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币印潘志彪:一直想把算力控制权交还矿工

文摘|黄雪姣,编辑|曼迪王梦蝶,2019年9月,格局稳固的矿池江湖突然变盘。鱼池,币印先后从比特币算力占第二,第三的位置,轮流坐在第一的位置;几乎同时,比特币十强中有3个新玩家涌入,1 THash&58 COIN

BytePool和 OKExPool。身为采矿的“中台”,矿池精确把握着算力的微调,往往先知“春江水暖鸭先知”。这种矿池排位的变化,新玩家的加入,背后蕴藏着新一年矿场重要转折的苗头,最近, OdailyPlanning日报深入采访了币印创始人兼 CEO潘志彪,他向我们讲述了币印这匹黑马一路驰骋的前因后果,也解析了币印将至,牛市初兴的矿业格局。在进入2013年之后,一手创造了两个世界最大的矿池,另一手开源矿池代码,为大多数新矿池的诞生铺路,让算力界进一步去中心化,潘志彪,无疑是这个行业的贡献者之一。另外,不经常公开露面的潘志彪也是矿圈“活化石”。通过他的介绍,我们可以看到早期从业人员面对市场波动时的许多思考和敏锐的规划。下面是对话精华整理, enjoy~,过去买域名,做矿机, Odaily星球日报:你的矿圈之路从哪里开始?潘志彪:大约2014年初,我在这个圈子里的第一份工作就是李笑来老师创办的“网络游戏基金”。这是牛市的时候,圈里大多数人的信心都膨胀了,什么都想做。于是我们一边把矿机的芯片定做出来,一边又把自己的芯片投进去,并且流片成功了。但是2014年市场有点像2018年,基本上是在下跌,矿机再做也许卖不出去,就是没戏;还有烤猫,大家都知道,也是隔年一月就消失了。行号都在里面,怎么办?由于我是搞软件出身,做过一套非常庞大的系统,做矿池很顺手,就拉了百度以前的同事,也是现在币印技术负责人李天昭做了唐池。但是生不逢时,在比特币遭遇大熊市之后,后来居上的创业公司仍是停滞不前,找工作,就这样去了比特大陆,拉起团队,买下BTC.com的域名,先后做了区块链浏览器和矿池品牌,还有钱包。几乎花了两年时间,从0到20人,当我还在寻找产品方面的时候,就是朱子“挖”出来的。《星球日报》:据说BTC.com是一个无价的域名,那时候花了多少钱?潘志彪:大概80-100万美元,都是从国外买的。为什么要购买这个短小的域名呢?当时我的想法是做一些软件业务,为公司带来流量。那时比特大陆使用的域名是bitmaintech.com,我认为它太长了,很不方便;先买 BM. COM,没有成功,后来公司花了大约20万元,才买了bitmain.com。当时是熊市,价格还算合理,但是我们觉得还需要一个短域名和品牌,老板就去买了BTC.com。谈论开放源码,算力去中心化, OdailyPlanning:你认为矿池有所谓的中心化吗?相比特大陆系中的一些矿池,比特币的算力一度超过50%。但是他们解释道,“一旦我们做了坏事,矿工们随时都可以把自己的算力切掉”,也就是说,矿池不应该有算力控制和做了坏事的动机。潘志彪:矿池还真有可能做坏事。由于没有必要长期这样做,只需在一小时内发动进攻,一天内发动进攻,目的就达到了。这种攻击不一定会伤害社区中所有的人,他也可能伤害一个人,这是有可能存在的。奥德伊星报:看到你们之前发布的新的挖矿协议,是为了把算力控制交还给矿工吗?潘志彪:是的,那是在去年九月份,当时有一个叫做 BUMP (Bitcoin Universal Mining Protocol)的新协议。目前主流的挖矿协议是 stratum协议,它有几个方面的缺陷,通过专门的挖矿协议来协调数以百计的矿工。第一,当比特币诞生时,整个比特币网络只有10万台机器,而现在已经是数百万台,所以当时协议设计出的机器规模、网络带宽都很小,所以矿机通讯看起来并不那么高效。作为一种新的协议, BUMP可以优化复杂环境中海量设备的连接,提高稳定性。第二, BUMP的设计目的是将矿工的各种控制权分开,理论上每个矿机挖什么,如何挖交由矿工自己选择,例如矿工可以升级投票,选择打包哪些交易,拒绝恶意块重组等等。因此,矿池很难再“操纵”这种算力。OdailyPlanet

BUMP协议发布现场:理论上是可行的,但是对于大多数矿工来说,这是否太麻烦了?目前各方的支持率如何?潘志彪:是啊,所以如果真要推行的话,99.9%的矿工可能并没有真正上手使用,自己建节点,打包交易之类的,还是像以前的协议那样去使用。但是 BUMP协议提供了许多选择,他可以不使用,但是仍然享有这些权利。目前没有明确的支撑方,大家有些动力不够吧。如果要更新协议,矿工们要更新旧的机器固件,第二个就是需要许多矿机供应商的支持,但是这样的事情(他们做了)赚不到多少钱。如果在2020年时有机会的话,那将继续推动,总而言之,需要一个长期过程,奥德伊-星球日报:除了矿池之外,你有没有感觉采矿的某一环节出现了某种集中?潘志彪:比特大陆等矿机行业之前,市场份额曾高达80%,但值得注意的是,这并不代表比特币基石上的算力是垄断或中心化的,矿商无法控制出售的算力。但是如果你去新疆转一转,就会发现那里的电力在比例上已经处于垄断规模。当你在BTC.com的矿池中占据主导地位的时候,为什么要开放矿池代码呢?不害怕出大量的竞对?您如何评价其影响?潘志彪:那时候,开源就是和老板谈的。超过96%的比特大陆的利润来自矿机销售,因此市场越大,利润就越大;从长远来看,为了使市场更繁荣,比特币必须被去中心化。现在我们公司很大,利润也很高,我们把一部分人用来投资,把这个矿池的代码做了,开源了。矿业投资行业的参与者越多,自然就会越去中心化。目前,大多数矿池都在使用这套代码,包括前10位矿池中也不少。因此,这项决定是正确的。只是后来我们自己创业惹了些麻烦,竞争者太多了(笑)。《星球日报》:如果没有这些开放源码,那么其他团队在零开始研究和开发的成本大概是多少呢?潘志彪:,挺高,不是说拿着钱就可以做,要找对人,很多团队都做不到。事实上类似的事情并不少,业界老手们都认为阿瓦隆矿机在早期贡献很大,他们开放了自己的控制器, RaspBerry的挖矿代码等等,也推动了行业的去中心化。南瓜张的想法和行动力我觉得真的很赞。说起新的矿池,2019年第四季度的比特币十大矿池中有3个涌进,分别是1 THash&58 COIN、 BytePool和 OKExPool。头两个听说是老板,合起来算力已升到第五。你们认为他们为什么要加入这个节点,建立自己的矿池?潘志彪:前者主要是少数股东的自作主张,目的应该是要做自己的品牌,或者是要在整个产业链中插旗。矿圈今年的确很热,吸引了一些交易所做矿池,或看中矿工群体的借贷需求,这也是正常的。一谈起做矿池,还是有一定门槛的,要么你的产品技术很棒,要么你的矿工资源够多,如果两头都不沾,那就别去做了。《星球日报》:比特大陆在其财报中称,2018年上半年,矿池服务贡献了4300美元收入,而同期硬件销售收入是其收入的60多倍。这个意思是说,矿场不是盈利的行业吗?潘志彪:我们是微利企业,风险也很大。因为对这个领域比较熟悉,所以我们才开始做矿池。搭矿时两周推一次币,但时机较好,很快也获得了较理想的市场份额,有些币我们的算力长期保持在40%左右,但即使企业规模庞大,或者说在这些主流货币上的算力达到了相当高的水平,矿池也没有办法赚大钱。但对于很多人来说,它有一个不可替代的优势:它是新币的来源,新币从区块奖励直接打到矿池地址,非常干净。整个产业链布局,成了矿企共同瞄准的方向, OdailyPlanet:可以和大家介绍一下,币印最大的几家增长,算力主要来自哪里?潘志彪:今年的话,丰水期我们有把握。希望找到算力增长,或者找到新的市场,或者找到在丰枯转换过程中的算力增长。根据我们的经验,新市场最好占领,即新算力。本人认为不能直接去抢,存量基本上要靠低费率。这里也不是利润丰厚的市场,这并不意味着什么。《星球日报》:您对硬币印刷的现状满意吗?一切都好,比特币算力前三名,矿圈第一会务公司,行业资源对接等等。潘志彪:我觉得在矿圈我们公司还是可以的,非矿圈市场/业务还有待提升。币印现在才刚刚进入第一阶段,我们用了两年时间(一年时间用在比特币),基本上将主流 POW货币推向了全球第一。这句话还有一定的余地,但是不会像以前那么大。根据miningpoolstats.st re am的资料,近一周来,货币印出的 POW货币中算力在 BTC等五种排名前十的货币中排名第一,此外,该行业一直在追求去中心化,如果一个公司规模过大,每个人都会远离你,更甚者会有敌意出现,这也不是我们的追求。因此,今后,我们一方面将向采矿财务方面提供一些工具、服务,另一方面也将向维护、运营这方面下功夫。(Odaily星球日报注:目前币印已经推出印比特,该主打矿机的维护子公司。)如果不充分,有时候我们就不够预见。比如,针对矿工的借款业务在2019熊市时确实有机会,但当时我们显然还不够敏锐,不能很好理解。之后遇见了合作伙伴贝宝,知道这个生意可以做,还是很受欢迎的。认识上的问题在于,我们三个创始人都是偏互联网出身,对金融不够敏感。《星球日报》:在金融方面,币印之前有过推动许多合作伙伴的产品,不知下一步思路是否会改变?潘志彪:会的,后面还会接合作方,但是产品及销售端都会由印币来跟矿工对接。实际上,矿工们最喜欢的服务有两种,抵押比特币借来 USDT,提供稳定安全的场外/美元通道。但是现在这些金融服务,在国内还处于灰色地带,甚至有可能违规,我们是不会去碰法币相关业务的。运营、维护与矿池相比,这种模式看起来要重得多吗?货币去做有什么好处吗?潘志彪:不算有明显优势,现在才刚刚开始。印比特那边也有他们自己的负责人,而且经验丰富。《星球日报》:在减少一半之前,如何看待矿机出货量和算力的增长?潘志彪:即使币价涨了一倍,矿工们的收益也和现在一样,不会缩短回本周期;那么,如果涨不涨一倍怎么办?对于采矿者,回本周期将继续延长。再者,我觉得目前矿业投资已经进入比较饱和的状态。因此,我觉得,在货币价格上涨有限的情况下,算力不再如此高速增长了。矿池老板 OdailyPlanner:“不要挖矿”,那时候进入这个行业有什么机会,是不是一开始就买了钱?潘志彪:那是为了钱。钱都买了一些,不买钱可以叫进行吗,但是也没有把所有的家当都拿来买,而是随着信心的增强,对这个行业的了解越来越多,慢慢买吧。《星球日报》:许多矿池的业主自己也投入了大量的资金来建造和挖掘矿场,你也是吗?潘志彪:我现在没有在矿场工作,就效率和资源而言,我个人并不偏爱挖矿赚钱,而是觉得买币才是最有效率的。最简单的策略,就是像投资机构那样进行定投。即使当你的货币贬值时,你的货币也不会变成1/10,因为你的成本也在下降。那么再过几年,它就会上涨了。我觉得投资就是这样,没有闲钱,你投什么钱?但是话又说回来,我们选择了做矿池,就要做好面向矿工的生态学。对于创业者,做生意还是要回应市场需求,不要夹杂太多自己的好恶。如果你的性格还不够好,比如赵长鹏。对于 BCH、 BSV,他将公开发表个人意见,(币安上也)坚持不更改他们的名字,奥德伊·星球日报:您认为币价会涨到什么程度?10

000美金?,潘志彪:,一口气十万美元,应该不会超过三年。但是多年来我都不卖它。《星球日报》:穿越牛熊但不被出售的 hodl生活是什么感觉?潘志彪:在牛市的时候就很烦,因为货币的数量没有变化。2013年从266美元高位下跌后,熊市曾对此感到担忧,当时几乎所有人都认为比特币已经失败了,而这场危机也就此结束。但是当时我只是看着看,在自己购买币后不久,2013年年底,比特币从8000元跌下来,大家都开始感到很不舒服,觉得这个行业很可能是一个小众行业。2015年才是最艰难的一年,市场已经熊不起来了。那时候,1000 BTC才值100万,(企业)继续撑下去可能也是死,钱还没花完,最好只能是冬眠。那是一种思考。

提示:如果您觉得本文不错,请点击分享给您的好友!谢谢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