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波财富再分配浪潮在哪里

上个星期,胡润公布了2020中国百富榜。据信,尽管今年年初新冠爆发,但中国首富的资产并未受影响,而是增加了10万亿,为1990年代首富榜发布以来财富增幅最高的一年。这次排名前三的分别是马云,马化腾和钟嘉欣。这一番之所以能实现蝉联,主要是因为马云的身家已接近4000亿,蚂蚁集团即将上市,而淘宝等电商业务今年继续表现强劲。马化腾的财富也增长了50%,这首先是由于腾讯游戏的强劲表现,其次是由于微信在金融科技方面的生态完善,再次是由于腾讯在投资上的独具匠心,比如特斯拉、拼多多、京东等。公司主席兼首席调查官胡润表示:“此次疫情对中国经济和企业家的影响远没有想象的严重,创业板指、深证成指和纳斯达克指数的涨幅分别为70%、45%和48%。上证综合指数同比上涨18%,恒生指数同比上涨18%,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同比下跌4%。当然,他还说了另外一句话:“今年是历史上财富创造速度最快的一年,中国名列前茅的企业家们比世界第四大经济体德国的 GDP还要多。”过去曾有一种预言说,整个社会将出现终极产业者,也就是说,人类社会将逐步向这样一种状态发展:只有一个世界最富者,而剩下的一切穷人。那是贫富差距的终极形态,这种极端形态虽然不太可能出现,但社会发展已经呈现出明显的趋势。今年,美国出现了一个叫做“超级富豪”的新词。《2019年全球财富报告》指出,全球大约有40.9亿成年人,而其中70%的底层人口只拥有6.3万亿美元。根据最新消息,世界上最富有的26个人的财富总额,相当于全球财富总额的50%。每次金融危机都是财富的放大器,而财富更倾向于头等大事,在过去100年中,没有哪个国家出现过这种情况,事实上,如果照现在的趋势发展,到本世纪中叶,世界上99%的财富将被世界上最富有的1%的人占有。每个财富增长周期都有一个关键字,当然,这个关键字会与大趋势相对应。例如,在50年代的美国,房地产是财富变化的中心词。一九七一年左右,美国房地产筑顶。直到1975年美国股市进入第二个阶段的阶段性底部时,财富分配才开始,房地产伴随着股票市场的上涨,直至美国房地产市场的1987年崩溃。随后,股市开始上涨,美股进入第三阶段。美国股票市场在过去的45年中一直是牛熊交替,在美国和中国,今年出现了超级富裕阶层,他们都是公司股票持有人。拿美国来说,从2018年开始,互联网高科技公司的利润率已经开始出现下滑,增速也开始放缓。美联储的扩表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本该发生的命运。像 FANNG这样的大公司,其股票在美国国债收益率持续下跌,直到出现高度集中的结果。同样的结果在中国也发生了,所有的富裕阶层都来自上市公司的股份持有人。当然,目前的趋势是从房地产企业向高新技术企业转移,这是任何一个大国都必须经历的过程。从1970年至今,美国有60%的家庭收入都没有增长,当然,这是扣除通货膨胀因素后的收入增长率。因此,很多人都在讨论,中产阶级必然走向中低产。但另一方面,前20%的家庭收入增长了200%,前5%以上的家庭收入增长了300%以上,至于前1%,增长肯定不止500%。自70年代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后,全球货币开始转向信用货币体系。西方政府和中央银行得以毫无顾虑地印钞和降息,从而扩大了整个社会的贫富差距。最终,是中央机构掌握了操纵货币价值的权力,从而扩大了贫富差距。西方国家人为地操纵了信用货币,必然导致社会中产阶层的减少。由于世界上永远存在着信息差,首先获取货币信息的人能获得远远超过普通人的财富。美国中央银行何时提高利率?如果这条新闻能事先知道的话,至少价值1000亿。但我们可以肯定的是,美国是否会增加国债,这一点是100%肯定的。美国国债在过去的100年中从2500亿美元增长到了今天的27万亿美元,增长了100多倍。在过去的一百年里,没有哪届美国政府想要减少债务,只有增加和减少债务之间的差别。诚然,美国政府领导层4年一换,前任总统没有任何理由为后者铺平道路,这不符合人性。无论哪种资金扩张方式都有其局限性,千万不要相信美国能够在短期内或由某个特定的总统来解决问题。美元的问题只有一种解决方法,第一种方法源于现代货币理论 MMT。MMT是一种很有趣的理论,它与现代货币理论相对应的是“古代货币理论”。假定古代一个国家发明了类似于今天的美元的主权信贷货币,但是还没有发展出中央银行,商业银行,在这个社会上只有政府和国民,那么,在这个时候货币是怎么运行的?以前,古代的人都是易货贸易,有时也使用通用货币,如贝壳或贵金属等,如金、银、铜币等。政府需要有钱来支持它的发展,它只能做实物财政,例如国民将自己生产的产品作为税交给国家,然后国家把这些产品分发给政府人员,以维持政府运作。盐税在中国古代是很典型的。既然古代国家宣布全国都使用自己发明的主权信用货币,那么从理论上说,他只要自己印钱给政府官员就可以了,而不需要本国人支付实物费用,自己印钱买东西就可以了。为什麽还要征税?既然政府有能力控制货币,为什么国民还要交税呢?自身不能直接超发吗?但为何古今各国政府都在征税?这一方面是由于从古代流传到现在的税制被隐含地保留了下来,而另一个重要原因,我想也是最根本的原因,就是政府规定以本国货币纳税,以保证本国国民愿意使用本国货币。若居民不信任这种货币,则主权信用货币将毫无价值。在主权信用货币时代,政府收税并非真的为了财政收入,而是赋予国民以此货币纳税的义务,从而迫使所有人使用此货币,以建立信用。因此,为了解决美元目前的债务问题,第一个可能是全面实施 MMT理论,将美联储这个独立机构与美国政府财政部合并,直接印钞来偿还债务,直接造成的后果,显然,是由世界第一大流通货币直接贬值而来。尽管目前美国正朝着这个方向发展,但相对于跌落谷底的感觉而言,缓慢的衰退更好。另外一个,就是我在前面的文章中提到的,美元作为新货币的支撑点。它可能是美国财政部凭空制造的,或者是具有特定价值和意义的“特殊货币”。当这一特定货币被锁定在美联储的特殊帐户中时,美联储可以不断地增加货币,直到美国财政部的债务被清空。同样,这种方法也是2008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克鲁格曼提出的:“铂金币”。财政部长会制作几个白金,每个白金会直接标记为1万亿美元,然后投到联邦储备委员会的特别帐户,这样问题就解决了。它的前提是,不能循环。人们听到的是否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而在2024年前后,很可能会发生这样的事情,美国政府已经找到了一条救命稻草,现在还不需要自己凭空创造一种货币,这种货币已经被全世界赋予了价值和意义,这又是什么呢?比特币也许是美元的新锚,仅仅是昨天的隔夜,美国大选还剩下最后几天的时候,美股再次暴跌。股市三大股指集体下跌,跌幅超过2%,道琼斯指数盘中一度跌近900点,纳斯达克跌近3%,标普500指数跌超2.5%。FAANG在过去两天累计下跌逾2700亿美元。记住我半年前的文章了?每次经济大萧条,都有一个特殊的标志,那就是微软公司在2000年科技股大萧条中被美国政府带进了反垄断调查。在过去的半年里,美股的上涨主要来自于超发货币,高科技股占据主导地位,而一旦高科技股出现问题,高度集中的市场将会导致整个市场的雪崩。每个人都不会看到最近一个月美股高科技股的上涨,但事实上,这一波上涨的真正高峰出现在9月2日左右。由于这一天,看涨期权交易激增,行业集中度达到顶峰。这就是投资机构过度兴奋的表现。当天,以高新技术企业为核心的纳斯达克100指数大跌10%以上。本周早些时候,美国司法部和11个州起诉谷歌,指控它滥用市场支配地位,在搜索结果和广告业务上对竞争对手不利。或许,在未来几年内,所有人都会重新审视2020年10月苹果谷歌美国反垄断调查,这是这轮美股暴跌的开始。而欧洲的疫情又重新进入封城,很快就会进入冬季和圣诞节。这次疫情再次回到西欧世界,很有可能成为经济萧条的一个注脚。很多人认为2020年已经很难再过了,我认为2021年会比2020年更难,这一年,将是上个世纪周期的最后一个大转折点,也代表着下个世纪的崛起。近十年来,全球市场上出现了两种典型的现象:一种是指数基金占主导地位,其数量超过股票;因此,具有强大定价能力的公司可以完全享受像苹果,谷歌,特斯拉等市场货币的溢价。另外一个原因是中央银行的货币宽松政策决定了股价,因此市场完全从价值投资转向投机。2020年价值投资收益是过去200年来的最低水平,远远低于1907年和1929年的经济大萧条。假如所有的数据都不能相互验证,甚至出现冲突,那么很有可能是表示拐点已近,近两天来,很多人都在想,为什么比特币在美股暴跌时也下跌。毫无疑问,黄金的价格也低于1900美元。事实上,黄金早在一周前就出现了下跌。金具具有众所周知的避险功能。事实上,数次市场的跌势同样伴随着股市的跌势而来。表明市场总是“在恐慌中抛售黄金,在绝望中买进黄金”。到了第一阶段,当市场出现恐慌抛售时,人们并不觉得形势已经很糟了。因此,投资者将选择卖出黄金以获得现金流动性,从而保证自己可以随时抄底。在本质上,今年的312比特币崩盘事件也意味着同样的意义。大资金不认为美股在那个阶段会崩盘,因此会优先把投机品种拿出来兑换,以抄底美股。在第二个阶段,是市场从完全恐慌走向绝望,如发生战争、大萧条等一系列事件,当投资者完全不再相信“主权信用货币”时,他们会选择离开市场,转向黄金避险。目前黄金仍处于初级阶段。以前的文章中,我曾提到过白银期货是先行指标,因此这个指标对未来两个月比特币以太坊的价格仍然有效。在未来两个月中,除了美国大选成为所有投资机构关注的焦点外,爆发二次回归也加剧了市场恐慌情绪,一旦欧美国家出现大规模确诊和死亡病例,很可能会引发恐慌情绪扩散,也就是说,这两个月内发生的任何情况都可能在短期内打压金价。但是我相信,不管比特币以太坊在那个时候的价格是怎样的,12月中旬都有可能是最后抄底的时候,2021年,比特币最高点,我仍然认为是6万美元。假如2021年恰如我以前所说的,是上个世纪和下个世纪的分界点,那么,在这两个分界点上,出现的任何一种现象,都会预示下一波趋势。就像 PayPal官方推出的比特币交易服务。该事件引发市场关注,用户可以通过 Paypal账户余额、名下银行账户和借记卡购买比特币。很多人会认为,这意味着比特币价格上涨。但市场中的每一次上涨都不是由散户引起的,而是由大户或机构引起的。最后,散户的角色更多地是接盘,这取决于人性。而且它很可能会证实我在一年前就已经说过的话:在2021年底之前,数字货币的参与者将达到1.5亿个。事实上,在经济发展中,还有一个重要指标可以衡量未来的趋势,那就是铜与黄金的非商业仓位比例。铜矿是应用最广泛的金属种类。其价格对整个经济周期极为敏感,因此,铜价的涨跌,很大程度上反映了经济运行的情况,也是宏观的先导指标。由于商位往往包含生产商对价格对冲机制的反映,因此不能成为市场情绪的反映指标。将铜期货的非商业头寸与黄金的非商业头寸作交易对,变相地将对经济周期最敏感的部分与最不敏感的部分作比较,这种交易对的价差反映了未来经济的趋势。铜价/黄金期货交易数据与美国十年期国债收益率相比,整体K线图上的变动保持高度相关性,说到这里,其实暗含的意思是,在区块链的加密经济体系中,未来也将出现同样的角色。在以太坊和比特币之间的交易对中,大多数都显示出类似金和银相互做价值锚的效果。实际上,在某个特定的时间点,主要持有其中的一种股票是可以的,如果是在一个长期的下跌过程中,用比特币换成更多的以太坊,如果是在一个长期的上涨过程中,用以太坊换成比特币,从宏观经济环境来看,比特币作为一种潜在的价值投资对象,正逐步向传统资本和传统社会迈进。

提示:如果您觉得本文不错,请点击分享给您的好友!谢谢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