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局与变局:中国抓得住这个先机吗?

明星密探——密探君,中国在百年大变局中的角色与机遇,因危机爆发及接踵而至而加速呈现。在美国和全球范围内,衰退是不可避免的。究竟是悲观,还是庆幸?在此期间,中国是否有可利用的历史机遇,又如何把握?本论文试图回答这些问题,其逻辑如下:第一部分:通过对经济危机进行风险分析,得出美国乃至世界经济处于衰退必然循环之中。第2部分:历史,非常悲惨。在应对经济危机时,我们试图依靠新兴产业,并以此为手段推动经济复苏,但将美国从互联网泡沫中拉出来的只是房地产行业的一个口号:人人有房。这次会不会不同?三:世纪大变局的概念,如果没有新闻事实为基础,只能被认为是学者、政治家的臆想。到了今天,这种想法已经活了,机会在现实中出现。第4章:破局难点分析。只要是革命性产业,都必然会有新的商业模式和新的势力崛起;但不可乐观的是,当前世界仍是互联网时代的产业格局和势力牢笼。要怎么破局呢?01危机:经济衰退不可避免,我们无法知道如果是保罗·沃克尔领导的美联储将如何制定拯救策略,但毫无疑问,是沃克尔规则保全了美国家庭部门和金融体系,使美国经济不会立即爆发危机。这种情况和2008年次贷危机洗劫了美国中产阶层,使整个金融机构全面崩溃的情况大不相同。沃克尔是近30年来唯一一位坚持执行格拉斯-斯蒂格尔法案的美联储主席。1929年金融危机引发经济大萧条后,诞生了《格拉斯-斯蒂格尔法案》,该法案将投资银行业务与商业银行分开。但1987年5月1日,由里根总统间接控制的美联储委员会投票通过了批准三大控股银行:花旗集团、信孚银行和 J. P.摩根对特定债券的承销团。它与1933年通过的格拉斯-斯蒂格尔法案背道而驰,沃尔克因此辞去美联储主席一职。他上任后,格林斯潘的利率长期保持在零附近,流动性充沛。像花旗银行、摩根大通这样的商业银行转型成全能银行,大举进军投行业务。在美国,实体企业、家庭都纷纷将资产配置于金融资产,特别是金融衍生产品。后一个故事大家都知道,2008年次贷危机爆发时,商业银行和投资银行,家庭资产和金融资产,实体经济和金融市场之间的防火墙早已被拆散,金融危机一发不可收拾。每次危机发生后,美联储和白宫都会进行修正,即美国宏观杠杆率曾有过一个逐步下降的过程,金融部门内部结构也得到改善。这场股灾并没有直接引发一场经济危机。但美国宏观杠杆率已逐步回到金融危机前的水平,原因在于金融,居民去杠杆,政府加杠杆。Fed资产负债表扩张至4.5万亿美元;美国政府赤字达到1.8万亿美元,国债达到22万亿美元。现在美国金融的信用基础是大量的国债、在3月3日紧急降息之后,美联储于3月16日直接将利率降至零,同时启动了7000亿美元的量化宽松,用于购买国债和抵押债券。这一逻辑需要重新梳理:人类社会告别金本位进入信用货币时代,美联储主要通过购买国债和房地产抵押证券发行美元,而其他许多国家则通过购买美元发行本国货币。刀俎是人,鱼是我。它将是我们对美国危机的最精确描述。今年三月,美股在十天内经历了四次大跌,这是可以载入世界经济史册的极端时刻,全世界都陷入恐慌。但是,美联储和白宫政治家们并没有惊慌,他们只是需要打开机器的闸门,加班加点地印刷货币,通过无限制的量化宽松来购买他们自己的美国国债,让市场释放流动性。随后,世界各国,特别是那些持有美元作为储备资产的国家,就成了美国国债的拥有者。当今世界的经济形势是,即使没有暴发的经济刺激,美国经济周期也已进入脆弱的崩溃边缘,即美国经济危机必然存在的循环。根据数学模型,香港中文大学商学院副院长张晓泉的团队判断,美股股市大跌的信号早在1月2日就已经出现。问题是,世界上哪一个人是傻瓜呢?但问题在于美国国债的发行模式,即国债原本必须由国家财政收入而非货币(美元)作担保发行,美国的诡计被揭露出来,狡猾的资本市场,量化投资瞅准了其中的机会和风险——它可以对赌一把,市场买空,发家致富。Fed采取的零利率举措更能被市场视为流动性短缺的信号,加剧了恐慌心理,从而抛售了原本具有避险功能的资产,包括黄金、美国国债和比特币。这种情况更加加剧了美国经济周期下滑的幅度,以及从技术性熊市到经济危机的突然转变。联邦政府不敢在 Walker手中肆意挥霍,只有努力推动经济发展,征收更多的税,才能发行更多的国债,形成一个良性循环,或者可以避免经济衰退,打破经济危机的周期性牢笼。很遗憾, Walker于2019年12月8日去世,享年92岁。02做局:2008年金融危机时,中国与技术革命、沃尔克和奥巴马的观点高度一致,他们希望能通过新产业的力量来填补房地产次贷危机造成的泡沫。最后,奥巴马的幕僚们提出要开发新能源,他们呼吁大家共同投资,奥巴马把当时最主流的企业家召集到一起,发表演讲,说“你可以赚钱,同时也可以拯救世界。” Google后来也投资了。当时的密探君是一名财经记者,她为此采访了独立经济学家 Rosell咨询公司(前摩根士丹利董事总经理和亚太区首席经济学家)董事谢国忠(一名独立经济学家),他说,你不能指望一个上网电价不具有市场竞争力的行业来拉动经济,如果必须这样做,只能说通过金融衍生产品制造一个更大的泡沫来填补上一轮泡沫。根据历史的经验,2000年的互联网泡沫是由房地产泡沫填平的。那时,沃克尔还活着。奥巴马邀请沃尔克担任美国总统经济复苏顾问委员会主席,可将“沃尔克法则”视为对格林斯潘废除《格拉斯-斯蒂格尔法案》和金融混业过度投机行为的纠正。而新能源行业也并未朝着金融衍生品的方向发展。10多年过去了,不仅是在美国,世界上的新能源仍在自我生存的道路上,光伏、风能产业以及并网及相应的基础设施建设经历了短暂的热潮,迅速下滑,一些企业倒闭,整个产业的节奏缓慢,没有释放出新技术带来的产业革命的力量。人类进入了第三次科技革命,偶然而又突然的工业革命力量,如蒸汽机和电力,被较长周期的继发性和复杂性所取代——这是一场以原子能、电子计算机、空间技术和生物工程的发明和应用为主要标志的信息控制技术革命,涉及信息技术、新能源、新材料、生物技术、空间技术和海洋技术等多个领域,在奥巴马的新能源战略的同一天,中国推出了更宏大的战略性新兴产业,包括七个领域,即节能环保,新兴信息产业,生物产业,新能源,新能源汽车,高端设备制造和新材料,这些领域几乎涵盖了第三次科技革命所有前沿技术。类似地,这些行业正在有条不紊地建设中,但却没有达到预期。许多人将第三次科技革命定义为信息技术革命,这是有一定道理的,至少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推动全球经济复苏的是依靠信息技术产业革命的力量。已处于脆弱边缘的美国经济,以及即将陷入全球危机的世界经济,只有进行一场新的科技革命,才能使它们走出这个循环,释放出如此强大的力量。回归到现实,在以消费为主题的美国,欧洲由于疾病蔓延,实体经济必然遭受重创,而美国的救市举措不能被市场认可,特朗普政府也没有为奥巴马时期的经济变革制定前瞻性战略。以铁公基和房地产为代表的中国政府推出34万亿新基建救市计划的传统基建投资效应,将在对冲经济下滑、缓解短期经济冲击方面发挥作用。但是,更重要的是,这将是第三次科技革命力量的爆发,也许这是百年大变局给中国的最大机遇。“新基建”不只是一种与战略新兴产业一样只涉及几个行业的概念,而是以智慧城市和云计算为核心,将5 G、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物联网、新能源、新材料、大数据融合在一起。七条战略新兴产业各条主线的努力与进步,将以中国5 G网络作为基础设施的领先地位,汇聚、交融、交错,迸发出第三次科技革命更强大的力量,朝着数字智能时代迈进。03年变局:美国秩序的摇摆,美国在20世纪世界的巨变中崛起,这一大变局无论是从广度还是深度都令人震惊。一开始,欧洲依靠工业革命成为世界变化的中心,建立了规则和秩序。但由于欧洲实力格局的改变,英国以“国家标准”为基础的新秩序无法阻止欧洲再次爆发战争。欧洲在两次大战中损失惨重,美国领导的世界开始了建立新秩序的进程,建立以联合国为中心的国际体系,美苏为首的两大集团对抗形成冷战,民族独立运动兴起……,世界进入了和平与发展的新秩序。但这场危机存在于美国霸权体制中。一九二九年的经济危机使欧美工业化的世界陷入了大萧条。贸易保护主义、金融混业、美元霸权…在这一过程中,工业革命以及随后出现的第三次科技革命对工业经济发展的影响掩盖了危机猝发的过程,并缓冲了美国经济、金融在后危机时代的脆弱性,直到美国房地产次贷危机进入21世纪时的泡沫破灭,这一过程被称为1929年大危机(原因分析在第一部分中有说明),需要指出的是,尽管有许多全球性机构,例如联合国,在维护世界共同秩序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但由于美国在多数机构中占主导地位,经常用国内法抵制国际规则使国际秩序形同虚设,导致美国秩序的“治理失信”,一件大事的发生也有其偶然发生的必然性,即美国遭受恐怖袭击,这集中反映了上一次世界美国的霸权和国际秩序的失控。此时,美国式的世界秩序已开始呈现出解体的态势。美国已经开始关注中国崛起的势头了。在特朗普执政之后,中美关系成为特朗普政府最重要的国际战略——实施“美国优先”战略,将中国作为主要的战略竞争者,对其进行贸易、科技、人才、军事等方面的全面遏制,打出“美国不会输”的口号。在这个趋势的背后,世界的重心从欧洲向美国转移,然后转向中国、印度等发展中国家群体,以 GDP计算,2030年前10个最大的经济体中,有4个是发展中国家,前3个是中、美、印;2050年前10个最大的经济体中,有5个是发展中国家,前3个仍是中、美、印。无论美国是否遭受了这次股票灾难,美国的周期性危机以及用美元向其他国家转移的全球衰退风险都是周期性爆发的——美国也可能因此加速其丧失国际信任并进一步丧失世界秩序中心的进程。技术革命带来的变革力量是改变这一局面的唯一手段,新的科学技术的发明和应用必将改变国际形势。为了争夺新技术的制高点,获得优势,拥有优势的国家会对后来者进行技术垄断或技术封锁。美国政府已开始实行技术垄断或封锁。特朗普誓言,美国必须永远保持领先地位,为此不择手段地对中国实施技术封锁,并全面封锁在5 G领域有领先优势的中国公司华为。4破局:希望和挑战,机遇在前,中国能不能抓住?这次科技革命具有深度科学化、高度社会化和系统产业化的三大特点,即相应的智能化、载体智能化、网络智能化和数据智能化。智能网可以通过新的基础设施来完成,中国在5 G网络方面的领先优势也使基础设施具有可行性,甚至是领先的可能性。但数据,怎样才能实现产业化和社会化?长期以来,人们一直在阐述数字经济的概念——其核心是大数据,识别、选择、过滤、存储、使用等。它可以分为数位资产化和数位资产化两大类,典型的数位资产化是数据作为生产要素形成的数位资产,而数位资产的数字化则属于传统金融逻辑,是把真实的资产映射到链上流通。数字化经济时代所要克服的困难包括海量数据的存储、数据通信和交互、数据的确权、数据孤岛和隐私保护、数据的真实性如何鉴别、数据的定价和交易……我们可以通过信息工具,如不断升级的网络基础设施和智能硬件,以及互联网—云计算—区块链—物联网等信息技术,不断提高处理大数据的数量、质量和速度,从而推动人类经济形态从工业经济向信息经济—知识经济—智慧经济形态的转变。但是,最核心的,就是人类进入数字时代相应的经济关系、社会关系的迭代并没有借此解决。下面介绍一个概念——密码经济。对密码经济的探索始于80年代,密码经济学并非经济学的一个分支,而是一种密码应用,它包含了经济动机和经济理论,加密经济所倡导的经济动力因比特币和区块链引发的炒币热而受挫,也导致了一些政府对 ICO的大刀阔斧封杀,包括区块链去中心化和因比特币而被掩盖的密码经济。迄今为止,财富的衡量标准是债务票据和有价值的有限资源的结合,因为商品是有限的。但是,数字产品的无限特性和法定货币的有限特性之间的矛盾,即数字产品可以重复销售,无限复制(与广告主有关的用户信息),违反了商业时代的价值交换法则。一种必须面对的现象是,由于数据的原因, AI初创企业面临困境。他们渴望使用云服务,但是创业公司在云服务上的花费却是巨大的。

提示:如果您觉得本文不错,请点击分享给您的好友!谢谢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