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岁再谱新曲 记《心中的玫瑰》作曲家陆祖龙

  新歌献给白衣天使

  你可能不熟悉他的名字,但你一定对李谷一演唱的那首的《心中的玫瑰》耳熟能详,那首脍炙人口优美深沉的抒情歌曲的曲作者就是他——总政歌舞团著名作曲家陆祖龙和时乐濛,而词作者是大名鼎鼎的乔羽先生。在音乐界陆祖龙也是个大名鼎鼎的人物,近几百首歌曲和影视音乐的曲作者,众多优秀作品让他在圈内备受尊崇。

  精神矍铄的陆祖龙老师今年已经92岁,思维敏捷、幽默善谈,至今笔耕不辍,新冠肺炎疫情期间,还激情创作了一首歌颂白衣天使的抒情歌曲《多想看到你的脸》。  

  我和陆老结缘是2019年秋,因为要做一期“志愿军文工团主题”的《金色时光》电视合唱节目采访而相识。他是健在的70年前第一批入朝的志愿军文工团团员。第一次见面我就喜欢上了这位热情善谈的老人家,他记忆超群,很多当年的经历如数家珍。聊天中得知,我们所熟悉的许多歌曲都出自他手。

  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有一天我和陆老通电话,他说:“郑导,我看到电视里的两个女护士,坐在地上劳累靠墙片刻休息的画面,太感动了,我写了个首曲,请你写一下歌词,行吗?”我特别感动,回答他:“一定向您学习,好好写出歌词”。我和陆老一个“90”后,一个“60”后,用了两周时间,歌词修改了9版,陆老的曲子也改了9版,一首歌颂白衣天使的歌曲终于出来了——歌名叫《多想看到你的脸》。歌词最后一句是:“你是我心中的玫瑰芬芳永远”,我对陆老说:“这就是您的《心中的玫瑰》姊妹篇啊!”

  歌谱基本定型的时候,我提议由女高音歌唱家吕薇来演唱。陆老说她嗓音挺合适。我马上给吕薇打电话并把歌谱发给她。没想到吕薇很快答复说,我喜欢这首歌,歌词有诗意,旋律很优美。陆老师的歌我从小就听,也唱过很多。”吕薇还提出几处细节的小建议。如今,这首歌已由吕薇录音完成,在北京广播电视台交通广播《一路畅通》首播。

  经历传奇

  曾和朱自清为邻

  陆祖龙为20多部电影电视做过配乐,像上世纪70年代末特别火的电影《侦察兵》、、《延安颂》、《张学良将军》等;大型舞蹈《怒火中燃烧》《椰林怒火》;舞剧《刚果河在燃烧》作曲,更多的作品是独唱、合唱歌曲和器乐作曲。自1949年参军后,他先后在解放军四野13兵团、15兵团和志愿军文工团担任指挥和作曲,1952年从朝鲜回国调入总政文工团,几十年的军旅生涯,为部队创作了很多军旅作品。陆祖龙累计创作了大小歌曲、器乐曲400多首。

  5年前,陆祖龙在自己87岁时完成的一本《不是回忆录的回忆录》中,对自己一生有几句幽默的总结:考上清华、北大两所名牌大学,却没有文凭(参军没有读完),一介书生投笔从戎;本来想当医生,却稀里糊涂地当了艺术家,一干就干了一辈子;自己一生:最令人难忘的日子,是1950年10月作为第一批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经历了3次残酷的战役;最惊险的一刻,是在朝鲜的第一个大年三十,遭敌机轰炸,棉大衣后背被烧了一个大洞人却毫发无损;最幸运的事儿是:1964年参加了《东方红》和《中国革命之歌》两个大型舞蹈史诗的音乐创作;最奇葩的是:21岁就成为指挥的他,因为身体不佳,偶然的机会成了作曲,后来作曲成了自己的终生职业;最具讽刺的是:弱不禁风的他,被人预测只能活到50岁,却多活好几十年,现在还很硬朗。

  出身于书香门第的陆祖龙,家乡是历史上出过500多个进士,近代出过30多位将军,25位院士的江苏常熟。他的父亲陆近仁是美国康奈尔大学生物学博士,回国后任东吴大学教授、西南联大教授。1946年来到北京,任清华大学生物和昆虫学教授,后来到了北京农业大学任教,是我国中国昆虫形态学的创始人之一。他的叔叔陆宝麟是中国科学院院士。陆祖龙从小就和全家随父亲颠沛流离,抗战时期在西南联大上附中时,就见过很多后来的科学界艺术界名人。陆祖龙18岁随全家搬到清华后,和朱自清还是邻居。

  他的学生时代,也有幸见过或认识沈从文、闻一多、梁思成林徽因夫妇、朱自清及陈竹影夫妇、金岳霖、潘光旦、叶企孙、钱三强、何泽慧等大家,都成为他学习奋斗的楷模。

  《心中的玫瑰》一波三折

  陆祖龙一生最为尊重和视为老师、挚友、合作最多的是总政歌舞团团长兼艺术指导、大作曲家时乐濛。他俩一起合作过的电影《侦察兵》、《泪痕》、《柳暗花明》的音乐作品。如1964年到1985年,他先后参加时乐濛主持的音乐舞蹈史诗《东方红》及《中国革命之歌》的音乐创作。其中脍炙人口的《心中的玫瑰》就是二人为《泪痕》合作的插曲。

  时乐濛是延安时期的老革命,比陆祖龙大十几岁,又是他的领导,但他俩居然成了忘年交,时老常到他家“蹭饭吃面条”,一起喝酒彻夜畅谈,用陆老夫人陶策的话说:“时老师是个“屁股特沉的人”。

  但最让他为人所知的作品,是李谷一演唱的电影《泪痕》插曲《心中的玫瑰》。说起这段经历也是鲜为人知。1979年,陆祖龙和时乐濛接受电影《泪痕》导演李文化的邀请,为电影做音乐。配乐做完了,陆祖龙建议给电影里最感人的片段,女主角(谢芳饰演)思念丈夫处加个女声独唱插曲。导演说好啊,就把任务交给了陆祖龙。他就请乔羽作词,联系乔羽后,他说没看到剧本和样片,也没有想法,让陆祖龙写一个初步方案供他参考。陆祖龙冥思苦想不得要领,一天晚上他躺在床上,忽然看到墙上一张油画,画中一位姑娘手拿玫瑰贴在脸上。他突然来了灵感,歌词就围绕“玫瑰”,歌名就叫《心中的玫瑰》。他迅速写出一稿,和时乐濛讨论后寄给乔羽,乔羽很快修改完成了。

  接下来就是找谁唱。他想到了刚刚唱过《乡恋》红遍大江南北,已调到中央乐团的李谷一。那天,在中央乐团的宿舍,李谷一拿到歌谱哼唱了一遍说:“这是首好歌”,之后一下唱了两个多小时,唱到声情并茂,让人能流下眼泪来。

  歌录完放到了影片里,看过样片听过歌的人,无不为这部电影和李谷一动情的歌声所打动。可忽然有一天,李文化导演给他打来电话,说你的插曲有了新的麻烦,赶紧到北影开紧急会。会上才知道,原来有位影协的领导认为李谷一这首《玫瑰》插曲,演唱有港台风之嫌,伴奏用的电子琴也是有港台之风(其实里边只有夏威夷吉他伴奏,根本没有电子琴)。在刚刚粉碎“四人帮”的改革开放初期,人们的观念还是很保守的,包括一些领导。再说当时李谷一用“气声唱法”的《乡恋》也争议不小。导演有顾虑,说要不换个演员重录试试。于是就又找了电影里女主角扮演者谢芳录音一版。谢芳是歌剧演员出身,唱得也很好。最后,经过各方面人员的几番讨论,还是觉得李版更好,最终选择了李谷一这版《心中的玫瑰》。电影上映后,电影和歌曲一炮打响,如今那部电影已经被人们淡忘,但这首歌却成为经久不衰的经典,至今传唱。后来,这首歌也成了谢芳经常在各种活动演唱的歌。

  陆祖龙八十几岁时,还被很多合唱团请去做指挥参加各种演出,近两年,因耳朵不好,腿脚也不如从前,就不带合唱团了。但他闲不下来,开始了他的另一大爱好——摄影。陆老师一直热爱摄影,尤其爱拍人像,一些老演员如林中华、王莉华等他都拍摄过,很多人还把他拍摄的照片用在书的封面、画册里。他的自拍照和全家福拍的更多,拍完就用PS软件做照片后期。他拿出一张“美女”艺术照不无得意地和我说,这是他们这个楼里开电梯的农村小姑娘。我拍完给她洗出照片并放大送给了她,告诉她说:“你拿着这照片能回家准能找个好对象”。据说后来小姑娘拿了美照寄回家,果然说亲的多得把门槛都踢烂了。还真找到个帅小伙对象结婚了。

  艺术家的幸福就是,人会老,但作品却还保持着永久的生命力,还在被歌唱家们不断传唱。不久前,上海交响乐团和上海乐团联袂在上海的一场音乐会上,演出了陆老的作品《忆秦娥·娄山关》,领唱是上海音乐学院院长、歌唱家廖昌永先生。音乐会后还托朋友将演唱的视频发给陆老,表示对他经久不衰作品的致敬与祝贺。

提示:如果您觉得本文不错,请点击分享给您的好友!谢谢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