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如何面对选后“撕裂”的美国

  美国首都华盛顿6日下午发生美国政治史上罕见一幕。大批特朗普支持者闯入国会大厦,正在举行的认证大选结果的参众两院联席会议被迫中断,世界再次目睹美国政治乱象。

  闹剧暴露了美国社会哪些深层问题?拜登又将如何面对这样一个撕裂的美国?我们请专家为您深入分析。——编者

  1

  身处三大矛盾漩涡中心 美国社会出现严重撕裂  

  问:特朗普支持者冲击国会,这一幕震惊世界,暴露了美国社会存在的哪些问题?

  答:1月6日,美国国会举行两院联席会议,确认去年总统大选的结果。当天,世界见证了特朗普支持者冲击国会山,突破警察层层设防,上演了一场百年未遇的打砸抢闹剧。

  美国当前同处三大矛盾之漩涡中心。第一,随着全球化发展,美国消费者在享受与日俱增的进口货物的同时,国内的就业机会必然日益受到挤压。几十年来,美国两党轮流执政并未解决这个难题,这一矛盾事实上还在深化。在奥巴马时代曾出现的“占领华尔街”运动,就在挑战伴随全球化而逐步扩大的美国贫富鸿沟。特朗普之所以能上台,很大程度上也得益于他在上次大选期间提出的“买美国货、雇美国人”的口号。特朗普执政前三年,在没有新冠病毒的干扰下,以他极端重视美国短期利益的方式,确实给经济注入了一定活力,这也是美国大批民众迄今仍强烈拥护特朗普的原因。

  第二,美国号称民族“大熔炉”,其实各民族并未实质融合,白人与其他肤色的少数族裔的政经地位有着显著差异。就非洲裔美国人的政治地位而言,林肯总统在160年前就因提出“解放黑奴”而引发一场可能导致美国分裂的内战。百年之后,美国南方多州仍在普遍施行的种族隔离,又导致一场美国黑人抗暴的斗争。这次在新冠病毒传播期间,美国明尼苏达州警察暴力执法,导致黑人弗洛伊德失去生命,再次点燃美国民众的激愤。

  自西方殖民者15世纪起在美洲实施黑奴贸易以来,虽然美国在法律层面已经荡涤种族隔离,但真正消除种族歧视仍是这个社会尚未达成的目标。种族歧视是美国政治体制下的一个顽症,一旦条件合适,这一问题还会凸显甚至燃爆。迄今为止,美国两党无一对此怀有良方。到了特朗普治下的新冠之年,这一问题再度撕裂美国社会。

  第三,美国未来应该何去何从?经历了二战洗礼后,美国形成了在全球推行以美国为核心的自由主义世界秩序观。美国不仅积极对战后世界的治理体系进行建章立制,确实也为战后世界重建与发展作出一定贡献,它自身也从中获取了更多收益。然而,美国此后长期干涉国际事务,为经营这个人类有史以来最大的全球“帝国”过度透支。本世纪以来,美国先后发动或投入在阿富汗、伊拉克、利比亚与叙利亚的四场战争,更是透支数万亿美元。特朗普上台,就是想要带领美国逆转航向,重新回到孤立主义的传统。当然,这为美国两党精英所不容。

  因此,当前的美国就是同时身处上述由贫富矛盾、种族矛盾以及发展道路构成的三大漩涡之中。随着拜登上台,美国政府能否迅速着力,有效缓和内部诸多结构性矛盾,还有待观察。

  2

  美国际声望跌至战后最低 特朗普留下诸多“后遗症”

  问:特朗普执政4年给美国社会留下哪些“后遗症”?

  答:特朗普连任失败,仍创造多项纪录。本次大选支持他的注册选民超过了4年前,也超过美国民主党明星总统奥巴马的选民支持数。虽然拜登赢了特朗普,但特朗普更多是输给自己。

  特朗普口口声声讲要将就业带回美国,但他发动中美经贸战两年,结果是中国对美出口更多,美国对中国贸易的逆差也更多。特朗普口口声声要“让美国更加伟大”,但是美国在他领导下接连退出各种国际组织,使得美国在国际社会缺乏抓手与平台,甚至无法发声。事实上,美国轻率地将国际话语权拱手相让,造成美国的国际声望自二战结束以来跌至最低。

  特朗普在应对新冠疫情过程中严重失误。尽管美国拥有世界上最先进的医学资源和公共卫生条件,但此次面对新冠疫情却令世界大跌眼镜。无论是感染新冠病毒人数,还是因新冠而失去生命的人数,美国都高居世界第一。特朗普政府放弃科学方案,任性地凭运气来对抗新冠病毒,留下极其严重的后果。

  特朗普政府同中国进行不理智的经贸斗气,却不同新冠病毒进行科学斗争。更有甚者还同美国的盟国进行恶斗。为让美国的北约盟国尽早增加防务开支,美国威胁将减少对盟国的安全承诺。对待日韩,美国也同样发出威胁,损害与传统盟国的政治信任。此次拜登当选,美国国内尚未认定,但盟国却纷纷向拜登发出贺电,他们都希望美国早日回归“传统”,继续承担起应有的国际义务。

  3

  民主党“独大”掌控府院 优势微弱不容肆意挥霍

  问:近年来美国两党政治环境越来越两极化,随着民主党同时掌控白宫和国会参众两院,这一现象是否会有所改变?

  答:在美国本次大选中,不仅拜登击败特朗普,国会格局也发生变动。民主党议席在美国众议院虽略有收缩,但仍控制半数以上。而在参议院,由于佐治亚州的两席均被民主党收获,一百个席位由两党均分。根据美国法律,参院投票一旦出现平局,将由美国副总统兼任的参院议长投票决定胜负,那么此种情形下,副总统哈里斯绝对会将票投给本党。

  美国再次进入民主党全面执政的局面。这在美国历史上并非首次,克林顿和奥巴马在各自第一届总统任期的中期选举前,也出现过这种局面。应该说,这对执政党立法与拨款请求有利,奥巴马就是利用这一为期两年的短暂优势,迅速推动了带有个人印记的医改法案。

  但特朗普上台后,奥巴马的政策遗产几乎完全清零。作为华盛顿的老政客,作为美国历久弥新的老参议员,也作为曾经奥巴马团队的第一副手,拜登对此应记忆犹新。奥巴马推行激进政策的唯一后果,就是特朗普主义的崛起并试图彻底从美国记忆中抹去奥巴马痕迹。特朗普政府上台的前两年,美国共和党也同样主控了白宫和参众两院,当然特朗普政府推行的许多做法,也将随着拜登上台而成为新的历史。

  因此,拜登要懂得有节制地使用优势,方为上策。首先,这种优势极其微弱。美国参众两院这次认证拜登当选时,还有大批共和党议员公开反对认证。虽然民主党继续主控众议院,但席位优势在缩小。在参议院,民主党所获50票席位,也只是取得多数党地位的最低票数,优势十分脆弱。如果拜登肆意挥霍优势,在执政两年后的中期选举中,民主党可能同时失去在两院的多数党地位,令自己陷入“跛脚”状态。

  4

  首要任务“灭新冠促发展” 拜登应“有所为有所不为”

  问:拜登上台后面对哪些挑战?将如何扭转目前的混乱局面?

  答:拜登眼下所需要做的,乃是“有所为,有所不为”。

  “有所为”,首先就是推动全民戴口罩的立法。美国自拜登上台的第一天起,就将全面发动有效治理新冠疫情的战争。经历了过去一年美国被新冠肆虐的可怕景象后,美国国内已基本建立共识,必须采取更为严格有效的公共卫生改革,以期在半年至一年内,逆转严峻局面。加上各种新冠疫苗问世,应该说美国有希望逐步转危为安,恢复国家和人民生活的正常运行。与此同时,美国还需下力气恢复经济发展。在这些议题上,美国各界具有共识。即使是特朗普的支持者,多数对特朗普的相关政策也并不满意。灭新冠,促发展,是拜登政府想稳定人心所必须要面对的。

  “有所为”,拜登说过从宣誓担任总统之日,他就将让美国重返世卫组织以及巴黎气候变化协定,之后也很可能让美国重返伊朗核协定等国际机制。尽管特朗普的“美国第一、双边谈判、削弱多边”的简单粗暴方法可能短期内取得表面成效,但民主党还是更多信奉基于规则的自由主义国际秩序。

  拜登可能会顾忌特朗普追随者的孤立主义情绪,但他仍将回到美国过去多年来的传统中去。只是,在特朗普崛起之前就已出现并在特朗普执政期间膨胀的美国民粹主义,将强有力地制约拜登前行。同时,今日的美国已非拜登首次担任副总统的12年前之美国。今日美国为推行国际主义所需要的国内共识与国家资源,已绝非当年的美国所能比拟。

  “有所不为”,拜登需要保持美国国内政治的中道,不走极端。尤其是如何追责特朗普施政所产生的错误与失误,将考验拜登的智慧。美国过去鲜见对在职或卸任总统进行政治“追杀”,如何凝聚团结,如何防止美国分裂,怎样有所不为,都是摆在拜登面前的难题。

  在处理对华关系上,如何用对话取代对抗,如何增强美国自身的创新竞争力,而非一味对中国打压指责,拜登方面还有许多“不为”的选择。在“有为”和“不为”之间平衡,妥善处理好合作与竞争,拜登政府有着创造历史的特殊机会。

提示:如果您觉得本文不错,请点击分享给您的好友!谢谢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