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绍喜、马兴田、解直锟,这些大佬为何麻烦缠

  中新网客户端北京5月14日电(谢艺观)“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近年来,金融领域监管趋严,多位富豪榜上的大佬陷入麻烦之中。孔尚任《桃花扇》中的这句词或许是对这些大佬如今处境最好的注脚。

  潮汕“资本教父”刘绍喜栽了跟头

  2016年11月,乐视创始人贾跃亭在微博因超级汽车投资一事发文致谢,其中提到宜华集团刘绍喜,彼时两人风光无限,贾跃亭获众多投资,刘绍喜的事业“风生水起”。

11月15日,海澜集团、恒兴集团、宜华集团、敏华控股、鱼跃集团、绿叶集团等十几家国内著名企业的领导人汇聚乐视大厦,正式与乐视控股签署了第一期3亿美元的投资协议。

2016年11月15日,海澜集团、恒兴集团、宜华集团、敏华控股、鱼跃集团、绿叶集团等十几家国内著名企业的领导人汇聚乐视大厦,正式与乐视控股签署了第一期3亿美元的投资协议。

  因参与多家上市公司运作,刘绍喜在当地家喻户晓,被称为“潮汕资本教父”。汕头澄海当地,流传着一句顺口溜,“澄海三莫死(方言,指不能死),学敏、必孝,刘绍喜。”

  在他身上有很多第一。2004年8月24日,宜华木业登陆上海证券交易所,成为汕头第一家上市成功的民企。后宜华地产借壳S*ST光电上市,成为粤东地区房地产行业第一家上市公司,后更名为宜华健康。2019年,刘绍喜以75亿元的身家排在胡润富豪榜531位。

  时过境迁,贾跃亭因资金链断裂成21世纪“第一老赖”。2020年,刘绍喜拥有的两家子公司宜华生活、宜华健康接连“爆雷”。

  4月26日,宜华生活公告称,因涉嫌信披违法违规,已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宜华生活表示,公司股票或将存在因重大违法强制退市的风险。

  宜华生活2019年归属于母公司股东净利润亏损1.85亿元,同比下滑147.92%。2019年末货币资金仅为4.05亿元,较往年同期大幅减少88.06%;预付款项余额23.19亿元,较期初大幅增长271.26%;短期借款余额37.16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24.74亿元,合计达61.91亿元。

  宜华生活2019年报被亚太(集团)会计师事务所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4月29日,上交所还就宜华生活糟糕的财务状况向其发了问询函。

  不仅如此,宜华健康2019年亦巨亏18亿元。在宜华生活被立案调查之前,评级机构中诚信国际将宜华集团主体及两项债项评级下调。

  中诚信国际认为,截至4月24日,宜华集团本部于公开市场存续债券超过50亿元,2020年内集中到期兑付压力很大。

资料图:毛阿敏。

资料图:毛阿敏参加《花儿与少年》节目。

  “毛阿敏老公”、中植系老板解直锟有了麻烦

  近日,有媒体报道,北京证监局将联合江苏证监局对中植系四大财富公司恒天财富、新湖财富、大唐财富、高晟财富进行现场检查,了解四大财富管理公司真实规模和风险情况。

  不过,中植集团12日发布声明称,近日,有多家自媒体、公众号发布关于公司的不实信息,把监管机构将对企业的普遍常规检查,篡改为公司的专项调查,对公司的声誉造成极大的负面影响。公司及所属企业依法合规经营,各项业务工作均正常有序开展。

  此前有报道称,监管部门曾要求中植将四大财富公司合并,压缩腾挪空间,但因各家公司股权结构不同,中植系迟迟未能推进。

  虽然在2017年福布斯中国富豪榜上,解直锟以140亿元身家高居第116位。但由于处事低调,“中植系”掌舵人解直锟为外界所熟知的标签主要是“毛阿敏的老公”、“解植春的弟弟”。

  毛阿敏与解直锟育有两子。解植春曾是光大证券有限责任公司总裁,中国光大银行副行长,中国光大(集团)总公司副总经理兼任光大永明人寿保险有限公司董事长,2014年出任中投公司副总经理兼中央汇金公司总经理。

  正因这层关系,“中植系”与“光大系”有无勾兑一直引发市场争议。不过,2015年5月,解植春不再担任中投公司副总经理,对外称回归真我生活。解直锟哥哥的标签才逐渐淡去。

  近年来,坐拥“万亿级”资产帝国的解直锟麻烦事一点也不少。

  金融业“重拳”整顿下,安邦被接管、海航“缺血”、明天系欲出售5000亿元资产,中植集团也无法幸免。

  2002年,中植集团等出资重组中融信托。经过十余年间发展,中融信托与中信信托、平安信托并列信托业第一梯队。2017年,中融信托营收位列行业第二、利润位列行业第四。

  不过3月12日,经纬纺机发布公告称,将通过股份及现金结合的方式收购中植集团所持中融信托32.98%股权,也意味着中植集团失去了中融信托的实际控制权。

  如果梳理中植集团的股权结构,中融信托就是中植系的资本运作枢纽。即使控股10家上市公司,持股20余家上市公司,失去中融信托,对中植集团来说同样损失巨大。因此,中融信托被央企接手,被外界解读为中植“弃车保帅”。

  “中药大王”马兴田夫妇财务造假风波未平

  近期被证监会盯上的还有“财务造假专业户”康美药业。

  “一条路海角天涯,两颗心相依相伴,风吹不走誓言,雨打不湿浪漫,意济苍生苦与痛,情牵天下喜与乐……”很多人是由于以前的《康美之恋》广告熟悉康美药业,有传当时MV男女主角演绎的就是康美药业创始人马兴田、许冬瑾夫妇的爱情故事。

图为《康美之恋》广告截图。

图为《康美之恋》广告截图。

  不过现实中,康美药业或没有实现“意济苍生苦与痛,情牵天下喜与乐”,起码对投资者就不是。

  5月10日晚间,康美药业公告称,公司及高管于近日收到证监会广东监管局警示函。证监会认为,ST康美2019年度归母净利润由-13.5亿元至-16.5亿元修正为-36.48亿元。净利润经修正后出现大幅变动,此前披露的业绩预告相关信息披露不准确,公司未及时披露业绩预告修正公告,存在信息披露违规行为。

  这是继2017年年报、2018年年报、2018年半年报被“定性”财务造假后,康美药业年报披露工作再出问题。

  2019年4月,在披露2018年年报的同时,康美药业对2017年财务报表进行重述,称由于核算账户资金时存在错误,造成货币资金多计299.44亿元,其数额之大让人瞠目结舌。

  后经过证监会的调查,更多的“真相”浮出水面。康美药业三年累计虚增营收近300亿元,虚增营业利润39.36亿元,虚增货币资金达887亿元。此外,还有操纵股价的嫌疑。

  让人唏嘘的是,康美药业曾是著名的“白马股”,创下市值1390亿元的历史纪录。过去曾有“康美药业纳税额占普宁市的三分之一、揭阳市的六分之一”的说法。

  在胡润百富榜上,2016年,马兴田家族以330亿元财富排名第46位;2018年,马兴田家族以410亿元财富排名第52位;2019年造假丑闻曝光后,马兴田家族直接掉落到第723位。

  康美药业股票也被实施风险警示,股票简称由“康美药业”变更为“ST康美”,市值断崖式下跌,引发众多股民维权,人数远超同样涉及财务造假的康得新。有媒体指出,康美药业被索赔或成为A股历史上索赔人数、索赔金额最大的事件。

  根据证监会对康美药业作出的顶格处罚,马兴田、许冬瑾被采取终身证券市场禁入措施,不过相较康得新原实控人钟玉因涉嫌挪用资金等犯罪锒铛入狱,马兴田夫妇的结果要好的多。

  财务造假风波后,康美药业的危机并没有解除。2019年三季报显示,康美药业账面现金仅有4.8亿元,但应收账款票据和其他应收款合计超过140亿元。

  在2019年底,康美药业等来了“救命稻草”——100亿元左右的银团贷款。其中,贷款利率为4.275%,远低于康美药业此前的银行贷款。不曾想,现今康美药业年报上又出现了“大坑”。

  有网友感叹:民营企业成长过程中,享受几多阳光,又经历几重黑暗,或许一个契机,黑料就为世人所知。(完)

提示:如果您觉得本文不错,请点击分享给您的好友!谢谢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