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 DAI 压力测试为鉴,探讨如何改进去中心化货币发行系统 - 链闻 ChainNews

而 DAI采用“人为干预”的方式进行宏观调控,存在着违背市场规律的行为。原题:《DAI的危机时刻与零杠杆货币发行协议的思考》,撰文:3月12日,币乎用户jc1991的全场大跌,让以 DAI为代表的 DeFi生态圈经受了前所未有的巨大考验。数字化资产链外价值的迅速下跌,引起了一连串的连锁反应,以太坊链上的 DeFi就像是高速公路上的一条追尾链条。第一次大跌,是由预测者系统捕捉到链上抵押物的链外价值迅速下跌,通过补价上链,链上 DeFi通过预测者的报价了解到抵押物的价值大幅下跌,然后借入 DeFi类项目,面临着大量的清算,在清算过程中,抵押物被强制折价拍卖。这个步骤,又引发了以太坊在短期内交易量的大幅增长,于是网络就变得拥挤不堪, gas费用飙升至30美元。甚至连中央交易所的充币提币业务也受到冲击。而债券仓主则需要回购 DAI,进行补仓以避免清算。这样做的结果是, DAI的溢价超过7.5,而且由于流动性不足,短期内无法通过稳定机制来收回。那么即便是买回 DAI去补仓,却面临着区块网络拥挤补仓,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爆仓。网际网路拥挤,网际网路消费猛增,让明明预想到的一切,被击得面目全非,连 Oracle饲料价格都跟不上。使原来想要实时锚定链外价格的企业,变成了“技术不行”,退而求其次,只希望尽快锚定链外价格成功。在系统设计上,这是对以太坊性能的无奈妥协与让步。而且还让人怀疑饲料价格的设计是否合理。正如我们所看到的,没有饲料价格的 Uniswap,在3月12日成为了当天表现最好的 DeFi,交易量反而猛增,最为严重的一次事故是 Maker公司的抵押品拍卖环节出现了大问题,由于 gas公司的暴涨,导致清算商无法正常竞拍。超过500

000美元的 ETH被以0 DAI的报价拍卖,造成了巨大的坏帐缺口。以太坊公司的表现,在 DAI处于紧要关头的时候给了它一击。有关3月12日 DeFi的惊险故事,已经有很多文章在讲述了,我就不多说了。许多人认为, DAI这次经历并通过了考验,所谓“不死我,让我变得更强”。同时 DAI也积极回应,多次提出调整稳定价格、修改拍卖 bug、拍卖 MKR去补坏帐等建议。最终,有一项有争议的建议获得通过:加入 USDC作为第三种担保货币。3月12号的下跌就像一场风暴,而 DeFi这个新兴物种,就像风暴席卷湖中的小舟,随时都有可能翻船,假设当天还会下跌20%,真的就会翻船, Maker会直接开始全球清算。但好景不长,风暴留了情面,小船终于没有翻,留下人在船上,颤抖着,惊恐着。身为船上的一名船员,我非常看好 DeFi的后续发展,并一直为它的各种发展、进化、变异等生态环境而兴奋兴奋。本文只想说一句,反方的观点:,我认为一个去中心化的货币发行体系,不应该存在那么多的系统风险。从另一方面看, DeFi的基础设施还不够成熟。还有很大的改进余地,所以本文就利用我所擅长的 yy能力,谈谈如何改善“去中心化货币发行体系”的基础架构。在本质上, DAI的系统是一种杠杆借贷协议。就其设计而言,它与真实世界中的银行抵押贷款非常相似。当然,为了能坐上“稳定币”的宝座,这种利息也就算得上“稳定利率”了,但是不管你怎么说,我们都知道,这就是借贷的利息。利息,而且是实时的,造币后,只要不主动去销毁,那么每天都在增加成本。铸造货币,却存在着与时间呈线性增长关系的潜在成本,这一系统与真实世界中的货币发行并不相对应。无论现代的中央银行铸造货币,还是古代的金银制度,历史上任何一种货币发行系统,都没有这种机制。没有一种货币在铸造时需要支付利息的现象。DAI的本质是一种借款协议。但演变成了稳定的货币,真不巧。关于比特币的白皮书定义: APeer-to-Peer Electronic Cash System。点对点电子现金系统并且在十年的发展过程中,后人主动赋予了它:数字黄金,完美的储值介质,避险资产等光环。对于 DAI也是如此,它本质上是一种举债协议。其核心是“借贷”。之后在使用和推广的过程中,人们给 DAI “去中心化稳定币”赋予了光亮的美名。并逐渐忽视其杠杆借贷的本质。而且在概念上不断地,进行自我校正,称之为:借贷稳定币。开始是借钱,但是被稳定货币的诱惑所困。因此顺势而为,表面上是稳住货币,实际上是借钱。有句话叫忘乎所以,踏踏实实,殆矣。DAI设计了多种担保物。最近通过了 USDC抵押贷款方案。这是第一个能够以另一种稳定币作为抵押发行稳定币的奇葩公司。令人奇怪的是, DAI的定位是:“世界上第一个没有偏见的货币, Dai是一种没有边界的去中心化稳定的货币。各种各样的公司和个人都能从中受益。”-makerdao.com,但是新的 USDC显然不是为个人而设的抵押品。一般的使用者,肯定没有任何动机,抵押一种稳定的货币去换另一种,并且还要支付20%的利息。举个例子,我要你拿700元人民币,然后跟我换80美元。那么你还要付年息20%的利息给我。有谁会这样,除非你自己印人民币,否则我相信你不会傻的。也许有些使用者会想拆借稳定的货币进行套利,但高达20%的利息,扼杀了所有套利的可能。可以想像的是,它是为机构而设,而机构本身又拥有低成本的 USDC,或者通过一系列的闲置 USDC进行合作。数字货币流通规模扩大,机构资金利用效率提高,双赢。但是对于普通用户来说,这的确是个危害。由于这是一个新的 Maker系统所带来的系统风险。由于 USDC是集中发行稳定币的机构,尽管有声明说它有100%法币的储备抵押。但是,黑天鹅事件也存在滥发、暗箱操作等问题。集中稳定币与非中心稳定币的组合。这就是事实,DAI更接近于借贷协议,而 USDC则是其新的借贷模式。假设这是一个纯粹的借贷协议,那么抵押什么资产,借出什么资产,都是无限制的。比如 compound或者lendf.me,但是, DAI同时是稳定货币,每引入一个担保物,就引入一个新的潜在风险。这个建议刚刚通过。我知道, Maker的去中心化治理,只不过是另一个链上的集权而已。只是形式上的民主,形式上的非中央化最后,决定权和否决权掌握在少数人手中。当前 DAI的可持续性,取决于其生态系统的发展,越多的 DeFI是基于 DAI,或者说是集成 DAI,那么 DAI就越不能失败,在经历了这次大规模的清仓清理后, DAI的铸造大户们想必伤痕深刻。损失最大的是 ETH,损失达3.5万美元。可以直观地看到,近期系统的整体锁仓数量减少了50%。因此, DAI应用场景越广泛,流通度越高,那么, DAI是否越稳定?很明显,只要系统危机只发生一次,它就会一朝回到解放前。更何况 DAI存在的系统危机不止于此。而另一方面,则是流通量在扩张过程中的不可持续性,它本质上是一种借贷协议。因此流通中的增长,需要依赖借贷需求的增长,而且,对于普通用户来说,参与铸币活动是有成本和风险的。要付利息的,是它的铸造成本。缺乏担保价值需要清算的过程,就是它的铸造风险。因此,单纯买进持有 DAI的风险,将大大低于买进 DAI的风险。如此, DAI的流通量就增加了,靠什么做自然增长?难道只有一小部分人愿意冒险吗?铸造 DAI相当于开出一个低杠杆的合同。即使是你认为非常安全的爆仓线,也有可能发生爆炸。若仅持有 DAI,则还可以将 DAI借给其他借贷协议,或存入 DRS实时计息。所以,持有 DAI的风险远低于铸 DAI,那么还有谁愿意再冒险去铸 DAI,何况铸 DAI还得实时支付利息。很明显,链上存在借贷需求。但是,像 compound、lendf.me等专注于借贷的协议,更纯粹的借贷协议正在迅速兴起。马克面临的挑战是如何在定位方面面临困境。究竟是做稳定币?或者借钱?对于用户来说,他们有选择的自由,当市场上出现了更加纯粹,简洁,低利率的借贷协议时, DAI这边的借贷用户,可能会迅速流失。从而导致了 DAI的流通紧缩。结果, DAI不仅流通规模难以扩大,而且由于借贷协议的竞品越来越多,可能导致 DAI的紧缩。为增加流通性,穷极诡计,只能引进越来越多的抵押产品,如 USDC,而且引进得越多,系统性危机就越严重,因为任意一种抵押产品的发布都有其根源, DAI也将随之而来。若为单纯借贷协议,抵押物需要及时清算,也可以理解,借贷协议是否需要实时锚定链外价格,不在本文讨论范围之内。那么,“稳定货币发行协议”是否需要实时锚定链外价格呢?假定有必要,那么很明显预言机需要实时更新来满足要求,而我们看到,预言机的进料价格,在极端拥挤的情况下,突然下降。当天以太坊最低价为80美元,这个价格根本没有被加价到链上,还好,否则 DAI当天就需要启动全局清算。由于块的拥挤,导致预言者罢工,反而挽救了 DAI一把。在预言者不能工作的时期,并没有实时锚定,结果如何呢?未能及时清算 ETH的债仓所有者,感到庆幸,避免了爆仓造成的损失,而 DAI官方感到庆幸,避免了全局清算。当 ETH在链外的价格反弹时,失去锚定的那一段时间似乎还没有在链上发生过。难道所有这些都会带来不好的后果吗?在证明实时锚定不必要的情况下,剩下的影响反而是好的,对于避免爆仓的用户来说,好项目方也好。也可以和其他建立在 DAI之上的 DeFi一起。总而言之,大家好。马克尔 DAO官员曾宣称,改变稳定汇率等稳定机制,“是一项有效的货币政策”。马克·戴尔连续提高利率:目标,政策效应,去中心化货币市场的影响,这种中央银行样子的行为,实际上与美联储所做的事情并没有什么不同。在这个问题上一点也不存在中本聪式的反叛。相反,它更像是一群以链式匿名的方式体验美联储执政者。但是, DAI的社区治理者们并不比美联储更了解情况,从一开始, MakerDAO就假定存在一系列稳定机制,它们可以起到无形的作用,必要时去干预市场,调节货币价格的稳定性。例如,通过社区投票,来调整稳定的价格,例如,爆仓机制,全球清算机制,从这次的大幅下跌中,可以看出,这一系列机制,都没有那么有效,相反,爆仓,以及因关键时刻网络堵塞而导致无法平仓,对用户造成了很大的伤害。由于 Crypto Never Die,因此我们认为,下跌的股票最终都会反弹。失锚,只是一个观察角度的问题。这种观察视角,类似于货币本位思想,与法币本位思想不同。从币本位的角度看,1 ETH总是等于1 ETH,只有在链外,1 ETH=300 USDT和1 ETH=100 USDT才会发生变化。先把时间放在一边,抵押了 ETH,然后又抵押了 ETH。供应链之外的价格是疯狂的,动态的,复杂的。最初,比特币是为了对抗链外混乱的金融系统而诞生的,并不是为了锚定美元。一枚比特币总是一枚。因此,我坚信,加密货币应有其自身的价值体系。或者,去中心化的货币发行系统,也应该有自己的价值体系,不受美元等法币的影响,在链上进行去中心化应用程序,在链外重新努力实现实时锚定价值系统,是否从失去 Crypto Assets的初衷开始?在技术上,真正做到实时锚定外部价格是不可能的。由于外部价格因素过于复杂,变化过快。以太坊的表现,说的是实时性,因此,应降低链外价格,对链上的实时操作有直接影响。就像两个平行世界,可以相互观察对方,然后根据观察结果进行反馈,从而产生间接影响。而且,不要直接去操纵对方。UNISWAP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观察者,观察链外价格与链上价格之间的差异,从而做出套利行为,对链上价格产生间接影响。我想,这是一个去中心化的货币发行协议。同样应该如此,分离价格的直接影响允许观察者采取积极的行动,以间接地影响。若 DAI采取了这种方法,则在3。

提示:如果您觉得本文不错,请点击分享给您的好友!谢谢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