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金盘的地推大战:大学生兼职摆地摊 老年人成收割对象

借助于“地摊经济”的东风,盘圈地推势力死灰复燃——靠着地推,资金盘秘乐短视频一度超过抖音,登上 APP下载榜榜首。事实上,在盘圈里,地推已经形成了一个产业链:专业地推团队,会收钱帮助盘圈内的玩家做地推。这群人中有宝妈,也有在校大学生,他们通常都是兼职,白天在社区里招揽爱花钱的中老年人,晚上在商场门口招揽年轻人。这一过程中,也是套路满满:有些推销员收了玩家的钱,却暗中给自己引流;有些人根本不做推销员,而是用工具“机刷”。而且这是一项显然不能持久的业务:“焦点访谈都说趣步是骗子,你还去推趣步,这不是找骂吗?”在这种情况下,盘圈地推热的退潮,已成定局。当“地摊经济”风起云涌之时,多地工商、城管部门放宽了对摊贩的管制。不过,在路边摆摊子的,不只小商小贩,还包括资金盘的地面推广人员。六月十日,在北京东北部的一个地铁口,一条链子正在进行推土机的秘密视频。六月十日,北京某地铁口的秘密音乐短视频推送现场,两名推广员身着秘密音乐黄色工作服,工作服上印着“秘密音乐魔方推广员”和“一天五分钟,看短视频赚大钱”等宣传语。双方分工明确。一个人发传单、吆喝“注册就送气球,看视频还可以赚钱”的口号,吸引了路人的注意。另外一个人拿着 QR码,引导路人下载和注册“秘乐” APP。而且过路的人得到的好处是,在通过了实名认证后,拿到了发光气球。短短的十分钟内,就有4人下载了“秘乐” APP。宣传现场,两名推广员还配置了一个小音箱,它循环播放着口号:“秘乐短视频 APP,一款可以通过手机赚钱的软件。”秘密乐曲,秘密乐曲,不为人所知的快乐,快扫码报名吧!秘密乐就像抖音一样,是一个观看短视频的软件。“但不同的是,在秘乐上看短视频,以及赚钱,”一位秘乐的推广员对区块链记者说。不管怎么说,都是看短片,到哪里去看呢?老牌资金盘玩家阿东对区块链记者说,“秘乐早已超越趣步,成为地推势头最猛的盘圈项目。”七麦数据显示,秘乐短视频 APP下载量巨大,一度超越抖音、快手等短视频 APP,登上苹果 App商店免费下载榜榜首。而在 Android平台上,只有腾讯应用宝一条渠道,秘乐短视频的下载次数达到3575万次,一个区块链发现,《秘乐》上的大多数热门视频并非原创,而是自带抖音、快手等平台。而且其真正的玩法并非短视频,而是类似于趣步的资金盘。《秘乐规则》显示,用户连续42天,每天浏览短视频5分钟即可完成任务,获得15个平台的虚拟货币“秘豆”。任务一中断就会失败,而且要靠秘乐赚钱,光看短片还不够,还要投资。《秘乐》短视频 APP中,玩家可以充值购买秘宝,领取任务,进行投资。比如,玩家在游戏中投入10

000颗秘豆,在42天内就能得到132

000颗秘豆,这一年的收益是278%。另外,玩家可以通过拉人头,得到更多的收入。《秘乐短视频任务清单》,目前,秘宝售价0.1元,每颗秘豆售价213.9元,合人民币21.39元。很明显,这是一个资金盘骗局。不过,借助强大的推力,它成了当前最热的资金盘。另外一款主要以短视频模式为主的项目“凹音短视频”,也正在组建自己的推土队。凹音短片推特现场图源:网络视频截图,凹音短片的模式与“秘乐短片”几乎完全一致,只是把“有趣的步调”,“秘乐”中的“糖果”“秘豆”,改为“钻石”。地推网,是“地推网”的简称,最早出现于互联网行业。2015左右,O2O概念在互联网界风起云涌,地推也开始兴起。像美团,饿了么这样的外卖品牌,曾经投入了大量的推销员,赠送礼品,优惠券,手把手的引导用户下载,注册 APP。在北京望京甚至出现了“扫码大街”,大街上到处都是各式各样的推摊,注册 APP送小礼物。有的人戏称:“去‘扫码街’转转,一个月的日用品就可以备好了。”并且将推土机模式带进了盘圈的始作俑者,当属2019年有趣的一件事。这一年,不少城市出现了大量的有趣推队伍,身着印有有趣推标志的服装,在商场、地铁门口摆摊设点,拉人报名。此外,还在自己的婚礼现场挂上了趣步二维码,邀请亲朋好友参加。"趣步后,地推模式在盘圈中迎来高潮,盘圈中出现了许多专业地推团队。"阿东说,"现在,盘圈中至少有60%的新流量,来自地推。这几个推进组是专门为资金盘玩家服务的,只要有钱,他们都可以帮忙做推进组。阿东说:“费用按人头计算,一般50人起推,一个人头大约20元。”并且玩家只需将自己的推广二维码发给推广组,即可做撒手掌柜。推土机的位置、人员、物料,全部由推土机小组负责。山东地推团队的老夏说:“50个人,我们团队一晚上就可以完成。”在老夏的朋友圈里,老夏对区块链表示,地推是一门“大学问”,选址,模式,言辞都有讲究。比如在白天,推队会在居民区摆摊设点,主要是为了招徕喜欢占便宜的中老年人,礼品也要选自己喜欢的米粉、鸡蛋等。晚上,推队就要搬到商场门口、地铁站等年轻人比较多的地方,礼品也要换成鲜花、气球等年轻人喜欢的东西。""气球是能发光的那种。有的孩子看到气球就不走了,缠着妈妈去买。然后我们会说:“气球是免费的,扫码注册 APP即可领。”这时,99%的当妈都会扫码。”老夏这样说道。Athen说,地推组的大部分人,都是宝妈,在校大学生,他们参与地推,做兼职,但是收入不高。他说:“像老夏那样推倒老板,会减少20%-40%的产量。在剩余的资金中,还有一部分需要购买地推材料,最后才分配给地推团队成员。”他表示。盘圈中,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是:有推盘能力的推盘团队的老板,为什么不自己做推盘呢?阿东指出,做多做空,每天都有收益入帐,还不用担心崩盘,比打资金盘更稳定。很多推销员团队的老板自己都是资金盘玩家,他有推销员的技能,但又不愿冒险,于是转到专门从事推销员工作。“做理财盘的,会把它当成一个‘事业’;而做推盘的,则是做工作,”阿东说。第二,很多推销员团队的老板,其实自己也在做理财盘,只是兼职帮助别人做推销员,还可以趁机渔利。这种推特团队很不可靠,他们把所有的用户都推到了死亡用户的面前。大多数这样的推特团队会准备两个 QR码,一个是团队老板自己的,另一个是顾客付费的。碰见过路的,他们会看人下菜-发现路人像薅羊毛,没有投资意向的,会引导他们扫客户的二维码。而且如果觉得路人有钱,或者容易被洗脑,就引导他们扫描自己的二维码,并告诉他们,下载 APP后可以参与投资,在 APP中赚钱。"如果遇到这些团队,你会出钱,但收获却是一堆死用户。"阿东说,“现在各个项目都不鼓励玩家无脑拉死用户,如果拉死的下线不投资,就带不来活跃度,甚至赚不到钱。”即使是一些推盘团队,根本不会去做推盘,而是靠刷量的方式来欺骗投资者。「多数理财盘项目,都规定手机只能注册一个账户」。但此时,盘圈出现了一种“无限操作手机”,只要有一部手机,配合多张 SIM卡,就可以注册多个账户,阿东说。无限制操作手机的原理并不复杂:每个手机都有一个独特的 IMEI码,资金盘 APP可以识别出 IMEI码来判断手机是否注册了 APP。而且无限操作手机可以无限生成 IMEI码,让 APP误以为是新手机。「有些所谓的「推进组」,不过是买一部无限操作的手机,再买几百张 SIM卡,然后骗钱盘玩家是在做「推进组」,」阿东说,这样,圈内人就叫「机刷」。现在,他注意到,即使遇到不了这些套路,盘圈的推力也变得越来越困难,道理很简单——公众对于扫码送礼的推推方式已经麻木甚至反感。《焦点访谈都说趣步是骗子,你还去推趣步,这不是找骂吗?》,在这种情况下,推土机的市场渐渐不再火热。今年趣步最火的时候,地推队的出价飞涨,拉一个人的费用超过了30元。“但是现在,有些球队的报价降到了17、18元,”阿东透露道。此外,许多地区推车的目标用户群已经饱和,这也增加了推车的难度。「趣步、秘乐一类的节目,我们都很少去做。许多人已经注册,几乎无法推动,”老夏对区块链公司说。平心而论,盘圈地推的黄金时代已经结束了。由趣步到秘乐,地推盘早已成了项目的标配。现在,在淘宝上搜索“秘乐短视频”,经常会搜到各种各样的材料,比如服装、易拉宝、宣传单等。在这些卖短视频推广马甲的商店中,销量最高的一个,已经有超过6000人付费购买。盘圈式地推已经形成了完整的产业链,但是,随着市场饱和和虚假地推的泛滥,盘圈式地推的时代正在到来。被调查者为化名,文|棘轮比萨。

提示:如果您觉得本文不错,请点击分享给您的好友!谢谢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