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in Hill Research | Carrie译文--可用性和波动性阻止比特币成为交换媒介

只有技术和时间可以改变,原文作者:费尔南多·厄尔里奇|奥利地学派经济学家,巴西加密货币专家,授权译者: Carrie| Chain Hill Capital,原标题:《易用性和波动性阻止比特币成为交换媒介》,https://medium.com/@Ulrich_98986/why-money-has-value-and-spending-bitcoin-is-senseless-d2390127dc34。这个系列共有五个章节。第一部分介绍了货币经济学与货币演化阶段。这也说明了为什么货币的价值来自持有现金的意愿。但这并不意味着反对使用比特币进行商业交易,或者说,它只是作为价值存储物,而不用于交换。但我的确认为,由于易变性和可获得性问题(例如,确认时间、费用、交易吞吐量、可用钱包和托管等等),目前试图在日常业务中使用比特币(或任何其他加密货币)没有什么意义。可用性问题可以通过技术来解决,包括更好的软件,应用,支付协议,二层扩展方案等等。而且波动性问题需要靠时间的积累带来更多的认知普及和更广泛的接受。第一,让我们从容量的角度来理解可用性,不能以指数方式扩展比特币基础层协议。可以实现线性和增量扩展,而且它还会不断升级,以适应更大的吞吐量,并进行其他优化。但如果比特币想要拥有数十亿的用户,它就必须进行指数扩张,而区块链并不能满足这样的需求。为了实现这个目标,任何声称可以实现的加密货币都会牺牲一些区块链的关键特性,而这些特性的创造者通常不会透露,甚至不会意识到。由于链上指数可扩展性具有最高的安全性和去中心化特性,因此必须进行工程上的折衷。和因特网协议栈相似,许多区块链项目都在竭尽全力避免协议的分层开发。尽管本论文并没有对可扩展性进行技术上的讨论,但由于这个概念与价值存储和交换媒体的争论密切相关,所以也就不可避免了。在比特币链上技术约束问题上,合理的解决办法是基于比特币构建协议。闪电网络(Lightning Network)是目前为止最有希望的二层解决方案,它能够增加交易吞吐量和减少确认时间。对于扩展性问题,它并非唯一的去中心化和信任最小化的分层解决方案。多数人不理解闪电网络并非货币网络,因此闪电网络协议不会创造新货币。这只是一个支付网络,既没有货币发行,也没有货币流通。BlueNetwork通过转移链上余额的所有权来实现支付路由,这种路由使用加密技术与比特币链接,即网络上特定的“无开销交易输出”(UTXO)。BlueFlueNetworks是基于像 eCash这样的先驱者的想法建立起来的。 eCash允许私人的、不可追踪的支付,无论是通过其系统内的本地货币(也就是“CyberBucks”)还是国家法定货币。通过这种方式,支付网络能够提供更大的容量和更好的隐私。分级发展会使比特币与现有金融系统相似,但这种相似仅仅是从功能的角度来看。就安全而言,两者有很大的区别,因为比特币货币秩序中不可避免的信任第三方(如果有的话)将会减少。各国的法定货币在设计上是不可扩充的。而金子本身是不能膨胀的。从本质上说,银行是一个基于法定货币的支付网络,它可以实现法定货币的指数扩张用途。PayPal是另一种支付网络,使法定货币在数字世界中得到更广泛的应用。虽然经济学家认为商业银行是凭空创造货币的,但他们并不这么认为。首先,银行发行负债,或存款,可随时兑换回法定货币(基础货币)。债务是一种支付承诺(类似于链上交易),只有当纸币被赎回(类似于链上交易),才会得到清偿。储蓄是一种可以随时兑换成法定货币(基础货币)的承诺,而资产则由银行持有。这类资产的流动性、到期日和违约风险各不相同。为了充分、谨慎地履行偿付义务,银行必须利用市场上可以接受的手段,如现金、证券、贷款等,来管理其流动性。所以,虽然个人在经济活动中使用活期存款进行交易,但活期存款本身并非货币。银行存款可以作为货币,但其本质上是一种支付义务,因此给予商业银行债务(活期存款)这种特权(法定货币地位)是荒谬的,所以我们目前的金融体系有各种各样的支付网络(层次化、平行化、附属化,而且常常是相互重叠的),充满了(不论好坏)可信赖的关系。这就是闪电网络的不同之处,因为它的支付渠道不是一个支付承诺,而是一个双边合同,它是由巧妙的加密技术驱动,并由比特币链中特定的 UTXO绑定而成的。展望比特币堆栈协议的发展,从功能的角度来看,它与现有金融系统的相似性包括:(1)基础层协议(即强力货币、基础货币和外部货币):黄金、法定纸币和比特币。2)二级和外层协议(或支付网络):银行,金融机构, PayPal

ApplePay,微信支付和闪电网络。以法定货币(或黄金)为基础的金融系统和以比特币为基础的金融系统之间的区别在于安全模型,即,受信任的互联安全模型vs.最小化信任的网络安全模型,或者,集中的信任安全模型vs.分布式无需信任的安全模型。这一区分适用于基础层协议(法定货币与比特币)和外层协议(BlackBerry Network)。然而,黄金的“基础协议”与比特币更相似,因为它不是任何人的债务。所以,闪电网络用加密技术复制传统银行系统的说法忽略了它们之间最显著的区别。前一种网络是最不公开和最不可信的双边合同网络,没有任何一方单方面保管基础资产。后一种网络是一个封闭和可信的网络,中央机构和客户在合同中同意转让所有权,对基础资产进行控制,并承诺立即支付(简言之,即银行和储户之间的关系)。因而闪电网络支付通道是具有同等权利的双方之间的合同,而银行和储户之间的合同属于债务人和债权人的关系。既然我们已经了解了这两个金融系统之间的相似之处,那么下面我们就来回答如何使用比特币作为交易媒介这一问题:现在,当你通过银行或 PayPal付款时,你会不会说你在使用美元?汇款时是否将美元作为交易媒介?钞票实际上不会被交给对方,是吗?因此,在这场交易中,美元并不是交换媒介。这是一笔“即时付款承诺”的所有权转移交易。上述论述在技术上是正确的,但在实践中却意义不大。比特币现金的支持者们,就是利用了这种推论,即,比特币在链外交易意味着它不会被用作交换媒介。货币的确是交换的媒介,美元也是,但这并不意味着经济中的每一笔交易都应该直接用纸币(或者黄金,或者链上的比特币)进行。这一方法不能推广,因此,我们需要使用支付网络,而支付网络必须与法定货币挂钩(或者由它来支持)。那就是说,我们用实物货币还是通过支付网络来支付,若仅当纸币(或黄金)被双方实际转让时,才能体现货币的交换媒介功能,则可以认为货币很少被用作交换媒介,尤其是在现金支付日益减少的发达国家。当前,基础货币与日常经济生活脱节,从基础货币的角度出发,对中介交换功能是否存在缺乏现实意义。大部分支付不是用货币支付,而是用货币计算,用货币支付。钞票是我们现行金融体系的基础(即货币标准),而支付网络(即链下)则运行在其之上,并对其进行结算(即链上)。这一体系中,美元是价值存储物(尽管长期来看很不稳定),也是交换媒介和价值尺度。这个模型也适用于比特币金融系统。比特币可作为价值存储、交换媒介和价值衡量(至少理论上有可能)。但这并不意味着每一笔交易都要有一个链条。比特币能够(并将)作为交易的媒介。但是,长期而言,在支付网络上可能会发生大量的交易,而这些交易转移到链上余额的所有权上。这种所有权可能是,也可能不是支付承诺(也就是说,闪电网络和传统银行可能同时存在,正如当前的中央交易所一样),然后通过 UTXO在比特币链上重新结算这些所有权。现在,比特币已经成为一种非常安全,流动的全球交易方式。在大型交易中,根据萨博的说法,比特币是一种极好的“财富转移媒介”。但是,频繁的小额支付可能会主要通过支付网络完成。他们不需要使用真正的比特币,而是以比特币计价,用比特币作为结算资产(例如闪电网络或其他信任使第三方最小化),支付承诺(可信第三方)。在这一意义上,基础协议可被视为最终结算层,在这一层中,通常只进行大笔交易,而第二层可满足经常付款和小型付款。这样,我们就回答了如何用比特币作为交换媒介这一问题。下面我们来讨论另一个基本问题:波动性。在2012至2015年间,使用比特币作为支付方式的商户数量不断增加。Bitpay和 Coinbase最初的作用是作为一个中介或支付网关,让客户使用比特币付款,商家也可以选择接受当地法定货币或比特币。自然地,大多数商人更喜欢当地货币,对于这两个公司的主动行动,我很欣赏。但客观地说,没有哪个理性的商人愿意冒着日常运营的风险,在几分钟之内就持有了大量波动不定的现金。虽然最近几年比特币的价格波动有所下降,但它的波动仍阻碍着传统的商业接受和持有比特币,尽管比特币的波动性有所下降,但相对于法定货币来说仍是相当可观的,如果商家由于对比特币缺乏信任,不愿意忍受其不可预测的短期价格波动,因此他们不会持有比特币,因此他们对比特币没有需求,也不会推动其价格稳定。相反,他们一收到比特币就会立即把它重新投入市场,这实际上意味着对比特币的需求会减少,因此,在这个阶段,迫使商家接受比特币是徒劳的,不应该成为比特币社区的首要任务。目前推动比特币在交易中使用的承诺已经本末倒置。第一,我们需要将比特币作为一种有价值的存储方式。交换媒体的采用也将很快自然地跟进。所以,我们不能仅仅让商家允许顾客支付比特币,而应该让商家让顾客支付比特币,并将其作为现金储备。因此,我们应该如何摆脱商家因波动而不持有比特币,而需求不稳定而不持有比特币这一循环陷阱?解决方法包括教育和理解,可靠的协议开发,以及最重要的时间。接下来,我们将讨论这一点。当所有其它条件都相同时,总是倾向于使用更为通用的(流动)交换媒介。除非比特币大大降低了交易成本,或者商家能够理解这项技术的潜力,并希望通过持有比特币而获得未来的增值,否则他们不会愿意接受比特币而非美元(或当地法定货币)。从 PeterSchuda的分析中可以看出,有三个因素会影响交换媒介的选择:狭义上说,流动性、价值储存和交易成本。但是,广义地说,这三个因素都可以看作是交易费用。第一个问题是狭义的交易成本,它包括手续费、储运成本、确认成本、拒绝审查成本、对手方风险以及合规成本。目前,与现有基础货币相比,比特币在很多方面都有了明显的改进,这为用户减少了狭义上的交易成本。这种现象在跨国界支付中尤其明显,比特币是比纸币或黄金更好的交易媒介。在跨境支付中,纸币和黄金都使用支付网络(链式下),而比特币则使用链式上的基础货币进行跨国交易。但是,在许多日常支付场景中,比特币并不具有相对优势,无论是使用基础货币(链式)还是通过支付网络(链式外)。由于在绝大多数法域内,通过现金、银行系统或其他方式(如信用卡和借记卡或移动支付)进行国内交易可以实现无摩擦、几乎即时的交易,现有金融基础设施的大幅改善只是时间问题,因为加密货币和区块链技术给金融界带来了更多的竞争。尽管经过改进的交易成本下降了不少,但仍不足以缩小比特币价格差距。但在其他领域,比特币很可能继续保持其优势地位。任何金融系统都不能如此开放和具有包容性,因为任何人进入这个网络都能在几秒钟内开始交易,而且还能抵制审查,审查适用于基础货币和支付网络(例如,链上和链下)。单就狭义而言,降低交易成本本身就会影响货币选择。但在激烈的竞争中,其作用是有限的,而且是短暂的。虽然比特币的狭义交易成本低于纸币或黄金等基本货币,但考虑到整体(广义)交易成本,数字货币在日常交易中并不吸引人,回到流动性和波动性的问题上,比特币的价格依然不稳定,而且难以预测,这极大地阻碍了它成为人们普遍接受的日常交易媒介,并为企业和个人所持有。当前,只有那些期望比特币能长期维持价值或升值的人才会接受比特币支付,并把它作为现金储备持有。他们这么做是因为他们有很强的吸引力。

提示:如果您觉得本文不错,请点击分享给您的好友!谢谢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