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白滔:金融理论视角解读加密货币、CBDC 与 Libra - 链闻 ChainNews

在货币运行原理、金融体系等理论和制度层面上,如何理解当前与数字经济相关的“新物种”和“新理论”?原题:“龙白滔:数字货币金融理论的本源探析|中央银行与货币”,撰文:龙白滔,上海挚骧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CEO

2020年注定要成为世界金融史的一年,石油“黑天鹅”引发的全球金融大动荡,见证了多个史诗级别的事件:3月12日,全球11国股市暴跌,美股在一周内连续两次暴跌(而美国历史上只有三次暴跌),并无情地将数字货币领域的明星——比特币打回原形。比特币作为一种价值存储工具的潜力在其已经失去了作为支付工具的地位的情况下也受到了广泛质疑:3月12日,它在10分钟内下跌了25%

24小时内下跌了近50%。用“共识”为比特币提供价值基础的数字货币拥有者们,不得不痛苦地承认一个残酷的事实:比特币所拥有的共识,只是数字货币小圈子中少数人的“共识”,而这类“共识”已成为小圈子中极少数“鲸鱼”操纵市场、收割“韭菜”的最佳工具。邱吉尔说,别浪费了时间。经济危机常常是促使人们反思、思考和学习的契机。本文旨在促使人们运用货币金融理论对数字经济中各种金融现象进行研究。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促使中本聪发明了比特币,并尝试在数字世界建立与真实世界相匹配的货币体系,让普通人重新获得“铸币权”,从而从根本上消除金融危机。《比特币:一个点对点电子现金系统》一书指出,中本聪的目标是货币体系,因此该产业的核心理论是货币金融理论。事实上,不难发现,比特币设计机制的缺陷使得它无法实现人们通常理解的“货币”目标。中本聪认为,政府超发货币会导致通货膨胀和资产缩水,所以只要控制货币总量,就可以避免金融危机。所以比特币被设计成一种缩水机制,其总量设为2100

000枚,产量随特定周期而减少一半。从理论上讲,它的逻辑有两个缺陷。第一,当生产力提高时,经济就会产生更多的商品和服务,因此就需要更多的货币供应。健全的经济通常是微小的通货膨胀,例如,现代中央银行基本上都将2%的微小通货膨胀作为货币管理的目标。在经济上,通货紧缩的危害甚至比通货膨胀更大,因为人们预期商品和服务价格会下降,从而抑制目前的消费。第二,中本聪混淆了金融危机和货币超发之间的因果关系。超发通常是货币当局采取的货币政策应对宏观经济挑战的手段,如增加货币投放以刺激消费和投资以促进经济。所以,货币超发常常是宏观调控的“果”,而不是“因”。而且中本认为只要对货币发行进行控制就能避免金融危机,这是混淆了因果关系。另外,该行业还处于起步阶段,需要正确的理论来指导其健康发展。在产业处于泡沫状态时,大批从业者或宣传自己是“新物种”,不应受现有任何理论和制度的约束,也不应创造新的理论和术语,以寻求自己“破坏性创新”的理论基础。比特币诞生至今,我们看到了各种各样的金融创新,无论是资产交易, ICO/IEO融资,资金盘/庞氏骗局,通证经济, Staking经济,去中心金融,等等,没有任何与传统金融和经济相区别的地方。一切骗术都能发现大量先例。在地表,「蒙眼狂奔」的「新物种」数量众多,各种新术语新理论层出不穷。正是因特网、新媒体、自媒体降低了内容创作和传播的门槛,从而大大提高了大众对高质量知识的选择门槛,以致于面对大量新知识、新理论无所适从,“新物种”与“新理论”的创立者,是否懂得事物的基本规律?作者认为数字货币金融理论的正本清源是十分必要的。要从货币金融理论和制度的角度来认识数字经济中的金融现象。在错误理论的误导下,货币起源是一个长期而根本性的问题,因为它牵涉到政府或私人机构获取铸币权的合法性问题。其表面是学术争论,实质是思想意识上的争论。当前流传最广的关于货币起源于物物交换的理论,缺乏人类学和历史学的证据。据研究,货币起源于青铜时代两河流域的宫廷经济。古代经济是通过信用来运作的,创造货币来偿还债务。货币起源理论中两个矛盾的问题表现为:货币应由私人(银行)还是政府控制。在历史上,国家和私人对货币的控制有着明显的区别,并且产生了不同的结果。但是在现代,商业银行与国家控制货币的争论变得越来越模糊,国家与非国家力量的界限也越来越模糊。代表政府行使货币主权的中央银行,在主要经济体中,真正说得上完全符合公众利益的只有极少数人(例如中国央行),其中大多数央行受到跨国资本集团的影响,甚至受到“不代表任何主权国家和民族”的控制。”对于货币起源的认识,有助于理解货币的数字形态的本质,以及影响货币的驱动力。即货币的创造、供应和流通,商业银行和中央银行的运行机制等等。长期以来,经济学一直忽略了银行在宏观经济中的作用,因为人们错误地假设银行只是在储蓄者和贷款者之间做金融中介。它是长期统治银行的中介理论和货币乘数理论的理论基础。但是,事实上,现代货币制度是建立在债务基础上的,中央银行和商业银行共享货币创造和发行的权力,商业银行通过发放贷款或购买资产(如黄金、外汇和证券等)创造存款货币,并在归还贷款或出售资产时销毁这些货币。存钱的商业银行一般能占流通货币的95%以上。所以“借贷造钱”才符合现代银行业运作的本来面目。由于大多数流通货币都由商业银行创造,它对宏观经济的影响是决定性的,我们已经从无休止的金融危机和长期衰退中领悟到了真正理论的力量。研究正确的货币创造理论有助于理解金融危机的根源(中本聪所不能理解的),帮助数字先驱们避免在数字世界重蹈覆辙,也为探索如何使用数字货币来缓解或解决金融危机的难题指明了方向。理解货币与金融系统的运作原理也是正确理解数字经济中各种金融现象的基础。直到比特币诞生,人们才开始对货币金融理论和制度缺乏直接的兴趣,这一点已经被点燃。谁来为货币金融体系制定顶层制度与秩序?联邦储备系统,欧洲央行,国际清算银行(包括金融稳定委员会),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IMF)等国际标准制定机构的核心权力,是国际货币金融体系顶层制度和秩序的设计者。核心管理人员、股东或实际控制人等组成的权力核心,是一群代表「不代表任何主权国家或国家利益的跨国资本集团」的银行家、中央银行官员和学者,他们信奉全球一体化和欧洲一体化。在过去的40年里,中国经济的高速增长得益于全球一体化,但现在不在这一权力的核心。这一组人的认识、决策和行动形成了全球数字金融监管的格局,并决定了如何将数字货币融入全球金融系统。所以,了解这类群体的人事关系、机构运作机制、工作方法、决策过程、学术/演讲/工作动态等等,有助于了解数字货币的发展趋势和未来格局,在阳光下没有新事物。传统金融理论,特别是货币金融理论,可以解释所有数字货币的金融现象。通证论的流行,严格来说,“通证”最初只是作为一个概念或现象而提出的,并没有一个明确的定义,缺乏严谨和系统的理论阐述。以不同目的的通证理论提出并归纳了各种各样的通证理论。到目前为止,通证经济没有一个成功的例子,反而是「鸡毛」。本文通过理论上的分析,指出通货紧缩实际上是通货紧缩经济模型,它具有与传统货币盘和庞氏骗局相同的特征。它还解释了为何数字货币金融骗局多以通证经济模型为主要话语权。由于通证的经济价值来源于通证的货币属性和证券属性,作者提出了通证金融模型的改进方案。在货币金融方面,以资产抵押为基础的稳定货币发行和稳定机制,与中央银行担保管理框架、公开市场业务等工具一脉相承。身为加密资产之王的加密资产交易所,其业务模式的核心是可以“通过贷款创造货币”的商业银行,其最大的风险来自无约束、高杠杆以及可能的“挤兑”操作。由货币创造原理可知,80%的新货币进入资产投机领域所带来的信贷盛衰和资产价格周期是金融危机的根源;如果把货币体系视为一个有证据支持的经济,通过区块链和智能合约,铸币税或许可以更公平、更合理地在货币体系所有利益相关者中分配,而不是由银行阶层独占;这样,我们就可以建立一个公平、健全、金融稳定、可持续发展的货币体系,这一点也是中本聪未尽之事。首先,区块链技术的发展是由密码朋克和技术高手推动的。这种力量首先点燃了数字经济的火焰,并不断地为其提供创新和创意。数字化经济的第一波浪潮来自于比特币和加密资产“表亲”的崛起,比如以太坊,但是由于其高度波动性,(有争议的)内在价值的缺乏,不可预测的交易成本,以及确认延迟,以及管理不透明等原因,导致它们无法成为可靠的货币工具,目前主要用于投机。尽管这股力量也推动了第二波加密资产稳定币,但真正引起主流关注的是大型科技公司进入稳定币领域。这种力量的缺点和优点同样突出:优点是由理想主义(纯粹的民主和去中心化理念)驱动,技术精湛,创新源远流长,社区影响力强大等等;缺点是,极端的理想主义会阻碍与传统世界的融合,并容易落入小众和非主流,而技术驱动则意味着理论指导不足(例如,中本聪的比特币“货币理想可能永远都不会实现”),因而容易陷入歧途。因此,这股力量可以为数字经济的持续发展贡献颠覆性的技术和思想,但却无法成为未来货币格局的决定性力量,甚至是具有关键影响的力量。其次,网上交易和跨境交易的流行,促使消费者对跨境支付更加安全、方便、快速和低成本的需求。这一变化是由全球化的浪潮、在线服务的迅速发展和以数字形式提供的服务不断增加所推动的。在过去15年里,全球旅游流量翻了一番,互联网用户数量翻了一番,手机用户数量翻了一番。在仅仅十年间,全球汇款增加了50%以上,跨境电子商务活动也增加了两倍。结果,新兴的私营支付解决方案主要面向消费者和劳动者,而非商家。消费和工作人员组成了更大的潜在用户群,并产生了相关的网络效应,这意味着新的数字货币计划将很快被用户所接受。国际支付通常是由公司、商人、银行和政府来进行的,它们在使用国际货币方面一直存在惰性。已有证据表明,与传统货币相比,零售消费者支付的交易和转换成本可大大降低,而用于批发跨境贸易和金融的货币则相反。这一对全球网络更为强大的网络效应,将使未来国际货币竞争变得更加充满活力,第三,非银行参与者的增加和消费者支付偏好的改变,使得非现金支付越来越数字化。因此,一些国家的现金使用量大幅下降。第四,基于数据分析、网络外部性和交织型客户行为(Data Analytics

Network Effect和 Interwoven Activities,“DNA”)的大型科技公司,凭借着庞大的用户基础、完整的经济生态系统和大数据以及大数据处理经验,渗透并主导市场,并通过技术设置竞争壁垒,使传统金融企业严重依赖甚至脱媒。这类大的技术公司一般都是建立一个以支付为核心的私有网络平台和封闭、隔离的生态系统。许多国家还发展了借贷、理财、保险等以支付为中心的金融服务,颠覆了传统金融业以银行为中心的产业组织结构。大的技术公司在推动创新、改善支付服务方面起着决定性作用。2018年,中国移动支付交易总额占 GDP (GDP)的16%,而支付宝和微信支付占据了93%的移动支付市场。大的技术公司也进入了传统银行的核心业务——货币发行。事实上,在中国,蚂蚁金服和微信支付很早就已经实现并发展了人民币支付业务,打通了货币市场基金和支付功能。从2018年1月1日起,中国央行将非存款机构部门所持货币市场基金份额纳入了广义人民币(M2)统计,这是一种人民币数字货币吗?人民币数字货币是一种某种形式的货币吗?蚂蚁金服的货币市场基金余额宝资产规模超过1万亿人民币,占余额宝总资产的0.5%左右。所以,可以理解的争论在于,蚂蚁金服这种打通货币市场基金和支付功能的创新,是不是某种形式的人民币数字货币业务?但是,在 Facebook推出 Libra计划之前,大型科技公司进入货币发行市场的时间并不长。它们都在各自的私人网络平台上提供自己的支付工具和货币(尽管它们是以法币为锚),而且这些网络都是以数字形式支付和交易,这就是“数字货币区域”这个影响到国际货币金融体系未来形态的最具破坏性的概念。一个与数字货币区相关的概念是数字美元化,它意味着一个经济体的法定货币被其他数字货币所取代。经济学

提示:如果您觉得本文不错,请点击分享给您的好友!谢谢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