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小主播:不为一战成名,将直播当做一份职

  武汉小主播:不为一战成名,将直播当做一份职业

  2020年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让直播电商站上风口。此前一年,直播电商的整体市场规模仅有4338亿元,如今这个数字已超过万亿,并且继续保持高速增长态势,预估2021年将扩大至两万亿。

  头部主播的传奇故事,也将数百万人卷进了直播致富的美梦中。近日,记者采访多位武汉小主播发现,相比李佳琦、薇娅的风光无限,这些小主播更多是将直播当做一份职业在做,这或许比盼着某一天能够一战成名更真实。

  方便的物流给武汉主播带来机遇  

  由于来武汉上大学时就在网上开小店,罗诗琦很早就接触到直播带货。“刚开始,我的直播只有同学们看,嗓子讲得冒烟也没有几个观众。”

  2020年4月,罗诗琦从京山回武汉。“爸妈本来不让再来武汉,他们说我是网络主播,在家里也可以直播,但我还是来了。毕竟,武汉物流方便,商家将样品寄到武汉,比寄到京山要快捷。”  

  说起武汉直播行业的机遇和问题,罗诗琦表示,武汉各级政府部门现在都很看重直播,五芳斋、荣宝斋、老通城等一批实体店的老板也在2020年第一次走进了直播间,武汉品牌已有了直播卖货的意识,这将给武汉主播更多发展的机会。但从参与人数和企业数来说,相比江浙一带还是不多,武汉直播产业只能算是小有气候。

  直播间里会有“网暴”

  90后王一宸,形象较好,擅长表演,普通话一级甲等。毕业之后,他一直从事时尚行业和服装行业的品牌推广。2016年,有个朋友推荐他去做艺人主播。由此,他开启自己的直播之路。  

  2020年,某品牌寻找官方带货主播,经过MCN推荐,王一宸入选。直播时间通常是晚上7点到11点,但王一宸的准备工作从下午5点就开始了。除了反复熟悉产品资料外,他还要准备妆发造型。

  在近四年直播中,王一宸也遇到过多次网络攻击。“有人一进入你的直播间就攻击你的长相,攻击你所有的弱点。他说的内容可能与你直播的内容没有丝毫关系,但这些人一上来就无缘由攻击你。”

  面对网友的没事找事,王一宸通常不回应。这些攻击带来的负能量,他都会自行消化。“但有些攻击可能来自商业行为,属于品牌之间的互杀。如果直播间有人诋毁品牌,那我会进行维护。”

  王一宸平常还做服装和珠宝的直播带货。通过直播,他有月入过万的收入。于他而言,直播是一份还不错的工作。对于应对网络攻击,他有着自行消解的办法。

  少有机构培养主播人才

  武汉乐淘是武汉最早的淘宝直播MCN机构之一。这些年,前前后后来到该机构尝试直播带货的主播已有6000多人,而能够一直长期坚持直播的仅有50多人。

  说起武汉直播行业发展的现状,武汉乐淘联合创始人梅志勇告诉记者,“现在武汉市直播基地遍地开花,但这些基地里并没有优质的MCN机构去培养和孵化优秀的主播。对于主播人才的培育,武汉市还没有出台相关的政策。仅以人才扶持来说,李佳琦就作为特殊人才落户上海。而在武汉,许多有潜力的主播不敢全职只能兼职,因为他们觉得主播行业没有保障。” 

提示:如果您觉得本文不错,请点击分享给您的好友!谢谢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