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力天路”上的“唐古拉之鹰”

  5月17日,在海拔4700多米的五道梁地区,在“电力天路”±400千伏柴拉线636号塔上,3名作业人员正在更换绝缘子串,塔下6名作业人员在全力配合,工作负责人马兴义正仰头观察着塔上的一举一动,时不时提醒工作注意事项。

图为图5月17日,检修人员在海拔5700多米的五道梁检修“电力天路”。 谢莉蓉 摄

图为5月17日,检修人员在海拔5700多米的五道梁检修“电力天路”。 谢莉蓉 摄

  摘下面罩,发现马兴义的面部和脖子已被紫外线和风雪严重灼伤,他黝黑的面颊褪了两层皮,又红又肿,鼻梁上毛细血管扩张伴有出血的迹象。

  “电力天路”青藏联网工程穿越昆仑、飞跨唐古拉,将光明与温暖送往西藏。负责这条线路运维工作的队伍被称为“唐古拉之鹰”电力天路运维班。

  马兴义是国网青海检修公司“唐古拉之鹰”电力天路运维班前任班长,也是一名“80后”的中共党员。青藏联网工程投运后,作为“头鹰”的他带领班组的“小鹰”们在守护了“电力天路”七个年头后,将接力棒传给了后辈,前往新的工作岗位任职。

  这次年检,他带领30余人的支援检修队伍重返“电力天路”,负责线路近20处隐患的治理工作,作业内容主要为更换或者修补受损导线、更换绝缘子串等重大检修任务。作业地点从昆仑山、五道梁、风火山、沱沱河到雁石坪,直至唐古拉山青藏交界处,海拔均在4500米以上。

  “检修开始第一天脸就被严重晒伤了,那天在唐古拉山检修线路,一场大雪过后天气放晴,阳光灿烂,地面上全是积雪。需要戴上墨镜防雪地的反射光,要不然眼睛会被刺伤,第二天会睁不开眼。而同时再戴上面罩,眼镜片上又会出现雾气,影响视线,所以那天没戴面罩,一天下来脸就被强烈的紫外线晒成这样了,现在不能洗脸,一沾水脸就特别刺痛。”马兴义说。

  “其实脸被晒伤的不止我一个人,在现场检修线路的好多人脸都被晒脱皮了。第二天开始,我们所有的检修人员全部乖乖地把自己捂的严严实实了。”马兴义又接着说,“那天有几名检修的工人没戴墨镜,在雪地里工作了一天,第二天醒来发现眼睛都睁不开了,在宿舍休息了一整天才恢复。”

图为5月17日,检修人员在海拔5700多米的五道梁检修“电力天路”。 谢莉蓉 摄

图为5月17日,检修人员在海拔5700多米的五道梁检修“电力天路”。 谢莉蓉 摄

  “这一串绝缘子换完了,大家吃饭吧。”马兴义在塔下喊道。中午一点钟,检修作业已经持续了四个小时,完成了当天一半的工作量。地面人员从车里取来午餐,每人一份分装好的大饼、榨菜、苹果和矿泉水,通过绳索把三名高空作业人员的午餐传送上去,三人坐在塔顶吃了午餐。

  在青藏高原,五道梁的海拔不算很高,但空气中含氧量很低,属于断氧层,被认为是青藏线上最艰难的地段,很容易发生高原反应。

  “这一类的高空检修作业持续时间长,需要八九个小时。这里本身就海拔高,氧气稀薄,如果为了午饭从这么高的塔上下来再上去,不仅会浪费时间、耗费体力,而且会增加高空作业风险。”马兴义介绍说。

  简单的午餐后,大家休息了十分钟,又开始继续工作了。

  马兴义重新戴好面罩,开始沉着有序地指挥作业。风中,他的身影屹立在铁塔旁,坚毅挺拔。再回唐古拉,他依然是曾经的那个意气风发、勇敢无畏的少年。(完)

提示:如果您觉得本文不错,请点击分享给您的好友!谢谢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