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zos、Cosmos和以太坊

该协议将于今年夏天提出并于秋季生效, Tezos 007。该协议的内容包括: SaplingPrivateTransactions功能的整合、状态培养帐户、环境升级、安全随机、治理、元交易和 Michelson。作为 Tezos的开发人员和主要烘培人员之一, Cyrptium Labs写了两篇文章,内容是关于 Tezos下一个协议升级中使用的零知识技术 Supersonic SNARK。

在 zk零知识技术的引领下,隐私领域可能成为今年的热点。上月 Zcash的匿名交易增加了一倍,这或许可以窥探一下。其中包括以太坊的Layer2方案zk-Rollup

Zcash推出的比特币上的Layer2方案zk-channel,以太坊生态隐私项目 Aztec的 ZK^2 Rollup

Coda的zk-SNARK技术, MatterLabs的zk-sync

Tezos的 Supersonic SNARK。

由于这次协议升级的重点是隐私交易功能的集成,我们也可以适当地期待这次协议集成导致的二级市场价格的上涨。

难以想像 Web3.0时代的基础设施,它将是一个节点掌握在少数人手中的、高度集中的 PoS公链。Tezos是目前最好的去中心化 PoS公链,但仍不能回避节点集中的趋势: Tezos的三大交易所节点 Coinbase/Binance/Kraken总共拥有 Tezos网络19%的投票权,而且其权重比例每月都在上升。

相反,由 Cryptium实验室领导的独立节点服务商的表决权比例正逐渐下降。也就是说,持币者正在逐渐将他们的货币重新质押给交易所。由 Cryptium Labs领导的节点服务公司是 Tezos最大的贡献者之一,投票的减少意味着节点收入的减少,同时也会导致节点信心的下降,从而丧失对生态系统贡献的动力。长期以来,这对 Tezos的生态发展不利。

Tezos最初被设计用来使网络足够去中心化,但结果真的能如愿以偿吗?

近来的一些争议。Tezos的男性创立者 Arthur被排除在 Tezos基金会技术委员会之外,并在 Reddit论坛上表示他收到了隐秘威胁。在 Reddit论坛上,女性创建者表示,她的卡牌游戏 Emergents是否建立在 Tezos平台上还不确定。尽管这款卡牌游戏在公共媒体上的发布很明显是基于 Tezos平台。

这些事件在 Tezos社区引起了一场争论。至于 Arthur退出基金会的技术委员会,我想基金会应该给社区一个合理的解释。事实上, Tezos基金会是一个公开透明的组织。至于女性创建者卡牌游戏的平台问题,我觉得社区所说的必须要基于 Tezos平台的做法更是一种道德绑架。建立在 Tezos平台上当然是好的,如果是其它平台则不可接受。

我觉得 Tezos深化和完善链上治理比做任何事情都要重要。在资产链上, NFT只是一个后备发展项目。以太坊在 NFT领域怎么能不搞出 Tezos呢,只是给了投资者一些信心罢了。链式管理是 Tezos和以太坊之间产生定位差异的根本原因。

今年,以太坊基金会仅花费600美元, Tezos基金会在半年内花费3600美元。在这些资金中,有13个 Tezos全球社区获得了1300美元,即平均每个社区获得100美元资金奖励。尽管手握六亿美元,但这样的融资速度是否过快到最终无法支撑项目的长期运作?我们承认持续烧钱不会带来生态效益,但这种烧钱方式合理吗?很多资金并不能用来为基金会的随意挥霍辩护,或者只是重复 EOS和 Block. One。还有就是基金会的透明度问题,基金会成员每月的工资到底拿到多少?假借生态基金的名义去做一己之私?但愿基金合理使用资金,省点钱花吧。归根结底, Tezos面向下个世纪的人们,是一场持续了几十年的社会运动。

在 Tezos上,比特币 tzBTC也发布了,这意味着比特币将进入所有公链,除了以太坊。比特币代币化的区块链运动正在兴起。但问题在于,以太坊之外的公链,能否成功打造出足够多的比特币来支撑公链,让用户买单?

在 Tezos上面仍然没有任何实际的应用。当然,这也是以太坊杀手的共同特征。假如真有应用的话,它不叫以太坊杀手,它是一条“足以对抗以太坊杀手的链条”。而且,一些在以太坊社区的最大主义者,也经常在 Tezos上没有应用的情况下攻击 Tezos。只说这需要一定的时间。Tezos总体上做得相当不错。

科斯莫斯的现状和问题。

Cosmos的 Game Of Zones正式上线了, GameOf Zones的 Twitter账户上的一个小插曲让 Tendermint团队的所有成员都无法进入。坦德米int的设计师佩恩·泽恩因此在推特上谴责 Zaki这种屏蔽违反了科斯莫斯的协议精神。随后,官方的 GoZ Twitter作出道歉并取消了屏蔽。

这个事件可以被看作是 Cosmos之前内部权力斗争的延续。此前的内部冲突似乎以 Zaki的辞职而告终,但是 Zaki和他的支持者们仍然在为 Cosmos的生态系统作出贡献,双方的冲突从组织内的冲突转变为 Cosmos网络合作中的各种摩擦。

很难接受 IBC作为 Cosmos最核心最重要的开发组件,竟然是2-3个因权力斗争而被踢出公司的人全部投入开发。然而, Tendermint公司没有采取任何行动,他们要么在维护 Tendermint和cosmos-sdk系统本身,要么在忙 Vigro这个没什么意义的项目。

这种多实体共存、权利更分散的所谓体系,只不过是一种托词和借口。扎基在推特上宣称,尽管离开了 Tendermint公司,他仍将为 Cosmos做出贡献,也只是双方之间的一种说辞而已。

迄今为止,我还没有看到这是一个很好的合作模式。在我看来, IBC仍然是一支单兵作战的队伍,最喜欢 Cosmos的人也被逐出了公司。不停地把所谓项目的“非中心化”说出来,在项目还没有成熟之前就逃避工作和责任。

令人鼓舞的是, IBC的发展虽然缓慢,但最终还是要靠持续的进展。既然 GameOf Zones已经正式开放,参赛队伍可以注册了。虽然 IBC在开发完成之后并没有什么实际的用处,但是好消息是 IBC一定能够开发完成,这只是时间问题。

IBC开发完成后,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吸引人们使用 IBC这个跨链标准。它需要团队的积极宣传和市场营销。不要被动地等待其他项目方上门来使用 IBC。但是就目前的小便情况来看,似乎不能指望他们主动去推销。

惟一的解释是,团队已经通过 Cosmos项目获得了财务自由,不再有任何做事情的动机。Cosmos已经做了对项目本身最好的处理。在 IBC完成之后,便实现了白皮书最初承诺的技术。说大话吧,到底有多少团队能够做到呢?而且对私人投资者来说,30倍以上的收益已经很惊人了。而且项目成员,自然会因为团队的代币激励分配而获得最初的财富自由。

此外,项目方并没有放弃这个项目,只是说在开发进度上有很大的延误,而且我们对 Cosmos的期望值过高,所以在心理上也有很大的落差。

由于团队缺乏凝聚力,核心开发人员纷纷离开 Tendermint公司,而 Jae作为首席执行官却无能为力。柯斯莫斯自己手持一副王炸,拥有先发制人的优势,却打出一张不可谓不烂的牌,其一连串令人困惑的动作和骚操作,实在令人遗憾。

但是,总体而言, Cosmos的计划是仁至义尽。就是苦了二级市场的投资者没能赚钱。

Cosmos治理工作组于今年初成立,专门帮助 Cosmos Hub提出治理建议,降低参与治理的门槛。截至目前,已发布的参数变更文件、社区基金支出方案演示文件,以及正在着手建立治理社区。

与 Tezos相比, Cosmos的治理过程要短很多, Tezos至少需要3个月,而 Cosmos仅需1个月。假如团队更加积极主动,那么他们将会主动地主导 Cosmos网络定期进行升级。例如,每月升级一次。但现在距离上次 Cosmos升级只有3个月了,还没有个人或组织出来提出新的建议。穿搭有点让人失望。

由 Cosmos开发的 Ethermint旨在将以太坊生态应用迁移到 Cosmos上,但是现在 Ethermint的实际使用率几乎为零。而且 Ethermint还有一些技术上的问题,尽管外包给 Chainsafe团队开发,但是看看他们的代码库, Chainsafe主要开发以太坊和 Polkadot。而且 Ethermint的开发一直处于停滞状态。

而 Cosmos的优势在于其底层生态系统。Dex是以cosmos-sdk发布的,也是像 kava

IRISnet这样的主流交易所。这些基础生态工程在中短期内很难被摧毁。尽管 Cosmos团队被撕裂,首席执行官缺乏领导, IBC的发展严重滞后,但是由于其丰富的底层生态系统,它还不会达到零和死亡的程度。柯斯莫斯的先发制人优势足以让它吃了很久的老本。

以太坊的现状与优势

tBTC最近完成了770万美元的 Paradigm领投的融资,试图将比特币引入以太坊生态系统。在以太坊中,去中心化金融应用程序的需求非常明显,比特币是全球最大的加密货币。建立比特币和 DeFi之间互动的桥梁是非常有意义的, tBTC就是一个可靠的尝试。

只要 tBTC开始形成规模,结合 Uniswap交易所,比特币和Erc20代币之间的交易就可以在以太坊生态系统中进行, DeFi的总市值将会增加十亿甚至百亿美元。

在 Uniswap类的自动 AMM做市商交易所中也有竞争。最近, Uniswap的竞标产品 Balancer获得了 Placeholder领投的300万美元,而在推出3天后,它的流通量达到19万美元。与此同时, Uniswap将升级到2.0版,增加了闪电贷、协议收费机制、Erc20的代币互换等功能。另外一方面, Uniswap和 Balancer也可能会遭遇 Uniswap的竞争对手——代币经济。

在312交易平台上, Uniswap和 Kyber的交易量创下新高,达到了一天3000多万美元的天量,足以与 DeFi生态系统相匹敌, DeFi平台上的交易量也创下了新高。反 DeFi生态系统的脆弱性已经显现。

全球稳定币市值在过去一个月增加了15亿美元,币安发行的稳定币 BUSD市值也从3月12日的1亿美元增加到2亿美元,而这仅仅是两周的事情。为了增加流动性, Coinbase更是向 Uniswap公司投入了100万美元 USDC。总市场价值稳定币为70亿美元。近90%的作品是以太坊发行的。

现在, USDT排名第4

USDC排名18

PAX排名28

BUSD排名35

TUSD排名37。可预见的是,未来稳定币在总市值中的比重将不断增加,单个稳定币的市场价值将向Top20甚至Top10迈进。

结果是什么情况呢?看看市场价值排行榜中Top10的构成:货币,稳定币,平台币。目前只有两个智能合约平台: ETH和 EOS。而且 EOS未来很有可能被Top10挤出。两个中心化的产品“和平台币”,逐渐侵蚀了Top10,不免让人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为什么 DeFi仅在以太坊有效?由于项目方在合同中锁定了数十亿美元的资产,因此他们会变得非常谨慎,所以他们只选择了足够去中心化、足够安全的水平。

提示:如果您觉得本文不错,请点击分享给您的好友!谢谢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