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十年兴衰录

文章来源:卢晓明编辑|郝方舟,出品| OdailyPlanet (ID:o-daily),区块链行业在2019年将迎来大起大落。前一段行业进入深冬,从业者茫然四顾;后一段,顶层的重视让区块链重新回到大众视野,为行业注入活力。比特币一夜之间暴涨近40%,区块链概念股纷纷涨停,“比特币”再上热搜,各大券商发研报将其解读为“区块链”,党员们开始学习区块链……,在此背后,是从业人员对区块链行业十年的深耕沉淀。10年前,区块链技术诞生,进入中国。在其发展过程中,中国是必须提及的土壤。比特币、以太坊两大公链,都是借助于国人的投资而发展起来的。矿机巨头、股票交易公司,今天能登上福布斯和胡润富豪榜的被誉为神童的天才,背后隐藏的资本操盘手,都来自中国。从故事的 B面来看,区块链的投机特征也是不少诈骗、传销、欺世盗名之徒的混合,让区块链十年的兴衰,比其他技术更浓墨重彩,光怪陆离。2008年,比特币、区块链的诞生,美国次贷危机的爆发,华尔街投行一蹶不振。十月三日,布什政府签署了七千亿美元的金融救助计划。在2008年11月1日,密码朋克邮件小组发表了一篇题为《比特币:一个点对点的电子现金系统》的论文,署名是 Satoshi Nakamoto (中本聪)。2个月后,中本聪发布了比特币第一个开源客户端,那就是比特币和区块链的诞生之处。这本白皮书成了“比特神教”的“圣经”,开发文档成了“汉谟拉比法典”。《圣经》飘过大海来到中国,很多金融和科技爱好者都开始用电脑来挖掘比特币。在那个时候,比特币也被国内的一些人知道,但是认可者常常羞于启齿,因为比特币被视为传销。一个年轻的经纪公司分析师第一次接触比特币,他使用比特币来升级云服务,还在淘宝上买了一双豪华拖鞋。在童年时代,他觉得放风筝的经历很美好。年末,他翻译了比特币白皮书,使《圣经》成为最早的中文版。同一年,他还和刚认识的科幻小说家刘志鹏(刘志鹏)建立了比特币交易社区 Babbit。后来他成为比特大陆公司的创办人之一,吴忌寒是世界第一个矿机制造商。当时他还是比特币的传道者,从他的言论中,读到了《算力之美》一书,你或许还能感觉到他对比特币的纯真。谈到创建巴比特的远景,他说是责任促使他“挺身而出”,向公众解释略显稀疏的基本技术原理。多年以后,吴忌寒已经成为区块链行业的霸主,并在此之后成为矿霸。只是现在他很少接受媒体采访,再怎么描绘,只怕面目模糊。在比特币行业初露端倪,矿业,交易所现明日之子的2013年,比特币迎来了转折点。五月份,央视第一次报道了比特币,投资者们闻风而动。货币的价格在11月份上涨了4倍。矿山机械短缺,今年,吴忌寒会见詹克团,成立比特大陆,五月成立火币网,五月成立李林和徐星,十月成立 OKCoin。也许从那一年起,中国人就占据了比特币交易和挖矿的绝对多数。伴随着第一台阿瓦隆矿机的问世,比特币的算力大战从此拉开帷幕,计算机挖矿的退潮。(详情请阅读,《采矿春秋:贵贱相争,新钱乱打》),车库咖啡里,李笑来、宝二爷、老猫、赵东、赵国峰、易理华、吴钢、暴走恭亲王等人都在谈笑。随后在“区块链革命”中积极拥抱区块链的 VC,也在此时埋下了火种。红杉树和创新工场投给大陆。第二年三月,戴志康和真格分别投下了火币天使和红杉Pre-A轮。在投资人麦刚的帮助下,徐明星获得了天使融资,包括蒋涛、蔡文胜、Pre-Angel创始人王利杰、雷锋网创始人林军等,策源创投、曼图资本、创业工场等也都在下一轮融资中加入了投资方。在比特币采矿和交易行业链中,雏形已经显现。此后,当年的数字货币产业迅速陷入低谷。三人经历了第一次熊市,也许是最惨烈的一次。后来的故事中,他们或者已经习惯了这个行业的循环起伏,并且在未来成为区块链的关键人物。三立“黄埔军校”还培养出了不少今日的大人物,比如币安创始人赵长鹏、神马矿机杨作兴……,来华以太坊募资,区块链成了“风口上的猪”,2013年前,世界上只有比特币。一直到俄罗斯青少年 Vitalik Buterin提议将虚拟机,也就是现在所说的智能合约,添加到比特币底层。维塔利克出生于1994年,同时还是一个加密货币爱好者,他认为比特币可以做的事情“不仅仅局限于货币”,也许可以成为“通用的应用平台”,参与智能合约的提议没有得到比特币开发团队的认可, Vitalik决定再搞一次独占。于是,有了以太坊,维塔利克因此而封了神。Voyage的设想显然是非常有吸引力的,当时19岁的他被一大堆比他年龄大得多的“以太坊联合创始人”所包围:第一个以太坊 CTO Joseph,后来是 Polkadot

Consensys

Joseph Lubin。2014年1月,他们在迈阿密的北美比特币大会上首次公开发行比特币以太坊。在2014年和2015年, V神曾两次到中国进行融资。首先北上,带着蹩脚的中文译文,他敲开了火币杜均北京办公室的门,杜均听后断定是不可信的。同时也发生过不少大佬错过了以太坊的故事。现在或者想要后悔,但是当时的以太坊,甚至“比特教徒”都认为这是一场骗局。然而,错失机会的人都会经历以太坊开启的区块链2.0和 ICO时代的洗礼,v神来华北上筹资不太顺利,尔后南下上海,寻找与比特股(BM创立的去中心化交易平台)有联系的沈波。后一位则是及时给予帮助,不仅带着 V神到处讲演,2015年以太坊遇到资金困难时,还投入了50万美元。它成了分布式资本最成功的投资,收益是原来的1500倍,加上 V神成名后所带来的声望,成了万向。随后在国内开启了区块链创投时代。万向于2015年建立了区块链实验室。与此同时,区块链技术也成了小风口,国内金融业人士发现,比特币的底层基础设施——区块链大有可为,信任、不可篡改、去中心化等概念出现在上海各大金融中心区块链研讨会上。在上海召开的几次主要会议中,早就得出了区块链与金融场景相匹配的结论,但他们更认同联盟链,也就是今天所说的“无币区块链”。而浙江大学也为产业输送了大量的区块链人才。在上海,杭州地区开始出现了不少的联盟链公司,如趣链、复杂链、秘猿、布比、云象等。在同一时期, ICO项目也爆发了一波热潮。小蚁、领萌宝、元界等国内项目均获得成功 ICO,货币众筹、云币网、ICO365等一批区块链众筹平台启动。2015年至2016年,区块链由于没有落地,被讽刺为“风口上的猪”。一年后,光是一张白纸,甚至连笑脸都能让老师一夜致富。现在回头看,当年的“风口猪”恐怕是小巫见大巫。ICO带着比特币再上高峰, ICO带来了暴富的梦想,到目前为止,国内区块链地图在地理位置上已经显示出不同的优势:深圳是一座矿业重镇,拥有众多的矿机制造商;上海、杭州有许多联盟链公司,寻求与实体金融行业结合;北京是两个主要的交易所所在地。在行业方面,比特币生产(矿机、矿池)、存储(钱包)、交易(交易所)等链条已经形成,后人称之为“币圈”;联盟链在行业方面也有一些试点。ICO热潮在2017年席卷了所有这些人,伴随着“区块链革命”的口号,还有一大批传统互联网 VC也在其中。10天3次。3个月40次每年100倍,1500倍……一连串激增的故事,让曾经小众的 ICO变成了“中国大妈”的暴富梦。这个泡沫中最大的明星无疑是爱学习的笑来老师。如今,著名的 EOS公司推出并投资了多个区块链项目,5天内在 ICO平台上融进1.85亿美元,成为“50亿美元的空气”。七月六日,薛蛮子抱住李笑来,在微博上发了一张合照并附言:“@李笑来,我终于找到了自己追求财富的自由之路!哈哈哈哈,一座 ICO,犹如未发现的金山。"我看不见徐小平,也看不见雷军,诺博迪特."薛蛮子说,“好像突然间全世界都点了菜,都是我一个人挑的,这么好的东西,我要赶快去。”2017年九四政策出台后, ICO被叫停,项目开始退币。九月八日,有关监管部门决定关闭在中国的虚拟货币交易所的更多消息。火币, OK,比特币中国也相继宣布停止交易。随后比特币和以太坊价格经历了短暂的下跌,但随后又开始了疯狂的拉升,频繁刷新新高,最终于12月升至新高:分别为2万美元和1400美元。没有 ICO的推动,它是无法生存的。狂飙的币价让国内用户急于寻找交易所的替代品,名不见经传的币币交易所币安凭借这段红利期一跃成为世界第一数字货币交易所。突然间就错过了分红的经典互联网 VC和火币 OK等比特币交易所,急急忙忙抢着抢着话语权。今年1月,徐小平呼吁被投项目“拥抱区块链”的聊天截图在创投圈疯狂传播,玉红创建的三点无眠社区尽显急迫和焦虑。群英荟萃的咖位大咖、七夕红包百万红包等等让“学风”传遍网络。陈伟星依靠的是信手拈来的哲学经济理论和看空区块链的朱啸虎的空间论。大型互联网企业如 BAT相继重视区块链业务,“莱茨狗”、“网易星球”等 C端产品的测试略有落后,但 BaaS业务最终成为了标配。"区块链金融/社交/版权/健身…"等一切可换币、可换链的概念走红,美图、简书、迅雷等多个互联网项目相继发币。为获取新红利,火币引入了 HADAX的投票上币机制。三月份,货币圈掀起了 EOS超级节点选举热潮。或许对这些,韭菜们只记得 XMX归零,交易所割项目方,项目方割韭菜的痛苦记忆。而此时,项目方、交易所、 PR服务公司、区块链媒体机构都“拿到了钱,也就顺理成章了”。交易员仅收取单个项目的上币费,就可轻松赚得几百万美元;“区块链媒体”发出项目软文要几十万元;公链项目轻松估值上亿元;像FOMO3D这样的赌博游戏带来了 DAPP小高潮。对韭菜而言,2017年底的2018年初,分明是捡钱行情:盲选可以挑选出百倍的钞票。但是,癫狂起因于币价,也随币价而灭。比特币和以太坊价格自年前的高点后一路下滑,年中已然腰斩,下半年跌去了八成。块链万事落地寡,成了过气镰刀。块链关注者的数量也在相应地减少。空头市场,无路可走,裁员,装死或真死;区块链媒体,在断粮和封号的双重压力下,直接关闭了项目,关闭了百千个项目。徐小平、玉红等昔日的豪杰开始退场。张健的 FCoin凭借“交易就是挖矿”引发千所之战,行业持续吸血,最终昙花一现,反而助长了熊市。与此同时,一些联盟链企业仍在坚持无币区块链。虽然步履不大,但是像微众银行、蚂蚁金服这样的 BaaS业务仍在探索中,比如网络法庭、区块链电子发票、社区投票等等。年底的 STO和稳定器只停留在讨论阶段,真正的发力还没有到来,2019:行业回归小众, Libra震动互联网,进入2019年,比特币货币价格延续了去年的低点。在公众的眼里,区块链早已经冷得透不过气来。送礼的行情过去后,部分“量化基金”成了笑料,项目也过了讲故事阶段。缺少用户和韭菜使行业开始绞尽脑汁拉新促活。首先出招的,又是币安,祭出 IEO (首次交易所发行,类似于股票打新),吸引来抢先入局的人,因为 IEO的价格往往比私募的价格还要低,相当于一次抽奖即得,每次抽奖往往会几分钟甚至几秒钟售罄,上线就飙升几十倍。百倍币现在已经很难找到了,为了获得这样的收益,投资者们在网吧包夜,雇佣学生帮自己抢份额;币安的 KYC (投资者资格审查)之前,专门帮助韭菜通过 KYC的行业就“诞生”了。(详细情况见:, IEO正在自我毁灭中…),曾经轻松十倍的 IEO,有没有人参与进来?其它交易所迅速跟进,韭菜也在晚睡。这样,作为交换筹码的交易所平台币价格就会节节攀升。与此同时,比特币也在慢慢上涨,从年初的3000美元上涨到现在的1万美元,甚至连涨两次。事实上,所有这些都离不开上半年的种种利好:纽交所母公司 ICE旗下的比特币期货交易所 Bakkt即将上线; Facebook的区块链项目 Libra,从媒体到白皮书以及听证会,都震惊了全球。曾经以为区块链是传销的各大互联网巨头,又开始紧张地研究“区块链革命”。有关阅读:李嘉诚投的 Bakkt,真能让华尔街买进比特币?——, Bakkt开始卖8个比特币2小时后,牛市神话破灭了?“Facebook发币,互联网和区块链之间的生死较量开始了,”“Facebook发币后48小时,”“Facebook发币后一场大劫难:胎死腹中,“,”“Facebook并没有启动 Libra,而是发起了一场货币战争,”纽交所,纳斯达克,伦交所,富达等传统金融巨头的布局,反映出他们对加密货币的认可;沃尔玛,摩根大通,再到 Facebook,这些传统巨头发行稳定币的目标是从公司内部,产业内部,全球用户。最后就变成了各中央银行必须面对的货币战争。由于该行业长期表现良好, Bakkt开始上市,交易量低于预期;

提示:如果您觉得本文不错,请点击分享给您的好友!谢谢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