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向区块链肖风最新演讲:工业数字化—分布式认知工业互联网

万向区块链公司主席肖风博士应邀于2020年8月26日出席了挚物 AIOT产业领袖峰会2020,并作了题为“工业数字化:工业互联网分布式认知”的演讲。在这四次工业革命中,他仔细地分析了商业模式带来的巨大变化,以及数字化时代工业互联网的显著特征。报告全文如下:肖风博士,很荣幸能有这个机会就工业互联网发表自己的观点。不管是物联网还是工业互联网,如果没有商业灵魂和经济动力的注入,就很难获得有活力的生活。所以,工业因特网一直没有爆发式的发展,所以,今天我要从这个角度来谈谈我对工业因特网的看法。产业因特网是伴随着第四次工业革命而诞生的一个新话题,本文通过对过去四次工业革命的基础回顾,来探讨推动工业革命发展的原因。四次工业革命的发展都得益于基础技术的进步,最初的工业革命是在英国进行的,但是后来,美国取代英国成为全球经济的霸主。其主要原因是美国在电气化技术方面取得了进步和创新。电气化时代,英国明显落后于美国。在杰克韦尔奇于70年代掌管 GE后,美国出现了第三次工业革命,即信息革命。在这一时期,底层技术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操作系统、软件工程、因特网等新兴基础技术的发展成为推动第三次工业革命的重要力量。第四次工业革命正在进行中,它主要是基于数字化技术,如云计算, AI,区块链,大数据等,而不是信息技术。为了了解第四次工业革命中的工业互联网,我们先来回顾一下前三次工业革命中一些企业的兴衰。IBM、 GE和贝尔实验室等著名企业的中央研究院,在电气化时代都是推动美国电气化工业革命的支柱技术。但在信息时代, GE由于未能成功地从电气化技术转变为信息技术而开始走下坡路。但 GE公司迫于华尔街的压力,要想提高其收入和利润以满足华尔街的需求,就必须转向金融领域,到其首席执行官杰克韦尔奇退休时,几乎一半的利润来自金融行业,而非其最核心的制造业或工业。但是谁说大象不会跳舞?而“大象” IBM公司则成功地把基础技术从电气化技术转变为信息技术。如今已经进入了数字时代,曾经的信息时代两大明星企业微软和 IBM,都在数字时代初期遭遇了困境,股价大幅下跌。但是,在本世纪初,微软成功地构建了底盘,使其市值从最低的3000亿美元增加到目前的近15000亿美元,与 IBM在信息时代走的是相同的道路。由于 IBM必须完成数字化时代的转型,所以去年花了大价钱收购了一家开放源码软件社区公司。工业网关注的是工业制造和数字化时代的工厂。以云计算,大数据, AI,区块链等技术为基础的商业组织形式将会发生巨大变化,它们必须采用开源,开放,共享,共赢的架构,否则就有可能像 GE一样遭遇失败,无法成功转型。其次是商业活动和经济组织模式的根本转变,即商业模式从单边走向双边,最终在数字化时代走向多边。从设计、生产到销售,传统制造基本上都是单边的平台,就像一条流水线。但是在网络时代,商业模式变成了双向的平台。单一平台追求的是规模效应,即设计标准化的产品,尽可能地控制生产成本,然后卖给尽可能多的人,从而为企业创造规模效应。但是双边平台在追求网络效应。如滴滴等双边平台,平台上打车用户的增加将为平台吸引更多的车主加入,而车主的增加又将吸引更多的打车用户加入,这就是双边平台的网络效应。在数字化时代,企业结构逐步向多边平台转变,追求生态效应,变得开放源码,共享共生,以联盟甚至社区的方式组织经济活动。其中最为典型的是比特币网络。该网络没有所有者和控制人,因此加入该网络无需获得任何人的许可。但这一典型的多边平台运行了11年,其商业价值超过2000亿美元,在美国举行了一次商业圆桌会议,参加的企业有200家。20世纪70年代, JackWelch刚接替 GE担任首席执行官时,这个商业圆桌会议的最高准则是股东利益最大化。这样的指导方针使这些企业缺乏应对长期结构改革的勇气,只能投机取巧。例如, GE正在向金融服务部门转移,而非专注于底层技术。但是,去年,参加美国商业圆桌会议的200多家企业改变了最高准则,从“股东利益最大化”转变为“利益相关者价值最大化”,这意味着它们认可了多边平台这种商业组织形式,并开始重视平衡所有参与者的利益,而非股东利益。三是开发过程中的变更变更。与以往相比,生产流程、商业流程有了很大改变。这一转变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首先是M2C向C2M的转变,比如,由客户发起的上市公司大规模个性化定制。小米手机更像是C2M模式,并不是这家公司的工程师所设计的,而是用户与设计师之间的互动,米粉通过社区帮助小米设计出这样的产品。另一个变化是生命周期管理发生了变化,不再是制造业属于制造业,服务业属于服务业,而是变成了“制造即服务”。工商业的壁垒被打破,工商业的壁垒被打破,生产者与消费者之间的关系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不久,蔚来进行了一次调整,即车内电隔离,电池隔离,电池可以每月付租金分时享用,不需要考虑充电,只需将车开到换电站,2分钟电池就可以换好,电池不属于你,但每月交900多元的电费(服务费)。如车主的用车频率和行车旅程不太频繁,不需要每天把电池充满电,可利用夜间低峰时段给电池充电,第二天将电池租给换电站,换电站付车主的费用。生产商与消费者之间没有界限,既是生产者又是消费者。生产是服务,服务就是生产。这种变革导致了数字化时代的工业互联网,实际上可能与我们想象的不一样。笔者认为,数字化时代的工业互联网不仅是工厂环节的工业互联网,更是基于数字技术的集成创新,是基于多边平台的组织创新,是基于数据驱动的产品创新,是对软件的重新定义,是基于客户精确画像、精确匹配的过程创新。因此,我认为,工业互联网底层技术应该是基于区块链的分布式治理结构,而不应该有一个人、一个企业对工业互联网进行集中控制,正如比特币一样,网络也是分布式网络,采用分布式治理结构,所有的企业都可以放心地加入到这个网络中。工业互联网是一种基于知识图谱的认知智能技术。其三,工业互联网是基于隐私计算的数据协作,没有人敢去裸奔平台。其四,工业互联网也是基于生命周期管理的生产与服务一体化。在数字化时代,我认为可以把工业互联网称为“分布式认识工业互联网”。我分享一下,谢谢大家!

提示:如果您觉得本文不错,请点击分享给您的好友!谢谢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