耐克单季巨亏50亿 股价大跌上热搜

耐克最近公布了其2020财年的收益数据。2020财政年度,耐克集团的收入为374.03亿美元,同比下降4%。2020财年最后一季的收入为63.13亿美元,截至五月底亏损7.9亿美元。令人担心的是,耐克大中华区的2020财年收入和净利润都出现了增长。图片/视觉中国,受疫情的影响,耐克3个月亏损近8亿美元,该公司6月26日公布了2020财年第四季度业绩(3-5月),报告显示,该公司报告期内恰逢欧美疫情高峰,实现营业收入374.03亿美元,同比下降4%。截止到今年五月底的2020财年第四财季,耐克的营业收入为63.13亿美元,低于预期的73.8亿美元,同比下降38.14%;季度净亏损7.9亿美元(超50亿人民币),同比下降179.88%,这对耐克来说是一个罕见的失误——在过去八年中只有两次未能实现盈利预期。受到这一消息的影响,耐克股价顺势下挫,截至美股收盘时,该股报93美元,为近一个月来最低水平。关于本财政年度业绩下滑,耐克解释说,疫情期间,线下商店大量关闭,批发客户的产品发货量下降了近50%,是其业绩下滑的主要原因。到2019年底,耐克在世界范围内拥有750家门店,其中384家位于美国地区。然而,随着疫情的好转,截至6月25日,全球90%左右的耐克专卖店已恢复营业,零售流量也在持续改善。在这些商店中,大约85%的北美耐克商店重新开张,但是大多数仍然选择缩短营业时间。另外,在欧洲、非洲和中东,大约90%的连锁店重新开业,而在大中华区,几乎所有连锁店都恢复营业。耐克集团持有现金、现金等价物和短期投资共计125亿美元,截至今年五月底,比去年同期增加了41亿美元。关于新财政年度的经营状况,耐克公司表示,由于疾病爆发给市场前景带来不确定性,公司暂时无法提供对未来业绩的预期指导,但预计库存水平将在2021财年第二季度恢复正常。早在3月19日,美国投资银行 Cowen就在其报告中预测,随着新冠军杯肺炎爆发导致全球许多商店关闭、 NBA等联赛全面停办,耐克集团第四季度的销售额将下降约34%,约35亿美元的损失。作为唯一一家在大中华区实现销售额增长的耐克公司,尽管第四季度收入减少了38%,但耐克公司在2020财年全年的收入却只减少了4%,从2019财年的391亿美元下降到374.03亿美元,原因是耐克公司在2020财年前三个季度的收入表现仍然不错。即使在今年第三季度,耐克中国区的门店也因疫情而全部关闭,当季销售额仍然强劲,销售额达96.1亿美元。据报告,耐克公司在大中华区的2020财年收入为66.79亿美元,占整个财政年度总收入的17.85%,比去年同期增长11%,连续6年实现双位数增长。与此同时,所得税前利润为24.90亿美元,比去年同期增长5%。此外,公司第四季度营收达16.47亿美元,同比增长1%,是耐克唯一一个实现销售额增长的地区。与疫情控制有关的大中华区亮眼成绩。耐克在二月初关闭了中国区的专卖店,但在三月中旬它开始逐渐恢复营业。相反,美国市场从三月中旬开始关闭,直到五月中旬才逐渐打开。全球超过750家耐克门店中超过一半位于美国,再加上欧洲、中东和非洲的关闭门店,即使大中华区的收入呈增长趋势,也无法抵消其他地区市场的亏损。如今,耐克在大中华区仍是几乎所有线下门店都恢复营业,而在北美,则是在85%恢复营业的情况下,缩短开店时间,在欧洲、非洲和中东地区,约有90%恢复营业。开疯狂的促销模式清库存,仅仅恢复营业还不够,耐克为了清库存,开折扣模式,这不仅仅是网上的,线下也同样是疯狂的促销。自五月以来,耐克商店已经开始了打折活动,比如清仓出货,以不同的折扣来提高销量。与电商平台相比,尤其是在天猫、京东等平台,早在4、5月就已开始了运动品牌的推广。与线下相比,电商平台商品更多,折扣力度更大。基本款、清仓款等耐克服饰叠加优惠100元以下就可以买一件,这样的情况下就不会担心销量了。六月一日618首日,仅天猫平台,耐克仅用2分59秒就突破1亿,成为最快破亿的运动品牌。尽管销售618的数据并不在第四季度的收益报告中,但在大中华区耐克公司却很受欢迎。网上折扣促销在中国区已经起作用了,耐克:把网上业务放在中心,这次爆发对耐克的线下门店造成了严重的打击,所以接下来的目标是将库存销售转移到数字渠道,耐克 CEO JohnDonahoe表示,这一做法在中国区已经起到了效果。不仅是在中国,耐克的在线销售平台也在进行着打折促销活动。耐克的数字业务在第四季度增长了79%,在线销售额增长了75%,尽管在线销售额仅占其收入的30%,但其前景十分广阔。并且,在整个2020财政年度,耐克的数字业务同比增长了49%,各个地区的数字业务都实现了双位数增长。以前,耐克公司设定的目标是到2023财政年度实现30%的数字销售额。由于耐克的疫情,耐克的这个目标已经提前三年达到了。而且耐克新的目标是,电子商务销售占50%的销售额。尽管相应的运输成本也会增加,但显然现在在线是最佳选择,约翰•多纳霍还说:“耐克将把网上业务放在公司所有业务的核心,同时它将投资开设更多的小店,使客户能够在小店内完成网上订单。顾客需要现代的、无缝的体验,从线上到线下,因此我们正在加速实践,以满足顾客的需求。耐克的官方小程序页面,依然受到机构的青睐,为什么?值得注意的是,即使耐克单季亏损50亿元令投资者大吃一惊,但也有不少机构对其持乐观态度。资管公司 AscentWealthPartners执行董事 ToddGordon表示,“我们认为,耐克很好地展示了其未来在中国的销售状况,也很好地说明了中国消费者的整体表现。耐克公司今年二月末在 Covid之后重开了80%的门店,并在整个本土和零售商店都关闭的情况下,很好地实现了向电子商务销售的转型”,它还预计耐克未来会加强其电子商务平台,同时, Gordon看好耐克接下来的布局,将买入执行价为105美元的看涨期权,并出售执行价为110美元的看涨期权,截止日期为8月21日。此外,目前投行对耐克的评级并未改变。Morgan JP保持着增持耐克的评级,最新目标价为104.00美元。在最新目标价119.00美元后,摩根士丹利保持增持耐克的评级。在最新的111.00美元的目标价中,瑞士信贷维持耐克评级为“跑赢大盘”,从以上消息来看,大型银行仍维持对耐克的买入评级,主要还是因为其增长逻辑没有改变,而这将继续为其带来业绩增量。首先,从大中华的需求来看,目前我国运动鞋服市场的规模和需求量都非常大,非常大。根据 Euromonitor的数据,我国运动鞋服市场规模为459.5亿美元,2013年为217.38亿美元,2019年为459.5亿美元,复合年增长率超过13%。与美国、德国、英国相比,我国运动鞋服市场规模增长速度自2015年以来一直处于领先地位,增长势头强劲。到2020年,受疾病暴发影响,人们外出运动减少,对我国运动鞋业产生了较大影响。但经过疾病暴发彻底控制后,人们的运动消费潜力得以释放,同时结合疾病暴发时期人们锻炼身体意识的培养、体育政策的出台以及消费升级等因素的刺激,未来国内运动鞋服行业仍将保持较高的增长速度,从而进一步激发市场需求释放。图为:万联证券,二是,从电商引流方面,耐克虽然在短期内通过电商引流缓解了疫情的影响,但同时在长期内的竞争优势没有改变。据悉,耐克是一家较早开始实施数字化转型战略的运动服装企业,其行动具有前瞻性,这使得公司能够在全球疾病爆发之际迅速作出反应,更有效地缓解线上线下店铺的负面影响。具体地说,在中国遭受疫情冲击之际,消费者需求并未消失,耐克迅速利用电商等渠道进行销售,并灵活管理库存,缓解了一定程度的线上线下损失。到第三季度末,所有耐克活动 APP的每周活跃用户比第三季度初增加了80%。移动应用 APP活跃度较高,商业 APP参与度较高,企业电商渠道增长30%,针对公司业务的最新动向,耐克在日本和韩国市场等地也采取了类似大中国区的应对措施,目前业务已基本恢复到正常运营状态。另外,维持耐克的增长逻辑主要体现在其财务水平对压力的抵抗能力。对耐克来说,在这场具有挑战性的疫情中,流动性并不是问题。公司财务状况一直较为稳健,长期维持着高质量的资产负债表,良好的投资级别信用评级,充足的资本来源,经营现金流量强劲。根据以上,不难看出,耐克虽然在与疾病暴发的关系中表现出较低的业绩,但是,基于其内在强大的增长动能,市场对其包容性还是很强的。海通证券研究员梁希预计,此次暴发后,体育用品的消费或将迅速回暖,原因在于:暴发客观上提高了公众对健康的重视程度,人们将更加积极地参与体育活动;在目前的经济水平下,健康的生活方式将受到更多人群的关注,而且消费者也有能力承担健身开支,而随着国内服装消费的逐步恢复,大众对体育用品的需求有望筑底回升。众邦国际服饰品牌业绩惨淡,除耐克外,目前多数国际知名服饰品牌也表现不佳。2020年第一季度,阿迪达斯营业利润下降93%,至6500万欧元;销售额下降19%,至47.53亿欧元(约53.2亿美元)。新冠肺炎爆发后,该公司大量门店(包括自主品牌门店和特许经营门店)关门,而其他门店的客流则大幅下降,从而对阿迪达斯的收入造成不利影响。在全球持续经营中,公司净收益下降97%至2000万欧元,2019年同期为6.31亿欧元。德国运动鞋业巨头彪马一季度业绩略高于预期。在第一季度,彪马经汇率调整后的销售额下降了1.3%,至13亿欧元(约14亿美元);营业利润为7120万欧元,下降了50%。在这些因素中,亚太地区的销售下降了12%,但欧洲、中东和非洲仍增长了3.5%,美洲则增长了3.1%。SKECHERS公司2020年第一季度的销售额是12.42亿美元,而去年的销售额是12.77亿美元。当季净利润为4910万美元,去年同期为1.09亿美元。H& M集团第一财季净收入增长8%,达到549.48亿瑞典克朗(约55亿美元),去年同期净收入为510.15亿瑞典克朗。税前利润增加了一倍以上,从去年同期的10.4亿瑞典克朗增加到25亿瑞典克朗。2020财年上半年,优衣库母公司总收入12085亿日元(约合111亿美元),去年同期的总收入为12676亿日元。在此期间,净利润为1004亿日元,去年同期为1140亿日元。2020财年第一财季, Zara母公司的销售额下降到33.03亿欧元(约37亿美元),一年前的销售额是59.27亿欧元。当季净利润为4.09亿欧元,上年同期为7.34亿欧元。2020财年第一季度, GAP销售额为21.07亿美元,同比下降43%。第一季度,公司净亏损9.32亿美元,去年同期净利润2.27亿美元。2020财年,维多利亚的秘密母公司净收入为16.54亿美元,去年同期为26.29亿美元。当季净亏损2.97亿美元,去年同期为净利润4026万美元。利维斯的第一个季度净收入为15.06亿美元,去年同期为14.35亿美元。当季净利润为1.53亿美元,上年同期为1.47亿美元。2020年第一季度, Lee母公司净收入5.04亿美元,去年同期净收入6.48亿美元。当季净利润为271万美元,上年同期为1541万美元。2020财年第一季度,Guess-Guess-Search的销售净额为2.6亿美元,去年同期为5.37亿美元。当季净亏损1.58亿美元,上年同期为2137万美元。资料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提示:如果您觉得本文不错,请点击分享给您的好友!谢谢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