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第四次财富狂潮的思考 区块链如猛虎出笼

「怕上地狱的人,就要远离金融世界;要上天堂的人,更不要错过金融世界。」在现代文明中,再没有什么比“金融”更让人恨之入骨的矛盾了。在2008年金融危机后,人们把错误都归咎于金融,金融破坏了财富,破坏了工作,破坏了银行,破坏了繁荣,使无数人走投无路,陷入困境,甚至自杀。另一方面,金融史研究者,为帮助金融“声名狼藉”,奔走忙碌。财务史学家 WilliamGozman对全球呼吁:人类不能放弃财务,正是财务,才有了文明的进步。没错,在人类五千年的文明中,金融起着重要作用。这促使了古美索不达米亚文字的出现;,这促进了希腊罗马古典文化向帝国的转化;,这,这,决定了中国古代王朝的兴衰;,这,这,是贸易扩张的保证,引导了欧洲走向世界。5000年后的今天,这台时光机器,将人类带入何方?财务专家说了算:信贷杠杆的风险,即为财务;财务的未来,取决于这三个方面。在科技的加持下,金融第一要素“信用”领域正经历着天雷般的变化。急速发展的金融科技、区块链,悍然登上历史舞台。富裕与贫穷,不在一夜之间,只在一念之间。区块链:虎视眈眈,区块链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好像是“天书”。分析人士认为,在这一领域,“增加单个区块的数目,也就是增加连续出块, Genaro的 SPoR PoS混合共识机制,使用 SPoR来筛选可信节点,这些节点能够同时处理更多交易,让经过选举的共识节点连续出块,从而提高 Genaro公链的性能”,这是对该领域的最好诠释。假如你能理解的话,已经击败99%的业界人士。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吴晓求表示,区块链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我已经有好几年没有搞清楚了。工商银行原行长杨凯生表示,如今对于区块链似乎有越说越玄乎,越说越令人费解的趋势,而如果能用简明的语言将复杂的问题讲清楚,就是真正有水平、有学问的体现。中央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前所长姚前表示,在这个领域,“什么是区块链,就看它的起源,”他说。在1976年,密码学家 Defield Herman提出了区块链,他把最初的一对密匙分成两份,其中一份用来加密,另一份用来解密。公开的加密密钥,叫做公钥。保密的密钥不能公开,惟独自己保密了,不能给别人知道,这叫做私钥。例如,张三要给李四发消息,张三要用李四的公钥加密消息,只有李四的私钥才能解密,没有人能解密。一九七八年,这个关键构想又被提出了。除解决开放系统中密钥的大规模分发问题外,还带来了原来对称密码体制所没有的功能,即非常独特的认证功能。例如,张三要发消息给别人,张三不仅用别人的公钥加密消息,同时也用张三的私钥签名,这样别人可以用张三的公钥验签,判断消息是否由张三发送,在1993年,这一理论又被提升为哈希算法。hash函数从输入到输出的计算速度很快,数值收敛很快,无需花费大量的计算资源,而从输出进行反向输入几乎不可行,例如,人们习惯于使用人民币冠字号,可以理解为是由哈希算法生成的。后来,区块链的理论基础,都来自于此。一经成型,落地应用,令人惊叹的威力会颠覆当前的世界,在会计视角下,区块链使分布式账本技术得以实现。不会伪造、篡改,公开透明,并具有可追溯性,易于审计,还能自动实时完成账证相符、帐实相符,即时编制资产负债表。换句话说,会计,审计,或者说,将会消失。就帐户而言,区块链让私钥本地生成,从其中导出公钥,再变换钱包地址,自己给自己开帐户,不需要中介,帐户系统已经改变,这在金融史上是一个很大的改变。换句话说,作为中介的银行系统,或者会消失。在资产交易的视角下,区块链可以创建一个全新的金融市场模式,作为一台可信任的机器,资产交易可以去中介化。换句话说,作为资产交易中介和平台的经纪公司,或者会消失,在组织行为学视角下,区块链使得高效分布协同作业成为可能。不设董事会,不设章程,不设森严的上下级体制,不设中央管理机构,大家共建共享,堪称经济活动组织形式的革命。换句话说,现代企业制度和组织,或者说将会消失。全球都敬重和畏惧区块链,并非没有理由。猛虎就要出笼了,或杀了一个对手,或转身反咬。块链这只老虎,放还是不放?更多的国家,市场,企业,选择了“放”。不是在危机中前进,在牺牲中开创,人类五千年的文明史,就是这样破土而出吗?数码货币:天使和魔鬼,然而,拥有“正统出身”的区块链,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饱受耻辱。骗人的、圈钱的,不少骂人的,不绝于耳。最大规模的区块链应用,数字货币,对此负有重大责任。它也是人们“看不懂”区块链的最大原因:没有大规模的应用,离人们的生活太远,而且“再好的东西我都买不起”,数码货币一枝独秀,成为区块链落地的“先行者”。比特币

堪称是一支“先锋部队”,中本聪在2008年发表了经典论文《比特币:一个点到点的电子现金系统》,提出了一个全新的去中心化的电子现金系统。从那以后,比特币横空出世,在全球金融舞台上大放异彩。中本聪对比特币的破坏性创新一语道破:攻击者如果不能掌握整个网络超过50%的计算资源,就不能攻击这个记账(链接)系统!换句话说,使用比特币,以前人们隔着万水千山无法做到的点对点交易,现在不再依靠银行这样的中介机构,而仅仅依靠分布式账本。另外,安全性也远比传统银行等中介高。这个高度超前的系统让全球金融专家们措手不及——“人们最害怕的过去几千年银行挤兑潮将会消失?”"甚至不再需要银行了?""人们再也不用怕偷钱了?不再需要储蓄了吗?”许多银行对它恨之入骨,也决不能:一方面,银行害怕被它颠覆;另一方面,银行又迫切需要加密货币所提供的属性和工具,特别是其底层技术——区块链。惧怕,意味着没有出路。自从比特币疯狂的那天起,唯一限制它发展的因素就只有:想象力。部分非常有远见和勇气的人,开始拥抱这个疯狂的东西。比特币基金会于2012年10月成立;2013年10月,温哥华部署了世界上第一台比特币 ATM;2016年,日本国会通过比特币监管新法案,将比特币视为财产,并迅速正式合法化;2017年,接受比特币支付的实体企业数量达到8207家,之后每季度平均增长超过5%;2017年,比特币进入全球最大的期货交易所——美国芝加哥商品交易所。从此以后,与大豆、金、油等明星实物,同台竞技。具备先天不足条件的比特币,曾经不负众望,站在普通百姓的立场,一次次力挽狂澜。在2013年,塞浦路斯银行危机突显了国家信用的无力,深具避险属性的比特币在危机中为塞浦路斯人民撑起一把伞,拯救了无数家庭。在政府无力救助的情况下,塞浦路斯储蓄者在危难之际,争先恐后地将本国货币换成比特币,然后比特币价格从30美元飙升到265美元,人们躲过一劫,甚至收获了很多!禁不住使外界吃惊。但是,自比特币在2016年进入主流视野后,情况就开始反常了。《中国经济网2018年新闻稿》:董事长炒股亏损巨大,上半年收入为0,公司主业停滞不前。"2018年新浪科技消息:247只新股中有9只破发,底层投资者血本无归。《2019年网信官微新闻》:先锋系创始人张振新去世,投资比特币亏损上百亿。有个炒币者坦言:比特币要么是个天文数字,要么就是一文不值,但是只要能赚到钱,不管是什么都行,毕竟,现在很少有东西能很快赚钱。黑暗的一面又浮出水面。因为比特币系统是匿名的,而且全网流通不受国界的限制,所以,就有罪犯利用比特币来洗钱或者进行非法交易。凡是带着理想去做的好事,碰巧是人的欲望,就有可能使事情恶化。在使比特币恶化的因素中,人类的投机性、暴富性,堪称第一。这种欲望和投机使比特币摇身一变为投资品。而且,人类对于投资所获得的巨额金钱回报,从未抵抗,投资者、交易所、国家监管和舆论的交错,让比特币的未来扑朔迷离。但市场并未预料到,一家从未卷入口水战的沉默巨无霸,早已身陷这场全球金融风暴之中。这是:中国中央银行。中央银行:一直以来,中国中央银行对比特币的态度,一直被外界误解为“打压”比特币。央行等五部委发布《关于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要求金融和支付机构,包括银行,不得从事比特币交易。比特币价格当日应声下跌,从7004元跌至4521元。中国说声不,比特币着凉了。在2013年底至2015年底期间,比特币价格下跌也是原因之一。过了很长时间,人们才发现,中央银行的目的不是要“打压”,而是要确保包括比特币在内的数字货币市场的稳定和健康发展。每个行业的发展初期,都是“群雄纷争”,最容易滋生犯罪事件,监管者不仅要想办法“开疆拓土”,更要“守土有责”,在“金融”领域牢牢地把持着“中国发展”的巨浪中开辟新天地。实际上,中央银行很早就开始设计数字货币。2014年初,在周小川的领导下,中央银行成立了专门的加密货币研究小组,制定了数字货币 DC/EP的发行和运营框架。今年一月,中央银行举行了一个数字货币研讨会,肯定了对数字货币进行正式认证的重要性。2017年,中央银行建立了数字货币机构今年11月6日下午,中央银行发表了题为“区块链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的长文,时任中央银行研究局局长徐忠。2018年7月,央行研究局局长王信透露,国务院已正式批准中国央行数字货币研发计划,央行正在市场机构中开展相关工作;8月,央行正密集公布数字货币研发计划的进展;近日,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主任黄奇帆直言,中国央行有可能率先在全球推出数字货币。数字货币一旦被国家信用背书,不啻是一场破坏性的巨变!中央银行数字货币有望成为区块链最大的应用场景,以国家信用为背书的数字货币,将大大降低法币的发行成本。和支付宝、微信等支付方式相比,央行数字货币的支付也将更加便捷,即使不使用网络,也可以很容易地通过手机进行支付!全球性危机:财富狂潮,正如中国中央银行出手一样,对这个市场的看法越来越强烈,形势越来越不稳定。在比特币诞生10年后, Facebook的 Libra stablecoin猛然进入加密货币行业。目标是非常恐怖的:颠覆现有的金融系统,至少创造一个自己内部的无现金经济。实质上,这个社交媒体巨头正在寻求成为世界央行的替代品!尽管不容易,但英国央行行长马克·卡尼表示,类似于 Libra的数字货币可能取代美元成为世界储备货币。各方巨头都在争论不休,因为他们触及到了“利益蛋糕”。一些势力,如美国总统特朗普,欧盟反垄断监管机构,正在努力扑灭这可怕的星星之火。但是星星之火可以燎原。facebook的 Libra更像是一种催化剂,将那些控制着财富和权利的巨无霸们的长期担忧转化为现实——“如果新的‘通用等价物’出现,那么现在的货币和外汇会去哪里?”假如比特币原始性溯源,回归价值,具有交易属性和增值潜力,又该如何看待?世界范围内的贸易,财富的流动,会重新分配吗?”“新产业即将崛起吗?一开始掌握新技术的人,会不会没有先机呢?”实行到个人,其带来的后果,更是波澜壮阔。在历史上多次经历了类似的循环——1978年,住宅商品化,土地所有权开始理论化;1998年,房地产金融化开发阶段开始展开。从那以后的三十年里,房地产在中国“城市化”、“国际化”、“智慧化”、“产业化”和“金融化”中,承担着重要角色。首批“下海”的老百姓在房地产浪潮中,多次横扫中国首富榜,1984年中央4号文件正式提出了发展乡镇企业的概念;90年代初,在长三角和珠三角地区,乡镇企业出现了异军突起,成为地方 GDP中的“三分天下一一”。起初“摸着石头过河”的农民们,肩负着“国有资产流失”的罪责风险,将房产抵押,赌尽了身家性命,奋力一搏。在此之后,他们又有了另一个身份——乡镇企业家。经过多年的发展,其中大量的公司上市,大量的乡镇企业家成为中国民营经济的代表。1990—1992年,中国股市作为资本市场的“新生”,连续上涨了2年半,从96.05点开始,一举突破高点1429点!当大多数人都抵制“炒股”这个词时,那些第一次投资股市、一夜暴富的人,一夜暴富,四十多年来,中国经济出现了“历史发展必然红利”,让普通百姓只有三次实现财富飞跃的机会。也许有人说,不对,还有互联网的红利啊。让我们看看一组数据:马化腾不会告诉你,他父亲是盐田港的上市公司。

提示:如果您觉得本文不错,请点击分享给您的好友!谢谢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