矿霸迷航 比特大陆自救史

本文的目的,是要让读者一文了解比特大陆内斗的前因后果,但写完后,我发现它更像是一段漫长的自我救赎的历史,而非内斗本身。这是个漫长的故事,让我们来调整时间线,直到2018年12月17日,这是比特大陆最危险的时刻之一,也是接下来一系列故事的开始。18年9月,比特大陆的财务部提醒管理层,公司现金流已经十分紧张,必须降低运营成本才能维持下去。价值超过150亿美元的区块链独角兽们,在奔跑中扭伤脚踝,在挣扎着破坏角落。与特大陆相比,2017年获利10亿美元。与特大陆相比,2018年上半年获利10亿美元。3轮融资,总共8亿美元净值应该超过三十亿美元,今年9月,比特大陆现金流十分紧张,濒临破产。单纯的对比,不难看出比特大陆的赚钱能力不可思议,烧钱能力更是登峰造极。位大陆是怎么烧钱的?将现金堆在一起,然后用汽油烧毁,还是雇佣专门的工人,用一张纸塞进碎纸机,把钞票粉碎掉?事实更接近于后者。下面这些数据,可以帮助读者快速学习比特大陆的烧钱技巧。整个市场已于2018年初进入熊市,但比特大陆的运营成本每月都在疯狂上涨,运营成本从年初的1000万美元上升到今年年底的5000万美元。扩大研发队伍,是一个重要的原因。人力资源总监比特大陆透露,公司曾经一天招聘50多名员工,一个月招聘近500名员工,即便是这样,也是因为招聘速度太慢而被骂。而这种现金消耗量,约为2.5亿美元。运行费用只是冰山一角,超量投送可以成为课程项目管理的经典案例。读者们很容易发现比特大陆仍然在努力清理其矿机S9的库存,直到2019年。联合 CEO詹克团甚至没有听取财务部门的意见,坚持超投,结果造成库存积压,资金周转困难,而财务部门却坚持警告。另外,联合 CEO吴忌寒曾透露,超量投片将给公司造成大约15亿美元的损失。BM1393芯片事件,更是让人心惊肉跳。晶片专家詹克团在一个已经失败的晶片上大举投资,终于不负众望,再次失败。在2017-2018年间,比特大陆至少发生了4起矿机芯片流片故障,包括16 nm、12 nm和10 nm芯片,其中16 nm流片故障两次,造成至少12亿美元的损失。据报道,比特大陆还有价值十亿美元的数字资产正处于亏损之中,鉴于2020年的行情回暖,我们暂不发表评论,等待市场给出正确答案。但是前面提到的损失,都是不可逆的。在2018年9月,比特大陆的管理层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原来公司赚的钱可以被烧光,而我却认为烧光了。因此,管理层开始讨论自救计划,而显然,最合理、最有效的方法是裁员。但是,削减计划受到詹克团的强烈反对。在裁员之后,没有经过试用期的新员工将成为主要的裁员目标,裁员的成本会降低。比特陆新员工试用期为半年,试用期工资为转正工资的100%,无差异。但由于没有试用期,裁员的成本相对较低。它还意味着 Jenker公司的管理层将面临大规模裁员,由于詹克团的强烈反对,比特大陆只能暂时放弃裁员,转而持续削减市场和差旅预算,成立预算委员会,严格审批每项开支。我们不再享受员工福利,例如:打车、提供早餐面包、饮品等,甚至不再享受每月发放400元 BTC/BCH的福利。面对巨额现金流压力,鸡毛蒜皮的节余显然是徒劳的。不久,管理层又重新讨论裁员计划,现在已经到了必须裁减的地步。2017年12月,吴忌寒开始组织创业元老及业务骨干,劝说詹克团裁员,但詹克团仍然坚持不裁员。说服的过程很不顺利,在经历了很多会议和激烈的争论之后,比特大陆的管理人员陷入了与詹克团一起浪费时间磨嘴皮的困境。这一过程,让两位 CEO管理公司的弊端开始显现,两位 CEO的关系逐渐恶化。十二月十六日晚上,詹克团再次召开管理层会议,地点在距奥北科技园2公里处的风渡嘉荷酒店,在场的三十多名管理人员被要求交出手机。这时,另一位 CEO吴忌寒正在香港出差,忙着与上市有关的事情。在会上,詹克团的核心内容可归纳为三点:一、比特大陆不能有两个 CEO,只能有一个,而这个 CEO必须是詹克团。Jenke表示,他在出差途中遇见一位多年不见的老领导,谈得很投机,这位老领导建议公司只能有一位 CEO,而且必须是他。Jenkie认为这是一种命运,是上天给他的机会。在詹克团看来,公司现金流出现问题,最大的责任就是财务部不能胜任工作。为证实自己的观点,詹克团在会上公布了大陆公司的财务数据。并于当晚,就有台湾员工开始发朋友圈,称公司资金链断裂,高层分道扬镳。如果不支持詹克团,期权就会被取消,股权就会无效。听到这件事,香港人吴忌寒向风渡嘉荷的管理层发来了一条微信。吴忌寒于12月17日下午返回京,与詹克团进行了通宵谈判,最终于凌晨达成共识。比特大陆联合创始人葛越晟宣读了谈判结果,吴忌寒和詹克团不再担任 CEO职务,由王海超接任。吴忌寒主动投降,由詹克团任主席。「一二一七事件」对比特大陆影响极坏,特别是泄露比特大陆的财务状况,令供应商开始催款。刚和北京银行谈好的贷款,第二天就被掐断了。吴忌寒卸任 CEO后,引起了业界的轰动,一时间成为矿业、区块链从业者、投资者的热议话题。传媒聚焦比特大陆一连串事件,普遍看衰其在香港的 IPO,认为高层变动已提前预示 IPO失败。十二月二十四日的圣诞节,比特大陆终于开始实施裁员计划,这一拖延已久的“正确决定”,使僵局持续了近三个月。在北京,新加坡,台湾,上海等地, AI团队裁员50%以上。以色列研发中心关闭,刚收购了10个月的深圳新物种科技有限公司宣告解散,员工也全部离职。超级区块链开发团队哥白尼比特大陆还没来得及幸免,就在裁员中全军覆没。与部分被裁减的员工一起,哥白尼加入了由吴忌寒和葛越晟共同创立的位于新加坡的 Matrixport公司。吴忌寒在“一二一七事件”后,逐渐淡出比特大陆管理事务,转而关注 IPO和新公司。而且这也是吴忌寒的一个重大失误,开始让詹克团独自经营比特大陆。其实,早在2013年,吴忌寒就埋下了隐患。投资银行出身的吴忌寒是比特币白皮书最早的翻译者,2012年他开始涉足挖矿行业,“烤猫”的消失和“南瓜张”跳票让他决定自己研发芯片。吴忌寒在2013年成立了自己的矿机公司,和年仅20岁的葛越晟,一起找到了来自中科院的集成电路设计师詹克团,创立了本文的主角——后来成为数字矿业巨头比特大陆。吴忌寒向詹克团承诺,每研发出一个成功的矿机芯片,都会给詹克团团队一定的股份。那个时候,詹克团创办的公司已经处在崩溃之夜。詹克团承诺将自己一半的股份给队员们,以使球队能重新团结起来。遗憾的是这只是个空头支票。由于比特大陆更快地发展,估值也更高,不断膨胀的詹克团几乎独吞了全部股份。像许多创业公司一样,早期的 Partnership大洲也遇到了许多困难,许多工作都要老板亲自去做。例如,比特大陆在2013年下半年的芯片设计和投放过程中,曾一度陷入资金短缺的困境。吴忌寒出面筹款,与台积电进行销售会谈,说服台积电接受一家新公司的投资需求。吴忌寒还参与了整个矿机市场的基本设计风格,以及矿机S1中散热片热工参数的选择。到了2014年,吴忌寒发现詹克团单独操纵了这家公司,问题重重。有些危险的举动,迫使吴忌寒继续参与公司的经营。那时,比特大陆的矿机芯片才刚刚在标准设计流程方面处于领先地位。吴忌寒认为,下一步必须发展全定制技术,但詹克团打算将资源投入到手机支付芯片的研发中。Jenke认识一位来自 Centre的神秘人,他声称自己有能力操纵 Centre关于下一代移动支付密码标准的决策过程,但是这个方向很有可能会让 Bitcoin在矿机市场刚刚取得的领先优势复现。他毕业于一所经济学院,他说,凭借对高中阶段搞物理竞赛的记忆力,以及对计算机技术的业余爱好者的知识储备,他每天在数据库和 Google上检索各种资料和论文,学习完全定制的相关理论,并前往詹克团做说服工作。所幸的是,在全定制技术的指导下,詹克团最终听从了吴忌寒。比特大陆迅速整合了吴忌寒推荐的美国和俄罗斯技术专家的技术,大大提升了芯片和整机的设计水平。吴忌寒在2015年建议詹克团考虑人工智能的方向。但是 JenkeJenke没有这样做,他更倾向于 CPU的方向。在通宵研究后,再加上比特大陆投资团队的深入分析,詹克团终于认同了这个方向。很遗憾,在陈天石兄弟取得理论与实践上的重大突破之后,比特大陆才正式向相关方向投入,还是滞后一步。2016年至2017年的两年时间里,比特大陆的业绩增长迅猛,成为区块链行业中唯一的超级独角兽。据佛若特沙利文称,以2017年收入计算,比特大陆科技控股公司是中国第二大、全球第十大无晶圆厂芯片设计公司,也是全球第四大无晶圆厂 ASIC芯片设计公司,市场占有率达74.5%。但在创业初期,巨大的危机早已被埋藏,Jenke在主要方向的决策上,暴露出他对商业理解极度缺乏的弱点。但是他的每一次失误,都被公司的核心员工全力阻止。对管理能力的过分自信,管理过程中遇到了重重阻力,导致两人之间的矛盾逐渐激化,两人管理上的分歧越来越大。2018年12月17日,两人的矛盾彻底爆发,詹克团通过一种极端手段,威逼管理层向他放弃期权,从而达到掌权公司的目的。由于吴忌寒连夜从香港返回京,与詹克团通宵谈判,最后两人辞去 CEO职务,吴忌寒退出,詹克团以执行裁员计划为交换,独占了董事长一职。不出所料,吴忌寒主动退让,加剧了詹克团的管理混乱。比特大陆的一名员工用两个字母—— SM来评价詹克团的管理技能。当到了该公司的掌门人,詹克团很快以董事长的身份“整顿”了吴忌寒主管的部门,他在饭局上指导矿机销售工作,语重心长地指出,销售业绩并非销售能力,而是公司给的机会。并且以两个矿机销售领导为例,说如果不是公司给他们一个机会,他们两个现在还是屌丝。此外, Jenke还指导销售如何敬酒,教授酒桌文化和经验。吃饭后,詹克团总结说,比特大陆的销售质量太差,需要注入华为的管理血液才能推动公司前进。不久,华为市场销售总监正式接管了大陆的比特大陆销售,开启了蚂蚁矿机品牌溢价时代。为进一步了解和指导销售工作, Jenkel要求与销售人员一起会见客户。谈判期间,詹克团曾与客户围绕中西药问题展开热烈讨论,也曾在产能不足的情况下逼问能不能把机器卖给一万台。尽管销售要求严格,但詹克团为“大陆方舟”提供了许多方便,除了以较优惠的价格出售矿机外,与特大陆的矿机相比,以高于市场价的电费将矿机托管在王铭的矿上。据报道,詹克团和王铭都是大陆方舟公司的股东。华为的全新销售战略,也给比特大陆带来了很明显的变化。自以为品牌溢价降低了蚂蚁矿机的性价比,导致竞品开始蚕食比特大陆的市场份额。他们发现这一战略是错误的,开始降价时,又发现矿机市场已经饱和,矿工的采购需求也减少了。与销售策略相比,危机更加严重的是,蚂蚁矿机的技术优势正在被竞争对手甚至是曾经的对手超越。与此同时,比特大陆的两个矿池,也相继失去了第一、第二的位置。而且被吴忌寒寄予厚望,詹克团亲自监工的 AI业务,成了业界的笑柄,不但没能赢利,而且差一点拖垮比特大陆。一味地引进华为系高管占据重要位置,会彻底摧毁公司内部的文化根基。比特大陆内部的官僚作风开始从高层侵蚀到普通员工。Jenkie对此并不在意,他仍然热衷于招聘有华为背景的员工,模仿华为的组织结构和战略,让 HR做销售,研发做 HR。2018年10月的组织结构调整,是詹克团对比特大陆管理层的一次彻底挑衅。这次,詹克团完全把比特大陆的元老员工边缘化了,把一些入职不久的“跳槽人员”突然升到了业务线的主管岗位,以前的主管需要向新员工汇报工作,原平级的两个主管变成了上下级关系,不同业务线的运营与发展合并为一个大部门,向上报告的流程变得更加繁琐,员工之间的关系也变得微妙。若正式实施机构改革,不出意外,比特大陆将失去大量核心员工,特别是区块链业务线,将成为其重灾区。吴忌寒在2019年10月29日紧急召开全体员工会议。此前,北京比特大陆的法人代表已由吴忌寒变更为母公司,其中包括香港比特大陆和开曼比特大陆。在25号楼B1室,吴忌寒站着宣布詹克团全部解职,比特大陆集团内部的任何员工,都不能再执行詹克团的指示,也不能参加詹克团召开的任何会议。公司如果违反了规定。

提示:如果您觉得本文不错,请点击分享给您的好友!谢谢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