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F《跨境支付的数字货币:宏观金融的影响》报告解读(七)

本系列文章的第七篇文章

第一篇文章介绍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报告中的四种情景[1],第二篇文章分析了[2],第三篇文章则是针对报告中的第四种情景以及由此而产生的宏观金融后果的讨论[3],并研究了数字货币对国家货币政策的影响[4],第四篇文章探讨了外币(数字货币)取代当地货币的现象[4],第五篇文章分析了 CBDC/GSC对金融稳定的影响,并对数字代币和 GSC的发展与风险[5],本文对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有关全球储备货币的讨论进行了整理[6],这篇文章将基于前一篇文章的内容,讨论数字货币是否可能成为全球储备货币,本文的讨论和分析,主要是根据前一份2020年10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报告中有关全球储备货币的内容,从遵守市场和地下市场两个角度进行分析。就遵守性而言,世界显然分为两种观念:一种是以 IMF为代表(英国前央行行长的观点),主张世界储备货币应基于一篮子法币;另一种则是基于单一货币,以美国为代表。从这个角度来看世界形势的发展,就会发现清晰的路线,两个派别以和平的方式进行着激烈的辩论。就地下市场而言,情况相当清楚,比特币远远领先于其他数字代币,甚至威胁其他法币。这篇文章具体分析了英国央行前任主席马克·卡尼在2019年8月的演讲:“当前国际货币金融体系对货币政策的挑战”[7](The Growing Challenges for Monetary Policy in the current International Monetary and Financial System)[7],其中提到传统的主流经济学理论不能适应新时代经济发展的问题,这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1)跨境交易不断增加,并逐渐成为金融交易的重要组成部分;2)跨境交易的媒介对众多参与者有巨大的影响。若交易者所交易的资产或债券大多以美元为单位,那么为了成功地进行交易,交易者就会去兑换美元,从而产生一种网络效应;(3)世界经济转向多极化。过去,美国 GDP在世界总量中的比重很大,如今,新兴市场所占比重已达45%-60%,世界经济转向多极化,大多数人在讨论他演讲的结论,而很少讨论他演讲的逻辑。他演讲的逻辑比结论更重要,他的结论今天也许还不成立(但将来也可能如此),但他背后的逻辑可能改变世界经济的发展,仍然值得研究。在他发表演说3个月后,美国开始了一场新的货币战争,经济学也随之发生了变化,同时他的逻辑启发了许多新的思想,有关新时代经济发展的讨论、文章在国外媒体中层出不穷。文章(6)已经提到一些美国的重要金融机构公开讨论这些问题,对美元持否定态度。全球储备货币也不应该是美元,因为世界经济正以上述三个发展方向为基础。针对这一点,马克·卡尼提出了三个发展方向:(1)继续使用美元作为主要储备货币,不作任何改变;在短期内,他认为最有可能走这条路;,2)选择其他类型的货币,比如人民币。但他认为人民币成为世界储备货币尚需时日;,3)基于科技的数字货币,并提出以一揽子法币为基础的综合霸权数字货币,以取代美元为世界储备货币。它震惊了美国人。MarkCarney用 Libra作为例子,因为当时 Libra是基于一揽子货币的。在他看来,基于多种法币(Synthetic CBDC

sCBDC)的综合央行数字货币可以成为新的世界储备货币。SCBDC是一种数字货币,但预备金存放在央行,没有信用风险,所以其功能与 CBDC相似。多年来,卡尼对此进行了深入思考,他的两个主要观点是:1)新霸权货币是数字货币,而非传统货币,而且是合成数字货币,没有信用风险;2)新霸权货币是以一篮子法币为基础的(传统货币理论,1944年就提出了),从卡尼的角度来看,新的世界储备货币最主要的功能是提供国际支付,而与传统货币相比,在跨境支付领域,数字货币具有更强的优势。IMF在2019年的《数字货币崛起》(Rise of Digital Money)报告中也指出了这一点。该报告认为,传统货币在国内支付方面仍可与数字货币相抗衡,但在国际支付方面却无法抗衡。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其2020年10月的报告中,再次强调这一点,并分析了大量新的货币战争情况。一九四四年,各国在布雷顿森林举行会议,商讨战后世界经济的发展。作为英国代表,凯恩斯提出建立“国际清算联盟”,相当于世界银行,发行世界货币,被称为 Bancor (Bancor)[9],各国货币的标价都是“Bancor”。而美国则不这么认为。那时美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国家,是一个胜利国,资金雄厚。与此相反,刚刚结束战争的英国已经失去了力量,无法对抗美国。假如全世界的人都支持本纳尔成为世界储备货币,那么美元就会成为这些货币之一,并失去其主导地位。因此,美国强烈反对,并加快了美元作为世界储备货币的地位。凯恩斯的建议遭到拒绝,班科成了历史。与黄金、世界上其他法币和美元挂钩的美元也成为了世界储备货币。为了确保美元汇率的稳定,美国必须维持国际收支平衡,而这又会导致美元供应不足,造成国际清偿手段的匮乏(“美元荒”)。这种美元在布雷顿森林体系下的两难局面,就是著名的“特里芬困境”(Triffin Dilemma)。第一次危机于1960年代早期爆发,暴露了以美元为核心的布雷顿森林货币体系的严重缺陷,而以一国货币为支柱的国际货币体系则无法长期稳定。为使布雷顿森林体系继续运作, IMF建议建立一个补充国际储备资产,以补充美国之外的美元供应。为此目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建议[10]采用类似 Bancor的特别提款权(Special Drawing Right

SDR),这相当于一种帐面资产,也称为"纸黄金"(Paper Gold)。2018年,英国央行行长再次提议综合央行数字货币,与 Bancor和 SDR并驾齐驱,以数字货币的形式出现,比 Bancor和 SDR更方便快捷地跨界交易。图1全球货币体系结构的演变和变化,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到,新的货币战争是75年前布雷顿森林会议货币战争的延续,主要发生在跨国界的贸易中。Bancor思想在2019年英国央行行长的讲话中再次成为大众的焦点,实质上以一揽子货币为基础的 Libra是 Bancor思想的重现。这就是说,如果以一揽子法币为基础的利布拉继续发展,美元将只是多种储备货币之一。图2新的货币竞争模型:一个基于班科,一个基于法币,第三个是地下经济,第三个是竞争对手 Libra于2020年4月宣布以美元为单位的单一货币。2020年时的12月, Libra更名为 DiemDollar,并以美元作为后盾。此举表明,美国将 Diem视为美元的先驱,并将其视为护城池,而美元必然是世界储备货币,其他法币也无法借此获得美元地位。由于 Diem是美国产品,它应该服务于美国。IMF也同意,在文(6)第3节的第3点中, IMF曾指出,如果 GSC以单一法币为基础,那么世界储备货币不会发生变化,与此同时, BIS在2020年10月否定了英国央行行长的另一种想法,即合成 CBDC并非 CBDC,“合成霸权数字货币”不能算无风险(只是风险小)。IMF否定了卡尼2019年的两个主要观点,即:合成霸权数字货币实际上存在风险,而以一揽子货币为基础的凯恩斯主义不可能被美国接受,图表3综合霸权数字货币与 Diem系统的发展对比,不难看出 Diem将成为维持美元世界储备货币霸权的工具,同时因为 Diem可能是近期唯一的全球稳定货币(GSC),因此,在 Diem逐步转变为投资或贷款资金,并在最终建立生态后,其世界霸权地位将更为稳定。迪姆的出现将大大增强美元在世界国际贸易中的地位,其他货币也可能在一两年内不能与美元竞争世界储备货币。该事件再次证实了脸书“弃币链”策略的正确性。实施“弃币保链”政策,一不侵犯各国主权,二可以继续维持美元霸权。它是一个两全其美的战略,并使收益最大化。就比特币而言,它如今比某些全球储备货币更具流动性,其基础货币供应量超过了英国和俄罗斯国际外汇储备的总和,而且其M1 (现金、支票和银行提取货币)的市值达到了3000亿美元。流通性强的比特币意味着加密货币能够战胜法定货币的挑战。可对供应量进行调整(即减少或增加),有限的、与数学编程密切相关的数字货币可在没有任何政府干预或任何中介机构的情况下维持供应率。在数字货币法规方面,各国在有关加密货币的审计、税务、会计和法律标准方面的指南并不一致。所以,监管已经成为虚拟货币行业最大的难题之一。在经济领域中,货币的主要功能还包括以下几个方面:它是一个会计单位、一个交换媒介、一个价值储藏。虽然数字货币满足了交换的条件,但是在其他方面还有改进的空间。Fed主席表示,人们现在把比特币作为价值存储,很少用于交易,而只有少数数字货币以比特币定价。虚拟货币不像美元和其他法币,已经表现出很大的波动性。数字货币的发展自发行以来,起起伏伏。此外,犯罪和网络攻击活动也会影响加密货币的价格。另一个主要的虚拟货币交易挑战是它不能真正起到账户单位的作用。一般情况下,货币要成为会计单位,就必须能够计量商品的实际经济价值。货物的价值总是以法定货币来衡量的。但是加密货币不能完成这个功能。举例来说,虽然一些零售商可能接受以加密货币转换的价格,但数字货币价格的波动也会影响其价格。所以虚拟货币不能代表商品的真实价值。而是商品和法定货币之间的中介关系。结果,类似比特币(没有法币或其他资产作为后盾)的纯数字货币不能成为全球储备货币,但作为地下市场的领导者,比特币一直以来都是地下市场的金融资产储备。随着比特币在许多国家变成了可以合法交易的商品(而非货币),数字代币交易所也半合法化了,更多符合法规的公司参与了比特币投资。举例来说,美国上市公司 MicroStrategy,它还为收购比特币提供了4亿美元的资金,作为公司的“业务”。许多重要机构,包括黑石[11]和摩根斯坦利[12],都公开表示

比特币可以取代美元成为世界储备货币,与美联储主席2019年的讲话正好相反。这两个家庭现在只代表一小部分人的观点,但过去这种观点被认为是不切实际的。Morganstanley的 Sharma认为比特币正在得到主流的认可。如今,大部分比特币都被持有为投资,而非支付账单,但这一点正在改变。它与美联储主席的观点一致。小公司开始使用加密货币进行国际贸易,他指出,尤其是在像尼日利亚这样美元难以兑现的国家,或者像阿根廷这样货币不稳定的地方。它表明,比特币最初的功能是支付,现在正在转变为投资,之后将以 DeFi或非 DeFi的形式进行交易,直接挑战美元。在我们看来,全球储备仍然是法币,数字货币仅仅是其中的先驱。数码货币不可阻挡,但它们只是法币的一种形式或代表。无论是新式或传统的货币战,还是法币战,都是法币战,只不过新式货币战是以数字货币形式出现在市场上的竞争。本文(5)已经指出,新型货币战争有三个特点:一种是基于 Banchor的数字货币与基于美元的数字货币之间的竞争,另一种是全球储备货币的竞争,其中一部分人认为多国法币分享这种优势,但另一部分人则不这么认为。但现在两家公司都要面对地下市场的竞争。要是不加以管理,也许几年后,比特币就成了全球流动性第五大的“货币”。那时候,管理更难了。2020年12月18日,美国 FinCEN确认准备对个人钱包实施监管,这是数字代币监管迫在眉睫的重要信号。过去,法币以现金和银行电子货币流通,现在,它们也可以以数字货币流通。作为数字美元的先驱,全球储备货币可以是现金,电子货币,或者是数字货币,比如 DiemDollar,可以保持,巩固美元在世界上的地位。迪姆多拉和美元现金、银行美元存款等等都代表着美元。国内和国外媒体对国家数字货币的大量报道,为人民币国际化提供了契机,也是美国在数字货币研究与开发方面投入大量资源的重要原因。外国媒体认为,由于数字人民币的出现,美国必须加快发展 Diem和美国 CBDC。但仅仅依靠数字化货币还不能成为世界储备货币,还需要大量以这种货币为基础的安全资产,比如公债。所以,美国分析家认为,人民币成为世界主要储备货币,即使它是数字化的。尽管数字货币还没有出现。

提示:如果您觉得本文不错,请点击分享给您的好友!谢谢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