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尔吉斯斯坦强势总统当选:改政体修复撕裂

  吉国强势总统当选:改政体修复撕裂

  吉尔吉斯斯坦总统选举10日举行,根据吉尔吉斯斯坦中央选举委员会统计,扎帕罗夫赢得74.2%选票,顺利当选。在同一时间举行的新宪法公投中,81.22%选民支持扎帕罗夫提议的总统制,仅有10.85%选民支持议会制。

  扎帕罗夫当选总统,尤其是再次确立总统制,无疑是对吉尔吉斯斯坦国家前途至关重要的事件。

  两大政治阵营角逐  

  10日举行的大选是2020年“十月骚乱”的余波。根据吉尔吉斯斯坦宪法,总统“自愿”辞职后,必须在3个月内进行提前选举。

  扎帕罗夫是“十月骚乱”中的一匹黑马。去年10月4日,反对派领导人马杜马罗夫及其支持者因不满议会选举结果向政府发难,在混乱的局势下,原本身为阶下囚的扎帕罗夫在支持者拥护下“破格”成为代总理,逐步掌控局势。

  在这样的背景下,因“十月骚乱”产生的几派政治力量迅速整合为扎帕罗夫阵营和以统一党领导人马杜马罗夫为首的倒扎帕罗夫阵营两方力量。两者之外虽有第三方力量存在,但更多地只是在扮演“搅局者”的角色。

  从双方力量对比来看,扎帕罗夫当选总统并非偶然。扎帕罗夫任职代总理期间,他的政治盟友塔西耶主掌实权部门国家安全委员会,而马杜马罗夫在修宪问题上也给予了扎帕罗夫很大支持。在选举经费上扎帕罗夫也占据绝对优势,其选举账户中存有4700万索姆(已花费4300万索姆),而占据第二的托尔巴耶夫仅有900万索姆。其余15名候选人的选举账户中,资金最多的不过400万索姆。

  根据俄罗斯莫斯科政治社会学科学研究院去年11月在吉尔吉斯斯坦7州2市选取7088名公民进行的电话调查结果,59.11%受访者表示将投票给扎帕罗夫,马杜马罗夫以3.23%支持率排名第二,其余15名候选人支持率均低于1%。

  滥用民主引发混乱

  吉尔吉斯斯坦政坛元老奥通巴耶娃和总统竞选者之一谢吉兹巴耶夫都曾预言,扎帕罗夫上台后将会成为一个像前总统巴基耶夫一样的强势总统。

  2010年6月,吉尔吉斯斯坦全民公决通过新宪法,国家政体由总统制转变为议会共和制。但扎帕罗夫担任代总理后,核心举措便是再次修宪。根据这部新宪法,吉尔吉斯斯坦将强化总统权力,缩小议会规模。若新宪法顺利实施,吉尔吉斯斯坦5月还将迎来新的议会选举。

  吉尔吉斯斯坦独立以来一直标榜自己为中亚“民主岛”,然而被各路政客滥用的民主恰恰是造成吉尔吉斯斯坦政治周期性混乱的重要原因。美国《外交》杂志曾指出,“吉尔吉斯斯坦‘周期性骚乱’实际上是政治角逐的失意者刻意所为,政党不过是为政治利益服务的临时工具”。

  扎帕罗夫希望用总统制政体修复数十年来民主政治对国家造成的伤害,承诺两到三年内带领人民走出经济困境。在当前吉尔吉斯斯坦诸多政治人物中,唯有扎帕罗夫有力量驾驭社会撕裂的局面。如果倒扎帕罗夫阵营赢得选举,很可能因为“分蛋糕”导致社会进一步分裂。

  面对扎帕罗夫的强势当选,马杜马罗夫再次宣布不承认选举结果。然而与去年10月不同的是,反对派的质疑并没有掀起较大风波。

  对华友好并未改变

  吉尔吉斯斯坦在独立之初表现出较明显的亲西方倾向,在相当长时间里是美国向中亚渗透的前哨基地。2001年阿富汗战争爆发后,美国顺利在吉尔吉斯斯坦租借玛纳斯空军基地。前总统巴基耶夫也是得到美国支持而上台。

  然而,掌权者的更迭并未带来西方期待的结果。巴基耶夫多次表示要关闭玛纳斯空军基地,外交方针表现出鲜明的“吉尔吉斯中心主义”倾向。巴基耶夫执政时期的政治腐败、恐怖主义、毒品猖獗和民生困境也饱受西方诟病,美国中亚战略的新支点因此转向乌兹别克斯坦与哈萨克斯坦。特朗普任职美国总统后,两国关系更是降到冰点,吉尔吉斯斯坦俨然已是美国的一颗弃子。但拜登当选后,建制派主导的美国外交或许会给两国关系带来一定的扭转空间。

  吉尔吉斯斯坦同俄罗斯的关系对该国稳定与发展至关重要,并影响着吉尔吉斯斯坦与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等中亚大国的关系。两国自2011年以来不断强化军事合作,吉尔吉斯斯坦对俄罗斯提出的“欧亚经济联盟”“欧亚经济共同体”倡议也最为积极。

  特殊的地理位置决定了吉尔吉斯斯坦必然注重发展对华关系。1996年,吉尔吉斯斯坦首都比什凯克曾提出要以邓小平的名字命名一条大街,以激励本国人民像中国一样走出独具特色的发展之路。中吉两国共同推进的“一带一路”建设取得一定成果,在抗击新冠疫情中相互支持,政权更迭并未动摇两国友好关系。俄罗斯媒体也认为,上海合作组织将是扎帕罗夫可以倚重的最可靠合作伙伴。

  中山大学社会学与人类学学院研究生 李书齐

提示:如果您觉得本文不错,请点击分享给您的好友!谢谢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