矿工如何多次穿越牛熊?

“百团大战矿业峰会”由嘉楠、贝宝金融和友矿集团共同主办,以黄金财经为共同主办方, Nova Club和 Veryhash为特邀嘉宾,于3月31日晚举行。减半场于3月31日晚落幕,揭示了深水矿圈的漩涡,下大饼减半风,矿主币霸掌舵,坐镇六大媒体观察团!三月三十日晚上,我们荣幸地邀请了矿圈四大名流神鱼、江卓尔、星空和王立来我们的直播间。这里有对话的精彩部分。

主持张可淇(矿业峰会主办方):近期,市场热点。

相对于黄金,比特币更安全。随着这场大爆发,去杠杆化,以及 Bitmex技术上的死亡循环,导致币价跌至3800点,以及传统金融立即面临美国中央银行大规模印钞量化宽松,我们如何看待比特币是风险资产还是避险资产?

Cobo的联合创始人和 CEO-F2Pool:F2Pool:

我们不能简单的认为这是一个风险市场或避险资产。所有中央银行都在为“黑天鹅”事件印钞,

由于比特币有7x24小时的高质量流动性,因此面临抛售压力。

但整个市场的流动性危机仍未得到有效缓解。我相信,在流动性得到充分缓解的情况下。

比特币和类似于比特币的数字货币仍将是抗通胀的资产。

莱比特创始人-江卓尔:首先,比特币肯定不是一种避险资产。

这是一种归属。

非常典型的比特币风险资产。

其理论基础是哈耶克的《货币的非国家化》一书,其中认为信用货币与法定货币之间应存在充分竞争。在区块链中使用数字货币可能会解决许多法定货币存在的问题。这一理论的基础是,人们对价格的反应就是跳跃性的,当价格上涨时,人们跳跃100倍,当价格下跌时,人们可以跳跃80%-90%。事实上,“比特币是避险资产”的表述实质是

比特币是一种对冲货币。

"。比特币能够成功地对冲法币带来的部分风险,但在法币出现问题时却无法完全对冲所有的风险。从这种意义上说,黄金可以更好地对冲系统风险,但比特币并没有起到储存价值的作用。在比特币被大量使用之前,它是不会储存价值的。

贝宝金融联合创始人-王立:比特币应该不算避险资产,主要是因为盘子太小了,按照传统定义,更多的是一种替代性资产。实际上,312暴跌有几个阶段。

首先是“新经济肺炎”引发了一些恐慌,触发点是3月7日 OPEC谈判导致油价下跌,美股里边权重较大的新能源公司股价开始下跌,并开始出现一些流动性危机。股市下跌,但黄金却上涨。因此,我们看到,在危机初期,传统避险资产实际上上涨了。在上升到一定阶段后,我记得当时还发了一个朋友圈,黄金涨到了1700美元,是近几年的最高点。随后,金价从1700下跌至1400,这一阶段真正的流动性恐慌来临,所有资产都下跌,不仅是比特币,黄金也大幅下跌,从1700下跌至1400。比特币价格从7000涨到3000,其实还不错,因为它本身就有一定的杠杆作用。

所有人都抛售所有资产,反而显示出比特币的流动性好,7x24小时交易,全球没有涨跌停板或市场限制,因此比特币下跌,并触发场内杠杆。

此次危机并非表现在比特币是否具有避险资产,而是表现为流动性危机。事实上,比特币对于许多事件,比如地缘政治,主权信用危机等等,都有一定的对冲作用。尽管中本聪创立比特币的目的是货币,但在现阶段,比特币还不是货币,

还有另一种替代资产(alternative asset)

…与此同时,比特币也具有黄金的储值特征,从其与黄金自3月以来的走势可以看出。

货币信使-星空:

我非常同意你的看法。由于缺乏监管所带来的问题,比特币价格的波动性和流动性日益减少。但比特币作为去中心化的价值存储和超主权虚拟资产,具有避险功能。现在比特币的价格也在上涨,

即使没有去杠杆,这一次也不会造成如此巨大的下跌,因此比特币在长期内仍然具有巨大的避险功能。

如果对不受监管的资产进行杠杆化,你的风险肯定会非常大。作为资产配置,比特币是一种避险资产;但从杠杆作用和借贷功能来看,它是一种风险资产。这次下跌,

货币流动性越小,就越不值钱,比特币越值钱,马太效应就越明显。

主持人张可淇:3.12事件发生后,巴菲特一生经历了5次熔断,我们一个月经历了4次,当天上午9点比特币暴跌42%,对我们今年后继的币价走势有什么影响?你如何看待这次加杠杆和去杠杆的金融周期,对矿工们有什么建议?和你之前的成功与失败一样,你是如何坚持下去的?

Cobo的共同创始人和 CEOF2Pool:简单地说,这是一件很好的降低风险的事情。

假设在三月十二号,而不是在两个星期内,币价大幅下跌,难度降低一半,而整个挖矿市场和难度都将发生变化,那么大量的矿机将无法支撑如此高的电费费用,必须关闭,比特币网络也将变得拥挤。因此。

这一年减半的风险将提前释放。

第一个好处是比特币的网络安全;目前看起来难度也在降低,促使矿工使用更好的矿机。

在随后货币价格的冲击下,这种下跌可能是不利的,因为可以非常迅速地将比特的低点拉低,从而形成一个较好的底部支撑。就杠杆和去杠杆的循环周期而言,比特币也是在加剧金融化过程中的演变,因此我们有许多金融衍生产品和加杠杆方式,整个挖矿业的利润率也在逐渐下降,从过去几个月暴利逐渐回到正常水平,因此导致许多矿工朋友利用杠杆工具而忽略了其风险,而且比特币仍处于市场的早期发展阶段,缺乏监管,因此造成了大幅暴跌和黑天河事件。在使用杠杆工具之前,我建议矿工朋友们先预想一下自己的风险敞口,然后利用适当的金融工具来对冲自己的风险敞口。

尽管这是很小的概率事件,但却经常发生在货币圈,所以

确保你自己没有太大的风险暴露!

Libit创始人-江卓尔:

第一,光有精神是无法坚持下去的,必须事先有准备。刚才提到的矿工杠杆爆仓的情况,其实也不错,因为大多数矿工的借款抵押比率是65%-70%,借出去的钱都是用来偿还电费/买矿机器的,拿当时币价的6-7折和现在的币价相比,其实也是不错的。熊市中,能自己建矿,拿低价电,像我这样的人,其实很重要,因为这样我的矿机就不会关掉,而别人低价甩卖时,我也可以去买。尽管说投资矿场和购买矿机比购买货币回本的时间要长,但建矿场能增强资产组合的抗风险能力,降低冲币价下跌的风险,

早作准备,单靠精神是无法坚持下去的。

贝宝金融联合创始人王立:

这是一个老问题了。对杠杆作用这件事,我没有改变态度,

控制手段本身并不是好与坏,而是使用者需要提升他们的风险认知能力。

那就好好利用杠杆就负债周期而言,数字货币是快速循环的产物。简言之,贝宝成立于2018年底,那时正好是上个熊市,币价在3000-5000美刀之间徘徊了3个月左右。由于当时没有太多的数字货币质押贷款机构,也没有人为矿工提供支付电费的服务,因此贝宝开始做这方面的生意,在币价低的时候接了不少客户,在2019年币价高的时候,贝宝的客户赚了大钱,因为矿工是通过借贷购买矿机,在低价时支付电费,同时把币值保住。在低价时,贝宝引导客户去杠杆,把握好债务周期,在2019年上半年为许多客户带来了巨大的收益。

截至2019年底,今年2月,我们看到 USDT一周内的贷款总额达到了5000万美元,机构间贷款也迅速增长,从原来的4-8个点增长到16-18个点,贷款成本翻了一番。这也只是机构间的 Cibor,以及区块链版本的 Libor利率,所以当时交易所的融资利率是36%,仍然是单一方向的。每个人都是在借稳定币来做多,这个时候用错了方向,用错了杠杆。

在二月份疯狂加杠杆的时候,矿工所占比例也在下降,因为很多人在套利,当时期货和现货的溢价非常高,最高达到年率50多%,即使把30%的利率借给 USDT,也可以套利50%。他在有效市场中的风险非常小。一个星期,我们释放了五千万,可能有四千万是套息。相反,还有一些大客户做了一些反向杠杆,就是在9000-10000做了套保产品,然后他就会非常舒服地度过这段时间,因为把一个月的钱都卖掉了,甚至S9也不用关机。

因此,我想,人性是恒久不变的,所谓的贪婪和恐惧,在区块链市场也许会更快些。用杠杆,用对方用的时机,其实这是一件好事。这一行业去杠杆太暴力了,传统金融加杠杆和去杠杆至少要10年,而比特币只要2天!

此次事件之后,如神鱼老板所说,我其实更看好后市。无论爆发的方向如何,传统中央银行的干预,实际上对比特币都是有利的。与比特币市值相比,美联储的 QE规模是巨大的,因此我将更看好后市的币价走势。此外,美联储推出了无上限 QE,这实际上损害了主权信用,如果加上一些重要国家的主权违约事件,这将是一项根本的利好,

在中本聪的描述中,比特币将会从具有黄金属性的另类资产或避险资产转变为“去中心化”货币。

因此,与二月相比,我更乐观。

主持张可淇:那么您认为目前可以利用一些金融产品进行抄底,或者利用结构性产品,现在这个时候您有什么建议,给矿工们去利用金融产品?

王立:贝宝金融联合创始人

实际上,主要还是要看每个人的风险承受力不同,以及数字资产占整体的比例。现在正是抄底的好时机。与此同时,不仅数字货币资产的投资方向只有一个方向,而且有许多金融产品可以让客户投资于市场波动性(如卖出期权)、投资时间性(如固定收益和期权产品)。即使收入少了,杠杆也少了,能活着不出局也是好的。

主持张可淇:各位大佬,你们过去也是经历过几次牛熊,相信也有很多时候是对信仰的挑战,以及想要放弃的时候。所以,你们如何才能坚持自己的信念呢?

货币信使-星空:

由于我们的年龄都比较大,主持人首先问我这个问题,哈哈。我们经历了许多次暴跌,主要问题还是市场不规范,许多人为操纵因素在发酵。还有一些杠杆的风险也会产生,使用好杠杆,正确的进行对冲,放大资金的效用,也可以成为一个很好的工具。对矿业而言,大家慢慢都回到了正常的平均利润水平,暴利的机会也慢慢变少了。只是这里的人参与的矿业比较早,所以经营矿业比较有利。这次暴跌实际上并非“至暗时刻”,事实上,在1月、2月杠杆利率较高的时候,币信还提出,货币价格可以上涨的可能性很小。经过这样一个去杠杆的过程,整个行业也比较健康,趋势比较稳定,下跌的可能性比较小。

矿工们相对来说更辛苦了,因为除了币价暴跌,还有减半的新的矿机迭代。在未来,随着神马、阿瓦隆、芯动等矿机厂商的竞争,矿机的更新换代将会越来越快,我想每隔两年左右,矿机将会被淘汰。早期我们曾以为S17将是最后一代的7纳米矿机,但S19和神马M30都很快就出来了,我们可以看到技术的不断进步。

挖矿机的效率也将遵循摩尔定律,每两年挖一次矿机的算力也将增加一倍。在这种环境下,采矿者必须把回本周期控制在两年内,

如果超过两年,风险将是非常大的,因为没有人能保证在两年之内,新的矿机不会出来,而旧的矿机将被淘汰。煤矿工人更需要配置煤矿资产,进行资产多元化,通过各种方式设法降低电价。

但愿矿工们能尽最大努力控制风险,不要下注太大。

Cobo的共同创始人和 CEO-F2Pool: Cobo:

说实话,现在还不算到黑暗时刻,现在的价格大概在6000-7000左右,和去年一月初差不多,基本上就是我们调整的时候。但这一年的特殊之处就在于减半,加上价格的下降,矿机的更新换代都被叠加起来。事实上,我们也从历史上观察到,在2012年比特币首次减半,可以看出,当时算力的变化也是非常可怕的,而且当时还有显卡转换成 ASIC卡的过程,在暗无天日的长期币价下跌中,有很多矿工被洗出。

而且其余的矿工,也都咬牙切齿地坚持下去。

提示:如果您觉得本文不错,请点击分享给您的好友!谢谢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