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2020年下半场 比特币与DCEP开启新纪元

隔夜凌晨,美国联邦法院宣布,根据华盛顿特区(D. C.)法律,比特币被定义为“货币”。并指出,虚拟货币比特币是华盛顿特区货币转换者法案所涵盖的“货币”。华盛顿的首席法官 BerylA. Howell坦言:“货币通常是交换的工具,支付的方式,或者价值的存储。这正是比特币的本意。随后,比特币和以太坊价格出现了飙升。比特币突破了1万美元,以太坊突破了300美元。仅仅几天前,美国货币监理署(OCC)在7月22日发表的一封信中,提出了一项新政策。写给一家不知名银行的信中说到:全国性的银行和储蓄协会可以为客户提供比特币托管服务。银行业已经可以为客户提供其他数字产品的保护,包括“提供安全的网络文件存储、检索,以及协作服务,以提供包含个人信息的文档和文件,”所有这些都意味着比特币正从黑暗转向光明,但它真的能那么容易地成功转换吗?下一个十年或许就是以比特币为代表的“复仇者联盟”对抗法币的时期。而且对抗,常常意味着这将是一场无限长的战争。说到法币,必须提到美股。上周,美股波动不定,维持高位稳定,在26000点至27000之间徘徊。但 FANNG高科技公司作为领头股的股价却大跌,与美股指数呈负相关,创下2009年来最高水平。一种隐秘的信号正在告诉大家,恶魔的脚步已经悄然逼近。该公司股票总市值已超过标普500指数总市值的25%。那究竟是怎么做到的?回答很明显。在这场暴乱中,美国政府大手笔地释放了18.5万亿美元资金,这些资金通过企业发债从社会流向上市公司,它们继续用这些资金回购自己公司的股票,抬高自己的市值。正当美国各阶层年轻人疯狂涌入美股市场之际,各公司高管纷纷开始套现离场,这也是美国股市为什么一直徘徊不前的主要原因。为何高新技术股会出现高度集中?投资人年轻化推动市场向高估值巨无霸迈进。每次市场洗牌,由于经济不确定因素很大,而且年轻群体对新事物的理解都来自于网络,最终表现的结果就是资金会越加向龙头集中。大多数美国年轻投资者没有经历过存钱的日子,因此,他们很容易就把手中的筹码转移到资本市场,而大多数超发的美元最终会流入少数人的口袋,完成财富的再分配。同时,这轮以 FANNG为核心的股市暴涨提前下跌,预示着美股的无以为继。一但股市进入快速下跌的通道,股市很可能会带着美股一起下跌。由于类似于08年的雷曼时刻尚未来临,市场仍在持续上涨。大量美元货币超发的背后代表着美国政府作为场上裁判已经开始了自己的比赛,借着公司债回购股票,把已经炸开的地雷震落在地,让本已濒临破产的上市公司起死回生,继续将泡沫吹大。一旦泡沫爆炸,就会引来历史性的海啸狂潮,这是非常危险的。今后一段时间内,各大高科技公司都将公布财报,从开始下滑的数据可以看出市场出现了悲观迹象。但我并不认为美股市场会立即停滞不前,毕竟关键武器尚未出现。在泡沫破灭时,必然会出现一个决定性的市场拐点,这一点来自于美元流动性的终结,以及美国中央银行何时决定收缩流动性,将决定市场拐点的出现。例如,开启利率上升周期。纵观历史,最后破灭泡沫的都是流动性的逆转。如今,美股市场还是少杀多,一旦反转,就会转而多杀,然后出现大规模的踩踏,结果必然是数千万投资者倾家荡产。我个人认为,这一时间点将出现在2020年底2021年初。说到底,美国11月大选已经结束,市场没有义务继续保持强势,流动性必然走向终结。但在市场情绪开始逆转之前,会有先兆。这一时间点很有可能出现在9月底10月初,由于股市暴涨,整个过程中美股的涨势都是空头主导,这意味着必然会有一轮暴跌。而且这一轮的暴跌很有可能以中美摩擦的加剧为引爆点。而就在最近,A股的涨势几乎吸引了所有朋友圈的头条,之后上证指数在3500点左右突然停住,跌到3190点左右,大家开始恐慌,其实回到故事的开头,所有的情节都是有脉络的。同一时期,我们看到,各大上市公司高管纷纷开始套现,市场有所复苏,但并未普遍好转。春江水暖鸭先知,聪明的人总会提前上岸。由于中美摩擦加剧,以及全球流动性在2020年底结束,很有可能没有人是孤家寡人。然而,正是中国政府对这次暴发采取的量化宽松政策是目前全球最低的,并且在三天前就已明确表示,不会进一步放松流动性,而只是为了稳定经济复苏,维持金融条件宽松。参加国内政策讨论的人士还说,中国央行希望避免过度刺激带来的副作用,如债务激增和房地产市场泡沫等风险,这表明中国已经对未来形势作出了充分判断。假如2020年时肯定会发生堪比1929年全球金融海啸的灾难,那么从30

000点高空坠落的危险肯定远大于从3000点高空坠落的危险。事实上,这个故事的开头已经决定,2020年A股必然不会出现持续大涨。把2020年作为思考未来的起点,我想,正是一个二级货币市场,如中美两国的股票市场,出现分叉的时候。如果按30000点来看,2024年至2025年,美股将下跌90%,并最终回到3000点左右。而且,A股在2021年可能下跌的低点将在2700点左右。长远来看,中国将照搬以往美股所走过的老路,在过去的45年里,道琼斯指数已增长30倍,这是1975年上一轮经济周期的大萧条周期道琼斯指数的最低点。而这也正是我之前在许多文章中所强调的关键点所带来的必然结果:人类社会只有三个变量,即人口红利、经济周期和科技创新。与此相伴而来的,也是一股巨大的移民浪潮,这股浪潮在上世纪初是美国历史上的第三次,美国总人口达到一亿,从1820开始计算,到1920年的100年间,每年都有超过20%的美国人口增长。美利坚民族性格的形成受到美国历史上三次移民潮的深刻影响,欧洲白种人的底层和摩门教徒构成了社会忠诚的基础。此时,恰好是上一轮经济周期进入衰退周期,而人口增量则进入到一个阶段顶点,出现了人口红利的断层。而另一方面,蒸汽机时代已经到达了历史的顶峰,开始衰退,电气化时代尚未展开。移民浪潮带来了巨大的人口红利,决定了美国能够在短短的一百年内迅速崛起,取代英国成为上个世纪最大的经济力量,并为其后的世界帝国奠定基础。从最初的1亿人到现在的2亿人用了一百多年,只用了47年,到1967年11月,美国人口突破了两亿,正好对应的是上一轮衰退周期,再次进入衰退中点,人口红利再次出现断裂。2006年10月,这个数字达到了3亿,也就是本轮经济衰退周期。也就是说,美国的人口红利在这一阶段出现了前所未有的断层,联合国预测美国将在2050年后达到4亿人口的时间间隔。而与此相对应的,则是下一个经济周期,不要看到都是一亿一千万的增长,增长率一直在下降,事实上,美国的人口红利在2010年达到顶峰。在20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我们看到非裔黑人、南美洲墨西哥人等大量涌入美国,随后又出现了韩国人、印度人和中国人等亚裔群体。这正是导致当今美国意识形态大分裂的原因所在,美股和美国梦是过去45年来唯一能够融合所有民族和宗教的意识型态。梦并不可怕,因为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你会感觉到快乐,并能用别人的故事麻醉自己。糟糕的是梦醒了。一百多年来,美国经历了两次经济周期,都是主宰者,其中至少有五六代人将美国梦的记忆传给下一代,一代接一代地向你们讲述美国的伟大。实际上,说得更可怜,这是一种错觉。整个美国的历史也不过短短的两百年,时间就是如此,诚不欺人。假如我们将整个美国历史看作是一只股票,你会发现,在如此短暂的时间里,文明的爆发,往往意味着更长时间的暴跌。假如说400年是美国的国家大周期,前200年已经结束了复苏和繁荣,2020年至2024年则可能成为繁荣的顶点,随后的200年则会走向衰退和萧条。只需将周期延长,人类所有的行为和规律就可预测,短暂的社会变化不过是沧海一粟,一切的尺度,只需时间。谈到时间,恰巧是在中国这边。在过去30年中,我们看到中国完成了大量的居民储蓄,包括银行存款和房地产建设。实际上,在20世纪70年代之前,美国也经历了这样一个阶段:在把75%的储蓄率用于房地产投资之后,它转向了股票金融投资。若以2020年3000点为基准,比照美国,上证综指未来的升幅可能在90000点左右,即30倍左右。但是,出于某些原因,我倾向于认为时间将缩短一半,而时间点可能出现在2044年前后。与以往美股的走势不同,本轮A股的上涨必然在前期是由价值股带动,后期则是以成长股为主,即各类高科技公司的股票为主,这种股票在未来25年的繁荣将加速推高整体估值,毕竟高科技公司的股票比传统公司的股票估值要高得多。而新一轮经济周期的核心主题将是科技金融,这也正预示着股市和数字货币市场在未来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会并驾齐驱。从个人角度来说,我认为股票市场最终会让位给数字货币市场,因为股票作为价值流通的凭证,在应用场景中不能直接使用,游戏规则是由政府制定的,但在其中存在着大量可能导致信息不对称的细节。原本股票是二级货币市场,是各国法币本位的再体现。随着计算机网络的发展,数据价值的分配问题将成为未来社会发展的一个主要矛盾。而且解决数据价值分布问题的核心工具是数字货币。它能加快流通,降低政府行政成本,具有广泛的应用场景,而且全社会都能大规模购买,根据数字货币本身的流通性,可以估计它在全年的流通情况,以一种全球不间断的方式来吸收大量人口增长。不仅仅是国内组,还有更多的国外组用户也将加入进来。对中国政府来说,这一切都可以用 DCEP来解决,只要用 DCEP进行交易,就能解决链上所有数据的问题,使数据的所有权回归链上,而政府只对流量的入口和出口进行控制,完美地解决了隐私和监管的矛盾点。今年,中国的人口红利已进入拐点,人口老龄化第一次超过了新生儿。接下来的5年将是非常关键的,我认为政府会逐步开放生育,如果放开的话,我相信中国也会有至少5年的人口红利期,我认为,中国的未来不会像美国那样引进非洲黑人、南美人和东南亚人来实现移民潮,这不利于意识形态的高度统一。中国人口的持续增长更有可能成为现实,再通过“一带一路”把这些人口留在本国,为社会做出贡献,无需移民也能实现全球化。未来的中国将开始一个以国内需求为主的全面转型时代。也就是说,在很久以后,中国将向世界各国开放其内陆市场,获得世界上最顶级的技术、最顶级的产品和最顶级的人才。与此同时,它也意味着我们可能会走向一个既能代表货币又能代表长期投资盈余的长期贸易赤字。这一过程中,人民币逐步走向国际化。该 DCEP的诞生恰逢其时,这也为人民币去美元化做好准备。只要将 DCEP固定下来,人民币就足够了。许多人认为,全球化已经死了,这是非常狭隘的观点。“私链”和“联盟链”的区别,是美元与人民币国际化的根本区别。全球化时代更关注美元本身、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美国黄金强行锁仓,这都是携君子使诸侯的开始。迫使所有国家与其一荣俱损是过去美元霸权的常态。人民币时代的全球化,就是把数据,人才,货币留在本国。用 DCEP的形式,投资本地,共同做大做强。全球化是必然的,升级版的全球化也是必然的。在经济大萧条拐点到来之后,国家一定会给国企、民企和外企以同等的国民待遇,让世界都能共享中国在未来50年内爆发式发展的机会。现在应该是2024年的时候了。同样是在这一时刻,以中国为主导的东方意识模式将逐渐取代我们今天所看到的西方文化,而在百年之后,东方文明又将再次成为全球文明的主角。在接下来的20年里,全球化角力的核心将发生重大变化,从原来的中美角力,逐渐演变为以中国为节点的“联盟链”国家联盟和美国“私链”下的旧经济力量之间的平衡。选中国,就是选自主发展、共享成果、携手共进。选了美国,意味着未来的机会越来越少,国家经济也会长期处于衰退状态。归根结底,美元的衰落是历史的必然,最终会让位给以 DCEP为首的全球化2.0,开启人类新时代。而且比特币正如其时代一样出现在历史的拐角处。2020并非是比特币成为主角的一年,它更像是一个预热期,即将到来。

提示:如果您觉得本文不错,请点击分享给您的好友!谢谢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