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lo New World 写在 Conflux 网络 Tethys 上线之际

大海是神性的源泉,-荷马《伊利亚特》卷14,第200行,大海,无边无边,自古以来,以其浩瀚而神秘,不断激发着人类的想象、探索和冒险精神,将我们置于陆地上,并一次次召唤到它的面前。大海孕育的不仅仅是神灵,还有生命和人类文明。从古代起,人类就对海洋着迷。与其他内陆河流文明不同的是,古希腊人是依赖海洋而生的,作为世界上唯一已知的古代文明,古希腊文明对蔚蓝的大海充满敬畏和好奇。《赫西俄德神谱》记载,天地源起,万物始于混沌。Pontus深不可测的海洋,是最早的海神。地神 Gaia怀孕于天,她诞下12个泰坦。十二泰坦之首 Oceanus河流之神,是地球上往复循环的海洋系统。泰迪斯沧海女神,十二大泰坦之一,孕育了地球上所有的河流,以及三千个海洋女神。大概从那以后,古希腊人就向海洋走去了,也许这也是人类第一次,从那以后,希腊神话就基本围绕大海展开了。传说中,人类从丰盛富饶的黄金时代跌落,智慧和力量受到限制,失去了漫长的生命,面对无穷无尽的忧愁和烦恼,却依然顽强顽强。不要屈服于奥林匹斯山的无穷无尽的力量,不要屈服于神喻的诅咒或预言,人类探索未知的大陆,探索天空,也探索海洋。而且从来没有停止,康夫鲁斯,意为汇流,从涓涓细流,汇集成河,流经大海,蒸腾成云,回到大地,又变成溪水。“黑暗”是中国上好水的古老智慧。海中有海,海中有鱼。世界的真相也是如此。由愚昧到睿智,以知识为传承,以谦逊为姿态,世世代代,霓虹闪烁,取代了钻木取火,人类从远古时代开始,在科技的指引下,走向未知之地。Conflux在 Pontus和 Oceanus两个阶段之后,今天正式进入 Tethys时代。就像第一个生命诞生在海洋里,从无到有,从古老到摩登,从黑暗的荒芜的深渊到丰富的物种繁衍的大海,一个新的时代开始了。的确,我们的社会在不断地变化,但很少有从1969年开始的那么深刻的变化。1957年10月4日,苏联成功地发射了世界上第一颗人造卫星“卫星1号”(斯普特尼克1号),这标志着苏联暂时领先于竞争对手。为回应这一问题,美国于1958年成立了 ARPA (美国高级研究计划局),其目标是确保美国在科技竞赛中的领导地位,并将科学技术应用到军事领域。在1969年,美国 ARPA资助了多家计算机公司与4所大学,如斯坦福大学,加利福尼亚大学洛杉矶分校,合作开发 ARPANET (ApaNet)。作为军事系统的 ARPANET,当时总共只有4个节点,失落的是东隅,收获的是桑榆。在无心插柳下,改变世界的过程从此开始。ARPANET逐渐分化为两个部分,一部分留在军界,一部分走进普通百姓的生活。web1.0,早期的因特网哌哌坠地。作为第一代 Web,它是静态的,单向的,它满足了人们对信息搜索,聚合的需求,门户网站和黄页是 Web1.0模式最常见的代表。但是不久,单向的因特网就满足不了人们的需求,人们不再满足于听, Web2.0就诞生了。web2.0最初的目的,是为了让互联网上的声音更多元化,普罗大众也第一次有了发声的权利。web2.0时代是由社交媒体、博客和在线社区组成的,用户可以进行实时交互和协作,从 Web2.0于2004年问世以来,一直非常繁荣。经过51年的野蛮发展,互联网的力量已经渗透到人类生活的每一个角落,全球互联网普及率达到67%,而且还在不断增长。年过半百的因特网,由于有数十亿人参与其中,变得丰富多彩,并重新解构了世界。本来是为军事、战争甚至杀人服务的网络,现在已经成为20世纪人类最重要的发明。因特网的发展使数亿人能够享受科技带来的便利,而且这些便利大部分是免费的。这是一种无限的可能性,可以帮助人们更有效地获得知识,打破阶级、距离、语言和性别的限制,在网络这个在线空间中,不再有贵族和皇帝,人们首次有权与世界平等对话。因特网,曾经是盗火者普罗米修斯。时光荏苒,如今的互联网中心正逐渐显露出自己的缺点,每个人都被这个巨大的系统笼罩在阴影之中,“美丽新世界”的大门也在慢慢地打开。当世界逐渐进入互联网时代时,也产生了 Web2.0时代的垄断寡头,如 Google

Facebook和抖音。逐渐发现,他们为了方便在网络上保存下来的信息,逐渐成为少数垄断寡头的“金矿”。随着数据变成了赚钱的工具,隐私也变成了寡头们缜密布局的一个筹码。这两家巨无霸利用信息错误等和他们手中的资本,不仅疯狂地持有属于每个人的隐私数据,甚至还利用大数据操纵言论和选举结果。早前曝光的《剑桥门》显示, Facebook 5000多万用户的个人信息被盗用,影响到2016美国大选和英国“退欧”公投的结果。同时,企业家和创业公司的处境也变得艰难起来。今天,一旦大平台和寡头们的游戏规则发生变化,消费者和利润都将被剥夺。“不确定性”取代了创新,互联网也变得缺乏乐趣和活力。创新是由需要产生的。当我们紧握着 Web3.0时代的大门时,我们发现“数据”正在成为我们最重要的资产之一,互联网寡头们无时无刻不在窥探我们的隐私,我们希望数据的所有权能回到创造者本身。就是在这强烈的呼唤下,在一个隐蔽的角落,去中心化和加密网络正在萌芽。密码朋克(Cypherpunk)最初只是一个小小的摩擦派对,几位熟识的朋友聚在一起,讨论一些看起来很头疼的程序和密码问题。在这个时候,他们都通过最新的加密技术(例如 PGP)进行通信,这样每个人的隐私都能得到很好的保护,同时每个人的思想都能不负责任的自由分享。隐私在《加密朋克宣言》中的诠释,表明了他们的态度:在电子时代,隐私的存在是开放社会所必需的,但隐私并不是秘密。隐私权,是你不想让世界知道的东西。秘诀在于,你不希望别人知道。隐私权是一种个人权利,允许个人对外界有选择地公开自己的信息。由于我们需要隐私,我们必须保证只有一方参与交易,并且只获取参与交易所必须的信息。这一“安全自由”组合与思想碰撞的火花,照亮了去中心化网络的未来。2008年10月,一位名为 Satoshi Nakamoto的匿名人士(或组织)在metzdowd.com上发表了一篇名为《比特币:P2P电子现金系统》的邮件列表,此时,比特币和以比特币为代表的去中心化区域块链网络,已登上历史舞台。直到今天,经过了十多年的发展,比特币仍然是区块链世界最耀眼的明星。那个时候,还是个“网瘾”少年的维塔利克,最喜欢的游戏是魔兽世界,聪明的他在游戏中有着极高的天赋。但是不幸的是,《魔兽世界》的制作公司 Blizzard对他喜爱的游戏角色进行了操作,在没有任何预兆的情况下取消了“生命虹吸”。因此,愤怒的维塔利克多次与暴雪工程师联系,得到的答复是:为了平衡游戏角色,无法恢复,这一刻,他意识到很多时候,人是不自由的,甚至当别人夺走他的劳动成果时,他也无能为力,直到他遇到了比特币,改变了他的生活轨迹。一晃到2014年,痴迷的比特币, Vitalik发现了比特币的固有设计无法突破的局限性,他提出了以探索“下一代加密货币和去中心化的应用平台”为目标的以太坊,它一推出,就受到了很多极客的追捧。多年来,以太坊协议的运作及其网络效应,使它获得了显著的领先优势。作为以太坊最受追随者欢迎的卖点,智能合约的通用性和可塑性,使开发人员趋之若鹜,但却增加了整个系统的复杂性和资产安全的隐患。相对于比特币每秒能处理3-7笔交易,以太坊每秒能处理14-20笔交易,这已经是一次巨大的飞跃,但相对于我们所习惯的、已经极其成熟的中央系统,以太坊的性能缺陷显得更加突出。因表现不佳,导致以太坊上合约运行缓慢,一旦交易量增加,网络拥塞将导致交易费用居高不下。可惜,去中心化网络2.0时代人们所期待的“新生产力带来的飞跃”还没有出现。块链技术具有革命性,但却耽搁了性能瓶颈。在十多年的发展中,它并没有真正进入人们的生活,反而成了少数“科学家”和探险家的乐土。她们关了门,在里面自得其乐,甚至把这里当作法外之地,大肆敛财,挥霍良知。尽管这很难让人接受,但很多时候,科技创新的本意并非提高效率,改善人类生活,而是为了遏制、垄断和攫取超额利润。唯有认清这一事实,才能明白“技术善用”是划时代的能力。科技走进千家万户,才是值得我们留恋的科技,创新改变人类生活,才是为未来负责的科技。甚至曾经是“国家机密”的 ARPANET (阿帕网),因为经过改进后最终造福世界,而被人们铭记,前人接踵而至,站在巨人肩上,脚下是滚滚历史车轮。很多“后浪”前赴后继, Conflux就是其中的一个。新纪元,没有“上帝的儿子”,我们都是建设者。和《加密宣言》一样,许多伟大征程的开始,只是历史文字中不经意的注脚而已。恰巧同学少年,风华正茂;书生意气,挥斥方遒。一些严肃的年轻人,从一门清华大学密码学课程的课后讨论中提出了一个比特币模型,他们在进行了相关的科学实验之后,总结了一篇论文,名为《Scaling Nakamoto Consensus to Thousands of Transactions per Second》,并将其列入 arXiv中。这一理论得到了验证,他们的学术合作也即将结束。但是“只有用过了,才有意义”,最初只作为论文准备的模型,在姚期智老师的支持下走出象牙塔。经过大量的测试,“树状图”共识算法的交易处理速度可达到每秒3000次。冲破性能和去中心化网络在确认时间上的瓶颈,这一次,我们希望把封闭的“真理之门”打开,让向善的技术进入各行各业,让去中心化网络进入人们生活的“小事”,成为可能。我们为此做了两年的准备。如今,在两年后的今天, Conflux网络的基础架构已经完成。与此同时,我们还保留了测试网络,以便为后续开发人员提供与 Conflux网络(Tethys)开发环境相同的测试环境。为了把区块链的精神贯彻到底,我们会不断地开放算法源代码,与全世界分享研究成果,让更多的人能享受更好的科技创新生活。为了鼓励这一“向善”的创新, Conflux还将从技术、社区、资金和政策等各个层面全面支持开发者,Conflux希望在完成了网络基础设施和生态建设后,能够利用其卓越的性能,为未来的商业活动赋能,实现资产和数据的互通互信,创造一个更有价值的网络世界。我珍视现在,但也珍视未来。将来的世界是公平的,所有人都可以参与。在未来世界里,每个人都应该是隐私数据的主人,人们理应控制和分享个人数据;每个人都应该是劳动所得价值的主人,人们理应有权说“不”。好的技术应该有利于全人类的发展,我们遵循道德和法律,相信人性的力量,也有勇气去正视那些不公,那些“枷锁”。对于习惯的妥协会毁灭一个人,对于“恶”的妥协会毁灭一个世界。假如说每一次划时代的进步都需要先驱,如果说总有人需要开拓前程,如果总有人需要造福后代,如果总有人要拒绝“他们”,那么, Conflux就会和无数的“后浪推前浪”一样,成为下一个时代的盗火者,燃烧他们自己,照亮前程。新纪元,每个人都是建设者。“联机”(Conflux)并不意味着结束,它是一个全新伟大旅程的开始。与此同时, Conflux网络也将以全新的形象与大家见面。黑是地,蓝是天。拼写 Conflux的字母 C和 F就像中国传统的榫卯结构一样交错扣合而成,以一个支点立在地面上,“树形图”就会扎根于现在,面向未来,托起希望,兴旺兴旺。Conflux团队还将继续提供网络技术保障和支持,直到最终实现社区的全面交付。在区块链加密网络快速迭代的历史进程中,我们希望 Conflux网络能与您一道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咱们来引述一下诗人迪伦托马斯的那部电影《星际穿越》。

提示:如果您觉得本文不错,请点击分享给您的好友!谢谢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