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撤诉到胜诉 这桩侵权案带来哪些启示

  从撤诉到胜诉 这桩侵权案带来哪些启示

  聚焦知识产权保护

  ◎岑 盼 本报记者 王 春

  生物样本库又称生物银行,是一种集中保存各种人类生物材料,用于疾病的临床治疗和生命科学研究的生物应用系统,也是众多重要科研成果快速产业化、应用到临床、实现“转化医学”的重要保证。2013年,投身于生物样本库领域的杭州百伴生物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百伴公司)对其开发的“高通量样品管理系统”进行了专利申请,这一系统主要由管状容器、网格形支撑架、扫描仪以及控制软件组成。2016年,百伴公司获得该系统的专利授权,目前仍处于有效状态。  

  2019年6月,上海知识产权法院受理了原告百伴公司与被告山东巴罗克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巴罗克公司)侵害发明专利权纠纷一案,而此时这两家公司关于“高通量样品管理系统”这一专利的侵权争辩已达近3年之久。

  保全证据公证是诉讼关键

  据介绍,百伴公司曾于2016年8月向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过被告专利侵权,由于证据不充分,撤回了起诉,此次撤诉关键在于当时百伴公司取用证据及公证工作的缺失。“取证公证的详细程度将会影响法院是否将该事件定性为侵权事件进行受理,同时也会辐射到后续诉讼中的赔偿金额问题。”上海知识产权法院审判员胡宓在接受科技日报记者采访时指出。

  百伴公司经历了第一次撤诉后,意识到了证据及公证工作的重要性,并在此后申请了两次保全证据公证。上海知识产权法院民事判决书显示,2018年1月8日,百伴公司委托代理人向江苏省南京市钟山公证处申请对其浏览、保存巴罗克公司相关网页内容的过程进行了保全证据公证。2019年5月8日,原告公司法定代表人又向上海市浦东公证处申请对位于上海国际会议中心展厅内被告展位的现状及相关展品进行保全证据公证,这两次公证都获得了有效公证书。同时,公证书也作为有力证据被列入百伴公司的证据清单中。

  “对于知识产权纠纷中的原告来说,取证公证至关重要。”胡宓再一次强调。

  技术调查团队是“得力助手”

  记者了解到,2020年,上海知识产权法院受理的技术类知识产权案件达2495件,占受理案件总数的47.26%,而各个不同领域的技术又有其不同的专业特性。因此,由不同领域的技术调查人员所组成的专业团队在相应技术类别的知识产权纠纷案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知识产权纠纷案的争议焦点大多是该侵权行为是否成立,这需要专业技术团队与法庭共同细致地调查与比对。”胡宓说,“例如在此次高通量样品管理系统侵权案的调查过程中,被告巴罗克公司提供的日本专利文件并没有提出如何解决设置支撑架识别码位置、确定控制软件识别定位原点以及有效扫描识别二维码等技术问题的方案,且这些被告公司使用的方案落入了原告公司专利权保护范围的全部技术特征,这背后的研究与调查取证工作做得十分详细。”

  最终,上海知识产权法院判决被告巴罗克公司立即停止对原告百伴公司享有的“高通量样品管理系统”发明专利权的侵害,并赔偿原告累计费用100万元。“立即停止专利权的侵害是知识产权纠纷案中原告的最大诉求,也是后续判决执行过程中的难点。”胡宓介绍,我国《专利法》规定,发明专利权的期限为20年,而专利持有方真正获取的有效收益也是随着时间推移、相似技术崛起而递减的,因此原告需尤为注意,在举证时对相关侵权产品的规格型号作具体界定,从而使后续的判决执行过程更加顺畅。

【编辑:卞立群】

提示:如果您觉得本文不错,请点击分享给您的好友!谢谢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