闻发布会时表示,“作为传染病医院的院长,借此机会,我要向全院职工表示感谢。”

  郗爱旗说,全院职工夜以继日,始终守护患者,“有的医护人员已经多天没有回家,有的把孩子托付给老人和朋友,每天穿防护服,工作十分辛苦,也面临风险,但大家都坚守在岗位,没有怨言。我自己也为他们的敬业精神感动。”

  “我相信,也请新闻媒体朋友放心,通过我们的努力,青海的患者会得到很好的救治。”郗爱旗说。

  5日一大早,青海省首批确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患者从青海省第四人民医院出院。(完)

提示:如果您觉得本文不错,请点击分享给您的好友!谢谢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