币信圈内人:BTC 减半之后的新故事「USDS」 - 链闻 ChainNews

3月7日16时,币信在播报中展开了币信圈内人士第二期活动。币信副总裁,雪球大 V,硬核观点的输出者 Frank Ling,以及脑洞大开的创办人许志宏,都与大家畅谈了减半后的新故事,以及大家比较关注的稳定币 USDS。内容简介,减半是一件全市场翘首以盼的大事,但,减半后怎么办?今年的加密资产市场乏善可陈,几乎没有新的消息,原来的各种概念,到了无法忍受直视的兑现时间。在减半后的2020年,我们认为最值得讲述的故事将围绕 BTC展开:重塑 BTC标准,统一市场,算力商业化。您是什么标准?您知道统一市场和算力商品化吗?您对 USDS有兴趣吗?这一期,币信圈的大家和大家深度畅谈回归币本位, BTC的支付领域,以及大规模商业化的网络红利。事件海报,内容, USDS介绍, USDS属于稳定的数字货币(1 USDS=1 USD),它通过比特币来锚定美元(USD)的价值,并将其与稳定的数字货币挂钩。以币信为基础的企业信用,是以 BTC可接受价值为基础的会计凭证,是币信生态的流动性结算单位。在价值上, USDS以1:1的比例锚定美元。拥有 USDS的用户可以在 USDS货币兑换平台上进行兑换。也就是说,用 USDS购买 BTC的币信,1 USDS等于1 USD。使用者可透过货币闪兑系统中以 USDS为基础的交易实现 USDS的买卖与赎回。USDS是一种有助于 BTC交易和流通的交易工具,每一个 USDS都能以符合规定的交易所 BTC现货的实时价格去兑换1美元等值的 BTC。USDS只能卖出 BTC,也只能通过买进 BTC赎回。每一次 USDS的发行和赎回都完全由用户自行决定,是一个100%透明、可信的记账工具。在ERC-20基础上推出的 USDS,币信将陆续开放现货交易、杠杆式交易、加币/提币和场外交易等功能。是一种记帐工具,是行情波动时可以兑换成货币的稳定媒介,头寸成本由币信承担。无筹资行为!无筹资行为!无筹资行为!大事讲三遍!主题一币标准,关键词:流动性,无限分母, USDS

- BTC是这个行业的价值基础。市场上的货币都很依赖 USDT,比特币的总数是21000

000个,而这2100

000个货币对应的美元却是无限的。你们看到了一个公式,“BTC/USDT”,它是有限分子,也是无限分母。这既有好处也有坏处。从理论上讲, BTC可以上涨,其好处是 USDT与有限的 BTC相对应;但缺点是,在分子有限的情况下,只要对分母大小进行控制,就可以完全控制市场。因此,在2018年1月,当市场高点开始下跌时,我们发现这是24个月来首次对美元加息。感觉很明显,在2018年1月至18年春节期间,我抄写了35000元的底价,但是大家并没有把这与美元的贬值联系起来。在美元利率节奏在2019年初再次改变之前,我们发现 BTC市场并没有随着我们的共识和用户的增长而改变,而是随着美元的变化而上下波动。货币可以自由地进出市场,无限的货币控制着有限的比特币。十七年初,有许多人会以 BTC为标准,做「 LTC/BTC」的交易对,后来发现记帐不清,只好全部用 USDT,因为 USDT最方便交易者。USDT的确对市场有所贡献,也的确是一种便利的稳定货币,但是如果 USDT是建立在美元之上,它会让加密货币市场失去流动性。而 BTC是全产业实现资本化的底层资产,给全产业带来了一个“全产业”的财富、资产流动性和基础信度,而全产业“全产业”对国家的重要意义却远远没有达到。伴随着稳定化货币的兴起和以美元为抵押的铸币模式的兴起, USDT在带给货币业便利的同时,也带来了巨大的货币之利与距离。以“BTC/USDT”这对币对为基础的 Token超过80%以上的交易都是以 ETH之后的 USDT为基准的, Token的总市值排名前5位,也是以交易总量排名前5位的法币本位 Token中最具代表性的。另一种情况是, BTC原本在支付结算中的份额不断被挤压。USDT将 BTC的流动性抽离,将整个加密资产的集大成者转变为美元主导的虚拟股市。因此,我们需要将流动性返还给 BTC,否则 BTC将成为美元的附属物,无法实现最终的价值储存模式。“BTC/USDT”公式中重要的是分母,因为分子可以是任何货币,而现在我们最重要的是重新构造这一分母,这一分母是谁,谁就流动了。因此,币信公司也推出了自己的记账工具 Token—— USDS。若公式为“BTC/USDS”,则分子和分母必须共享市场深度。由于所有货币都是以美元为核心,并以信任的方式发行稳定币,所以像火币 HUSD和 OK USDK这样的货币最终都没有退出交易所。离开交易所不仅需要与美元1:1的价差,还需要承担套利交易的同时进行场外交易,这就造成了一场由交易者吸血造成的悲剧。各地点不同的赎回价格,不齐的流动性,必然会导致套息崩盘。随著合规进程的推进,还律法从从来不合规资金流中获取收益,结构性分化的稳定货币将慢慢退出市场。货币信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法是,保证一个 USDS可以购买一个 BTC的一部分,无论它是法币还是法币。通过这种方式, BTC相当于房地产, USDS相当于房本,它们都有深度。在对冲交易的实现方面,在期货市场上,我们通过永久合约进行对冲,没有接触到法币。第二, USDS无需承担美元的负担,只需确保 BTC的购买力即可。通过这种方式,我们希望将市场流动性归还给 BTC。不以美元作为 USDS的抵押品,而以“BTC/USDS”的汇兑价格作为市场的基础来实现 USDS,那么为什么每个人都有 USDT呢?但 USDT有个问题,它有机会把整个加密资产交易推到大多数政府的反对之下,而这一次,它有三个风险:首先,我们本质上需要一个记账工具,而币信则确保其对 BTC的购买力与现货市场价格保持一致。USDS由币信发起,算是⼀个倡议,我们可以在每一种平台上做相似的工作:,许志宏:过去两年间, ETH交易对和 LTC交易对都存在着,这几年分子并没有发生什么变化,但分母的变化却很大,整个市场的分母竞争非常激烈。如今,大多数以 ETH为货币本位的交易所都不再有特殊的交易区域,这是市场的正常变化。弗朗克·林:举例来说,除了货币圈,整个亚洲的货币只有两个分母, CNY和 JPY。例如, CNY对泰铢和越南盾的流动性就相当不错,除此之外,亚洲其他小国货币对其它货币的汇率也很不稳定。象柬埔寨那样,不分母,直接使用 USD。因此如果真想让一种货币实现了价值存储,就需要将其推到结算端,要能够在日常结算中使用这种货币。如今, USDT基本上都是美元,也就是草根美元,它为 ETH带来了巨大的交易量,超过40%,但这并不代表 ETH就有荣光。由于对 USDT而言, ETH是目前最好的选择,但并非永远, USDT一直在寻找下一个更快的公链。因此, USDT以外的稳定币之所以不能做这件事,是因为它规避了监管,因为监管很难让美元市场上的一个场外承兑和对 BTC的购买力同时做得异常平滑。如果只有一种选择,我们一定会选择 BTC。主题二支付,关键词:支付工具,-只有在切入切入切入的场景中,只有为切入的切入服务,才有真正的“价值存储”。弗兰克林:难道减半真的会导致房价上涨?先来看一看,像 OPEC这样的中东石油国家已经在高喊“减产”,但油价却比10年前下跌了约70%。因此,减少产量并非增长的原因,需求扩大才是原因。第二个问题是,我们需要通过像 USDS这样的稳定工具,将 BTC引入电子商务,并扩大需求。USDS我们绝对不会超发,因为我们的 USDS是用 BTC交易的方式进行交易的,然后进行 BTC结算,也可以直接在场外进行 USDS的交易。因此,我们基本上是通过推出 USDS这一凭证,让 BTC进入整个交易场景。货币信使的 USDS更接近于美元稳定币,它是全市场首个以 BTC为基础的“记账单位”,以 BTC为基础产生的透明记账单位,任何人都可以随时兑换1美元的 BTC。早在 BTC出现的年代,曾有过亚马逊支持 BTC支付的美好时光,后来由于用户不足和结算困难而无法继续。现在,我们希望借助 BTC标准的工具,如 USDS,来帮助 BTC进入更多的独立电商场景,成为最重要的支付工具之一,特别是在海外市场和跨境购物的环节。只要 BTC能变得更好,并能支持更多的同质同质交易和实体交易,并且不再抽走流动性,整个同质同质交易产业的财富才能真正增加,主题三大宗商品,关键词:互联网红利,结算,-没有平平淡淡,一切价值归于平平淡淡,一切价值都是平平淡淡,平淡才能创造的。弗朗克:以前我们也谈过,现在整个因特网行业只有电商才能成为一个大公司。因特网曾经历过三次红利,而这三次红利都是以服务为导向的大规模商品化,首先, Google、 Baidu、电商等门户发布了全球统一的广告制作和采购流程,将用户的注意力转移到第一批商品上,从而实现了“流量”的创造、定价和交易,从而完成了第一批价值创造。这等于创造了“流量/USD”或“流量/CNY”的交易组合,这种交易组合会带来红利和财富。以 Ayason为首的公司推出的第二波商品——“云计算服务”,将计算设备和运营安全等服务虚拟化为可量化收费的标准服务,支持了网站运营的全球浪潮,以及新一轮美国巨头的崛起,即“云服务/USD”交易对。此外,游戏、视频都是云端服务。接下来会是什么呢?这就是“泛算力的测量与交换”。矿池子是最基本的计算服务平台,交易对成为“计算服务/BTC”。呼叫计算服务的需求遍布全球,当我们无法以单一货币结算时,我们可以使用 BTC。将越来越多地需要计算服务,其中包括,而且不仅限于数据交易结算、资金清算,以及未来几乎所有的生产资料,统一虚拟化以消耗能源和算力。BTC是算力能源的天然产物,也是虚拟世界中最适合进行交易的最大商品——算力的结算凭证。现在我们对矿山的投资,对算力的投资,应该还处在很初级的阶段,第一波是法币清算,第二波是 BTC清算,这需要整个市场的共同努力。因此我们需要真正的将 BTC引入交易场景,正因为目前 BTC还没有实现,所以很多人会问 BTC是否是避险资产。避风港性资产是指在紧要关头,你愿意接受 BTC的投资组合,你会认为它能满足你的大部分需求,但现在并非如此, BTC现在也只算 USDT的投资。回到前面所说的交易对,只有 BTC成为了分母,整个产业才能向前发展。许志宏: BTC已经算得上用户很多了,比很多国家的法币用户都多,当然不能跟中国比。但是事实上, BTC对应用场景的推动并不像 ETH那么积极。货币信使团队就是这么做的,推动了 BTC的支付场景。弗朗克林:是的,从电子支付到全场景支付。但是这不是我们能够推动的,它需要整个市场的共同努力。目前我们所做的只是模型, BTC矿业本身就是一种非中心化的团体记账, BTC矿业池本身也是一种云服务模型和计费模型,但是,能否将这些模型推广到各个领域,仍然存在着挑战。之前每个人都叫BTC1000000美元,而现在每个人都叫1200006美元,这就是底气变得更少了,底气更差了?正如大家所知,现在整个市场在推动套利,一大批量化机构进来割韭菜,割 USDT。市面上钱就那么多,都往外抽,谁来填呢?我们需要更多的应用场景让每个人都能在这个池塘中操作,这是不可能的。否则,现在的减半很危险,因为 BTC减半意味着同样的成本,同样的收益。许志宏:比特币的设计非常有趣,因为它能让所有人在短期内都把成本不变的情况下,把收入减少一半,这是一项很有意义的设计,它能让人们把注意力集中在成本不变的情况下的资产上。弗朗克林:过去的一半是1。

提示:如果您觉得本文不错,请点击分享给您的好友!谢谢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