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养蝉年入500万的村庄:无论禁食与否都做好了

  一切如常,又有些不一样。

  7月29日晚上,章丘区辛丰村村民董百鸣拿上手电筒和小桶,走向自己的果园。经历了5个多月的焦虑、彷徨、停滞之后,获悉山东的“禁食令”名录里暂时没有“知了猴”,这个被蝉鸣环绕的村庄,在继续等待中找好了退路,也迎接着希望。

靠养蝉年入500万的村庄:无论禁食与否都做好了

养殖户董百鸣看着自己的“金宝贝”分外欣喜。  

  文/片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

  记者 夏侯凤超 赵伟

  实习生 张祎贤

  “拾金蝉就是拾金钱”

  晚上不到八点,董百鸣就出门了。

  按照往常,八点到九点是金蝉出没的最佳时间,29日晚,董百鸣有些坐不住了。他是村里的养殖大户,一个人就有着十几亩地,林上是苹果,林下是密密麻麻的金蝉。白天,他迎来了一个对他来说令人惊喜的消息。山东省公布的13种禁养禁食陆生野生动物,没有看到金蝉。“虽然不知道未来咋样,但哪怕这点消息,我也等得太久了!”轻车熟路地拿起了家中的手电筒和小桶,他匆匆吃了两口饭就奔向了果园,一个人还不起劲儿,董百鸣又喊上了自己的老伴儿。

  果园里漆黑一片,董百鸣心里却亮堂得很,这一晚,果园里的知了声变得如此悦耳。“金蝉在入伏前20天是最多的,差不多在7月初,现在不多了。”董百鸣弯着腰一棵接一棵树挨着寻找。金蝉很好找,地面上到树干上,这些金黄色的宝贝在灯光下缓慢移动,董百鸣伸出手轻轻一抓就放到了小桶里。

  “拾金蝉就是拾金钱!”董百鸣干得很起劲儿,这一个金蝉能卖1块钱,拾一个就能赚1块钱。“好的时候,一晚上能逮5000多只呢。”当晚的战况不太理想,捡了半个多小时只有几十只。他有些遗憾,“你不知道,之前最旺盛的时候,满地满树干上都是,那场面才叫一个壮观呢。”

  董百鸣心里百感交集。“我们还会继续等待,退路也想好了,如果不让吃金蝉了,还做林下经济,种中草药;如果让吃,我们就继续养。”村里人管金蝉叫“金钱”,就是因为这看似不起眼的小东西,让村民的腰包都鼓了起来。

  晚上九点,村里收购金蝉的商户来了,董百鸣捉的这些金蝉,被全部以一元一只的价格收走。董百鸣这才擦了擦头上的汗,往回家的路上走去。

靠养蝉年入500万的村庄:无论禁食与否都做好了

  这些金蝉被1元1只收购。

  靠着养“知了猴”

  村里年收入500多万

  一提起“金蝉村”,周边十里八乡没有不知道的。这个位于章丘区白云湖街道的小村庄,有一个家家户户都稀罕得不得了的金宝贝。“我们村子里的金蝉个大金黄,口感好,是我们村民的金疙瘩哩。”这是村支部书记董道新的骄傲。

  北邻小清河、西邻绣江河,再加上南水北调,三条河流依附在辛丰村周围,造就了难得的金蝉养殖条件。但在20多年前,村子里最有名的还是嘎啦苹果,变化是在一次村领导外出参观机会中发生的。一次胶东之旅,让“金蝉”这个金宝贝飞到了村子里。

  董百鸣就是当时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当时找了3亩地试验。”金蝉需要在树上生长,董百鸣家里十几亩地为金蝉提供了良好的生活环境。“村子里原本就自然生长了许多金蝉,量不多,但是价格高。”村里引进了金蝉项目,他毫不犹豫地选择了试试看。

  没承想,这一试,让他收获了第一桶金。“地上都满了,全都是金蝉,每天晚上都一桶一桶地盛,一个桶就能装两三千只,大家都看红眼了!”回忆起十几年前自己第一年收获金蝉的场景,董百鸣的语气也激动起来。那一年,金蝉的价格在五六毛一只,董百鸣的一亩地就能挣2000多块钱。“那年之后,不仅我把果园里全养起了金蝉,村子里90%的村民都开始养了!”

  更令他惊喜的是,随着大家对养生的关注,需求量逐年增高,金蝉价格也一年年水涨船高。“家里盖了新房子,又添了不少新家具,还有家里孩子升学的钱,都是靠着养金蝉哩!”董百鸣的笑容抑制不住。金蝉不仅让董百鸣一家的腰包鼓起来,村民们也因为这些小小的金疙瘩过上了好日子。“靠着金蝉,每户村民都能获得两三万元不等的收入,村里的年收入能达500多万元呢。”董道新说。

  今年本来计划

  扩大养殖规模

  金蝉的生长周期很长,下入金蝉卵后,需要至少2年的时间才能完全长大,所以每年4月的金蝉播卵时间显得尤为珍贵,这也是辛丰村村民一年中最期待的时候。然而今年,辛丰村的村民却高兴不起来。2月24日,国家颁布《关于全面禁止非法野生动物交易、革除滥食野生动物陋习、切实保障人民群众生命健康安全的决定》后,辛丰村的村民慌了神儿。

  “着急啊!”肖光森是村里合作社的理事长,听到这个消息后,他心里就没底了。“前几年养的效果很好,本来今年还要扩大养殖规模,这让大家都不敢动了。”肖光森说,村里原来有个养育金蝉的车间,今年计划着建一个更大的现代化车间,用自动化温室替代人工保温保湿,而这一纸决定,让大家有些难以接受,不知道以后该怎么办了。

  从那以后,肖光森接到的电话多起来了。“都是退订单的。”肖光森苦笑着说,原本这个“金疙瘩”吸引了许多省内外的客户,但没有明确的决定,让原本跃跃欲试的客户都望而却步了。“交了订金的,都想把订金退了,今年损失太大了。”肖光森深深地叹了口气。

  村民董海峰还记得“禁食令”发布后第一次见到肖光森的样子,原本精神奕奕的他一下子没了精神。“我们都愁啊,村子投入太大了,金蝉还好说,已经培养了这么长时间的金蝉苗可能就全报废了。”且不说流失的客户,这些藏在树枝里的金蝉卵带给了村民太多,也耗费了村民们太多的心血。

  无论禁食与否村里都做好了准备

  7月16日,山东省自然资源厅等7部门联合印发《关于全面禁止非法野生动物交易、革除滥食野生动物陋习、切实保障人民群众生命健康安全的通知》,明确了13种禁养禁食的野生动物。金蝉未在其中,这个消息让等待了5个月的村民获得了短暂的快乐。

  董道新在漫长的等待后舒了口气。担负着整个村子的未来,他曾几度因为国家2月份的那一纸文件辗转反侧,也认真地考虑过带领村民转型。“虽然有报道说金蝉不在禁食之列是‘误读’,有关部门还在制定更加具体的细则吗,但无论如何感觉看到了希望。”

  董道新心里有着自己的打算。如果后续再发布文件明确金蝉不在禁食之列,过去耽误了的工程,他准备重新拾起来,孵化金蝉的新车间还要尽快打造,“如果可以的话,我们下一步打算扩大种植面积,再进一步扩大养殖面积。”除了金蝉活体售卖之外,董道新还考虑进行金蝉的深加工。“我们想下一步做即食金蝉,把它真空包装起来售卖。”如今,村子已经不满足于这样直接的售卖方式,做大做深产业链成了下一步的方向。“厂子建起来之后,我们的村民可以来打工,既种果园,又养金蝉,还能在厂子里打工,一下子又多了挣钱的营生。”

  如果后续结果并不理想,董道新也做好了带领村民转型的准备。“已经想好退路了,如果真是不能养了,就种植别的,比如中草药等等,或者出去打工。”董道新想着,如果真发文件说金蝉在禁食的范围内,也会遵守规定,另谋生计。

  昆虫是否禁食尚无明确说法

  7月29日上午,网上有消息称“金蝉、蚂蚱可以放开吃”,引发市民广泛关注。该消息源自网友对7月16日山东有关部门的一份通知的解读。当日,山东省自然资源厅等七部门联合印发《关于全面禁止非法野生动物交易、革除滥食野生动物陋习、切实保障人民群众生命健康安全的通知》。《通知》公布的禁养禁食陆生野生动物近29万头(只),总共13种,包括果子狸、刺猬、豪猪、蓝孔雀、黑天鹅、鸿雁、灰雁、斑嘴鸭、黑水鸡、斑鸠、白骨顶鸡、王锦蛇、虎纹蛙。值得注意的是,金蝉、蚂蚱等昆虫类陆生野生动物不在名单之列。

  针对《通知》的具体内容,山东省野生动植物保护站曾在21日进行过详细解读。《通知》要求处置的禁食陆生野生动物的种类,是根据国家林草局相关文件要求,山东省将依法取得有效许可证件或文书,仍在养禁食陆生野生动物作为处置对象。5月27日,国家林业和草原局印发《妥善处置在养野生动物技术指南》,但未涉及昆虫类野生动物处置办法。

  那么,对于金蝉、蚂蚱等昆虫类野生动物,今后究竟该如何处置呢?对此,山东省野生动植物保护站也有相关解释:对于其他界定不清晰的,将根据修订后的《野生动物保护法》予以进一步解释界定。“目前《野生动物保护法》和《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正在修订,我省也启动了省实施办法的修订工作,已开展多次立法调研和征求意见工作。下一步,将根据上位法和相关名录的修订情况,适时修订完善我省的地方性法规和配套名录。”山东省野生动植物保护站工作人员解释道。

提示:如果您觉得本文不错,请点击分享给您的好友!谢谢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