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装业收入或蒸发4000亿!你多久没买新衣服了?

  中新网客户端北京7月30日电 (左宇坤)“一套睡衣扛过整个春节”的新年还历历在目,转眼来到了夏天,你的服装购买欲恢复了吗?

  淡季提前两个月,“守店比守寡难”

  “现在服装圈里流行一句话,守店比守寡还难。”服装店店主沐沐(化名)苦笑道,“正常情况下,这个时候应该正在进入淡季,但今年的淡季比往年提前了差不多两个月。”

  疫情使得消费者购买能力下降,市场需求量迅速减少,大量的服装线下门店被迫关店。生产企业资金周转紧张,经营受阻难以维持正常运转,服装行业提前进入了淡季。

郑州黄金商圈位置“超级商场”闭店停业。 /p中新社记者 王中举 摄

郑州黄金商圈位置“超级商场”闭店停业。 中新社记者 王中举 摄

  “2020年势必是动荡的一年,预计中国服装市场至少蒸发4000亿收入,整体市场规模缩水15%。”Convertlab市场部副总裁刘金砚近日在深圳某服装大会上发表主题演讲时的一番话引发高度关注。

  1月23日,阴历的2019年腊月二十九,沐沐在下班时往自己的店门上贴了一个“福”字,在朋友圈里留下了“完美收官”的评价。

  “都说1月冬装清,2月春装上。”当时还在考虑着正月初七复工时要怎么做促销的沐沐怎么也没想到,这个假期一休就休到了3月1日。

  在年前歇业之前,为了衔接冬春换季的市场,沐沐已经进了10多箱稍厚的过渡春装。没想到再度开业时,这批新衣服都成了库存。

  “当时虽然开业了,但工厂生产延迟,手上根本拿不到货,全都要预定。服装行业一向是领先于消费市场3个月左右的,从来都是快人一步的,我真是第一次体会到卖‘期货‘的滋味。”沐沐说,自己做了四年服装,今年第一次有了强烈的想关门的念头。

  根据中国服装行业协会的数据,2020年1-5月,我国限额以上单位服装类商品零售额累计2887亿元,同比下降25.6%,穿类商品网上零售额同比下降6.8%。

  为了自救,奔波一月瘦了快二十斤

  “3月20日,星期五,销售额1166元;3月19日,星期四,销售额2658元;3月18日,星期三,销售额1567元……3月销售总额26645.7元,毛利润11714.2元。”服装店主佳佳(化名)翻看着记账本,对自己的业绩非常满意。

  “那段时间我瘦了将近二十斤,真的是拼出来的。”佳佳在三月份跑了两趟广州进货,“基本是折腾一趟掉十斤肉。”

  广州和杭州是我国最知名的两个服装集散地。相对而言,广州的衣服价位更低、翻新更快、款式更全,也是身在南方的佳佳最熟悉的批发地。

2月,暂未复市的广州国投网络服装城。 王坚 摄

2月,暂未复市的广州国投网络服装城。 王坚 摄

  佳佳记得特别清楚,3月4日广州十三行批发市场开市,很多同行还在观望不敢出远门时,她3月5日就去了广州。“当时的手续特别繁琐,商场营业时间也短,差不多是早上八点半到下午两点。之前我拿货大手大脚的,多了能拿几万块钱,但当时基本拿上几千块钱就刹车了。”

  “批发档口一般不存货,要等一到两个小时,会有送货小哥运过来。门口也有很多收货工人,五到十块钱一单,他们可以直接帮我发物流到店里。”佳佳介绍。

  “女装基本半个月一小更,一个月一大更,上个月的衣服款式对这个月来说可能就已经不流行了。”于是,3月中旬,广州万佳服装批发市场开门,佳佳又成了那里的第一批客人。

  “当时批发市场里还有许多档口没开,印象最深的是,因为去的人少了,很多档口小姐姐的服务态度都前所未有的好。”佳佳笑道。

  在不少订货的商家还在苦等排单时,敢拼敢闯的佳佳成了所在商场里最快上新的人,也因此赚了不少。

  线上销售助我“渡劫”

  有业内人士指出,今年的服装市场与往年相比差距明显,除了疫情前期生产厂家无法开工、商品无法及时供应之外,零售门店无法吸引到客源成为市场持续走低的主要原因。

  “店铺就是好的时候想开分店,不好的时候巴不得赶紧转让。”年前生意还好到想开分店的服装店主笑笑(化名),在得知商场要推迟营业后的每天都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做服装,最致命的就是压货成本。不开店,冬装囤着卖不出去,没有流动资金也进不了春装,就是一个恶性循环。”二月中旬,笑笑等来了好消息:自己所在的商场允许商户进场取出货品。

  从店里把服装搬回家用了半天,拍照整理用了两天,笑笑在微信上拉了几个“限时秒杀群”,把冬装全都以最低价处理。

  “感觉自己入行这几年做的最正确的事就是积极加客户微信。之前来店买衣服的,加微信立减10块钱,不买也可以加,就这样我积累了非常多的老顾客。”

  一直以来,笑笑都很注重朋友圈的打造,要有自己的生活体现、产品展示,甚至销售成果都会分享。秒杀活动开始后,不少在家闲着没事刷手机的人都来“眼熟的”笑笑这里买衣服。笑笑成功回笼了资金,也在家轻松清了库存。

 2月底,义乌商家带着口罩和手机在淘宝直播间里开市,加速复工。 阿里供图

2月底,义乌商家带着口罩和手机在淘宝直播间里开市,加速复工。 阿里供图

  “线上”也成为了整个服装行业的主要自救渠道。温州市服装商会女装分会秘书长戴红花曾表示,从浙江省服装行业协会的调研反馈来看,疫情期间,19.34%的会员企业从纯线下销售模式转为线上销售,54.84%的会员企业采取多种形式加大了对线上销售渠道的布局。

  “我这半年过得很平稳,基本上平均每天卖出20-40件衣服,和去年一样。”笑笑说,“其实哪个行业都挺困难的,积累和坚持就显得尤为重要了。”

  后疫情时代,消费者偏爱高性价比衣服

  好转也在行业里慢慢发生着。

  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2020年前5月,中国服装鞋帽、针纺织品类商品零售额累计4067亿元,同比下降23.5%,降幅比前4月收窄7.8%。复苏的市场也引来了跃跃欲试的新人。

  “疫情期间我丢了工作,将近5个月没收入。开服装店一直是我的梦想,于是临时决定开店赌一把。”“95后”服装行业新人小环说。

  “我选的位置是在商场三楼,房租和转让费相对便宜,就是逛街的人来到这层的没那么多。店铺总面积36平方米,装修费用全部加起来8000元左右,装修师傅、刷墙师傅、买材料都是自己跑市场咨询进行购买和聘请,虽然过程很累,但省一点是一点。”

  战战兢兢开始新事业的小环表示,自己早有今年的生意会不好做的准备,就想着要坚持做自己的风格和大家喜欢的衣服。“没想到我5月24日开店,试营业两天营业额3500元,真的超预期了。”

市民在商场选购服饰。郭佳 摄

市民在商场选购服饰。郭佳 摄

  大家喜欢什么样的衣服呢?小环说,根据自己这段时间的摸索,品质好、实穿性高、价格优势明显的衣服最吃香。

  “我在刚开始进货的时候,进了一些‘华而不实’的服装,毕竟春夏季衣服平均价位比较低,想着总有年轻的小姑娘愿意买些便宜又好看的小衣服,但它们的销量远没有我想象的好。”

  贝恩公司全球合伙人、大中华区消费品和零售业务资深领导布鲁诺也曾表示,新冠肺炎疫情使得2019年萌现的“追求性价比”趋势步伐加快。

  有统计称,消费者大概只会穿戴那些最新潮流物件七次左右,衣物的平均使用次数在15年内已经降低了36%。换言之,快消型服装带给人们的幸福感已经越来越低,在越来越多人“捂紧钱袋子”的趋势下,“买得少,买得好”或许会成为未来服装界的发展趋势。

  你今年买了多少新衣服?都是什么样的?(完)

提示:如果您觉得本文不错,请点击分享给您的好友!谢谢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