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昌用老师热点访谈文章(中)自由现金的全球密码经济理想

[译文]:“自由现金的全球密码经济理想”,本期访谈的主题是“不要错过任何一场危机:在全球危机中崛起的密码经济新机遇”。“中本看热点”是中本财经全新推出的行业热点专题类深度访谈栏目。让您关注行业热点,跟踪最新动态。本次采访的嘉宾是自由现金创始人、密码经济倡导者刘昌用老师,本期采访的主题是“不要错过任何危机:密码经济在全球危机中的新机遇”,(扫码观看现场回放),欲了解前情,请阅读:,【刘昌用老师热点访谈文章(上)】这次全球经济危机究竟隐藏着怎样的深层原因和机会?今天刘昌用老师的热点访谈文章(中)——《自由现金的全球经济密码理论》,今天将推出。Q 1:最近,你创建了“自由现金”,目的是要在全球范围内实现密码经济。那么,您能否具体介绍一下“自由现金”的历史使命、主要任务和发展现状?刘昌用:对这个行业进行的一系列思考,让我看到了:目前正在发生的这场革命的重大转变,是因为人类社会进入信息社会后,由于无法解决信息安全问题,最终走向信息垄断,从而导致社会的倒退。面临这样的两难境地,我们必须先解决信息安全问题,再解决信息垄断问题,从而连接整个世界经济。并且,中本聪也在探索这一方向。对这套逻辑,他自己并不一定能理解得很清楚,但他至少已经感觉到了货币问题的严重性:要实现货币全球化,促进全球经济的高度一体化和高增长,首先必须解决出现在全球经济最核心的货币体系中的问题,也就是货币去中心化。事实上,我创建了自由现金,但并不算我创建的。由于是由中本聪创立的,所以我只是做了一些改进,命名了一下。为什麽要做这件事?由于我发现,比特币还在早期阶段,其发展方向是正确的,即把比特币变成一个全球的去中心化的密码货币,在此基础上,更多地实现经济自由。但是,在扩大规模的争论中,出现了重大的变化。但在参与之初,许多人并不了解中本聪创建比特币的意义何在,也不了解未来市场经济的走向。因此,在这场扩容之战中,比特币本应借着2016~2017年市场回暖之机,发挥去中心化的优势,迅速扩张其市场,从而成为国际流通的主要货币之一。但由于种种原因,比特币遭遇了扩张失败,市场份额从90%一度跌至40%以下。我在《比特币扩张之战始末》一书中对具体的原因进行了阐述。在面临扩容失败时,我现在主要考虑的问题是:,中本聪创立的一个去中心化密码货币系统,面对如此简单的扩容问题,竟然出现重大失败,错过了一个大牛市,这到底是个人原因,还是机制设计上的问题?经深思熟虑,我得出结论:扩容失败的直接原因是比特币体系对开发者缺乏激励。发展初期没有动力,没有问题。早些时候,每个人都没钱,比特币没有价值。早年人们看重的不是金钱,而是理想。因此,比特币发展很早,开发者没有收入,这很正常。但是,在2013年的大牛市中,比特币的价格已经达到了1000美元。在这个时候,有许多人因为屯币而成为亿万富翁。然而,核心开发者的机会成本越来越高,没有得到相应的回报。于是他们成立了自己的公司,并募集到了7000万美元。为获得投资者的回报,他们会进行侧链开发,因为主链的开发没有任何收益。把主链的需求推到侧链上,这就是那些比特币核心开发者坚决反对扩容的主要原因。在这场关于扩张的争论中,我逐渐认识到,中本聪的框架并没有给开发者激励,只是理想的维持开发,并不能解决市场经济的问题。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市场经济是道德的,另外,比特币的价值也在不断增长。因此,我开始思考“中本聪框架”的问题。仔细思考和深入研究后,我发现在中本聪框架下还有很多问题。例如,早期的比特币是一种技术系统,用于开发。2013年和2014年后,社会对比特币的高度关注开始成为一种经济体系。比特币作为一种经济体系,自然会对政治、社会产生影响。因此,比特币作为一个融合了经济、政治和社会问题的系统,仍然由一些核心开发者来作为它的最终决策者,这是不太可靠的。比特币处于发展初期,创建者和开发者只能关注技术层面。和其它层次的问题一样,比特币发展七八年后,问题才逐渐显现。原本这些问题都可以通过系统不断迭代升级,不断探索改进来很好地解决。但是,由于中本聪提前退出,其他参与者缺乏中本聪的市场意识,导致比特币体系迟迟没有得到解决。实际上,加文·安德烈森是一个有市场意识的人,但后来他离开了核心开发团队,并失去了相应的权力。在2017年,我开始思考比特币框架存在哪些问题以及如何改进。它是一个长期的思考过程,真的不是一眼就能看清楚的。在经历了2017年的牛市,2018年的熊市之后,我才越来越清晰地看到。特别是在参与扩张之战,深入参与比特币现金的启动、分叉,以及两次算力大战之后,我对比特币或中本聪框架有了更深刻的了解。所以我从2017年初就开始设计如何改进中本聪的框架了。因此,我只是强调,我没有创造一枚硬币,而是修改了中本聪的框架。同时,在这一改变和发起的过程中,我也有了新的想法。例如,我刚才讲的物质化社会向信息社会的转变,密码共识在这一过程中发挥的作用,以及密码经济未来的发展方向。在近几年里,这些思想和观点逐渐成熟,促使我进一步完善这一体系,并使我能够继续前进。因此,我启动了自由现金计划。事实上,自由现金这个项目是在2017年才开始酝酿的,而“自由现金”这个名字也是在2017年7~8月以及域名注册过程中就已经开始了。但我却没有在那个牛市里投币。事实上,发币在牛市里,肯定可以赚很多钱。但是这不是我想要的东西当时我还没有考虑到底什么是自由现金,所以就不能贸然发行,发行的具体办法。因此,我酝酿了很长时间,直到2019年才成熟,找到足够多有相同想法的人来完成这件事。在2020年1月1日之前,我们会公布免费现金。与比特币相比,自由现金继承了比特币现金的块状难度调节机制(DAA),以及重组保护机制,进一步减少块状出块时间至1分钟,以改善用户体验;将挖矿成熟期延长至10天,以提高算力攻击者的成本和风险;将挖矿产出改为每年20%的递减,以平滑周期波动等等。与中本聪框架相比,自由现金最大的改进是增加了在发行过程中形成公共治理基金的机制,并通过链下探索进化,逐步建立起动态、竞争、去中心化的公共治理机制,以激励开发者,改善决策机制,提高社区治理效率,增强抗社会攻击能力,提高进化效率等。进一步说,我看到了中本聪创建比特币的真正意义,就是它致力于建立基础设施,让互联网和信息社会成为任何个人/组织/国家都无法隔离和分割的全球信息社会。钱就是其中之一,第一,非常重要。但后面还有别的东西。因此,下一步我要做的事,就是,在继承中本聪去中心化密码货币功能的基础上,进一步打通其它功能。那是什么?例如,身份系统,帐户系统和因特网系统等等。总而言之,我将继续推动自由现金,从去中心化货币到其他去中心化基础设施。一旦所有的基础设施建成,整个世界就会联系起来。那就是自由现金的未来。现在,货币体系、身份体系都已确立。接着,我们需要一些开发人员来实现已经设计好的协议。开发人员现在只执行一个基础。在此之前,我们已经建立了一些基础设施,并开始引入各种应用程序。在此过程中,我们可以享受到没有垄断,自由流通,低成本,高效率的公共基础设施。那就是我们接下来要做的事。预期今年将看到基本的成效。虽然我们无法制定长期的路线图,但自由现金的方向和任务是明确的。自由现金,就是要在区块链世界里,坚持自己的方向,在中本聪框架下,不断探索演进,为更安全、高效、自由的全球密码经济探索一条道路。Q 2:你在《危机中的历史机遇:密码经济不止区块链》一文中犀利地指出了“区块链的兴起对密码经济的误导”,这一观点背后的逻辑何在?那么,你认为“密码经济”和目前热炒的“区块链经济”有什么本质区别呢?刘昌用:每个人都注意到了,我刚才说了很多,但是没有提到区块链。怎么了?因为这和我刚才讲的逻辑结构一点关系都没有。但为什么每个人都在继续追求它?就是因为大家对这件事,都不太清楚。事实上,我刚才讲过的逻辑中,对对称密码和分布式共识最重要的一套。不对称密码是信息安全的保证,而分布式共识则是消除信息垄断的逻辑。那么什么是区块链呢?在中本聪构建分布式共识时,区块链是应用于其中的一种技术。分散的共识说起来容易,但是要在因特网上实现它就很麻烦了。例如,我们在课堂上确认一致意见,然后举手。但是在网上实现,是很困难的。但是正好到了中本聪时期,技术条件已经具备了。由于当时有分布式账本和点对点的传输网络,这种点对点的传输网络是一种非常重要的技术,没有这种技术就不会有后来的分布式共识,或中本聪的比特币。接着,是 PoW的工作量证明机制,它可以保证系统每隔十分钟形成一个新的账页,而且每个人都有相同的实时、新的数据信息。那么,什么是区块链呢?块链是一种组织、连接每个人分散保存的账页的方法。假如分布式共识的关键是分布式账本,那么区块链就仅仅是用来为这个分布式账本定制一个订购针,但

为什么区块链让每个人都热血沸腾呢?这句话怎么就代表了我刚才所说的“密码经济”这套东西?由于国家在2014年开始打击比特币,许多媒体账户只要字面上的比特币就会被封号。比特币正遭受重创,原因在于它对法币系统的冲击。作为国家主权的核心,法币是不能被冲击的。碰巧的是,每个人都开始明白,这些技术不仅能用来生产比特币,而且能用来生产其他的东西。因此,所有人都认为我们应该停止讨论比特币,而让我们来讨论比特币背后的技术。但你说到这些技术还不能使用“比特币技术”这五个字,大家都开始寻找合适的词来定义这些技术。那时,大家正好把账本叫做“区块链”,这个词听起来也更好听些。因此,大家就把我刚才提到的“不对称密码”和“分布式共识”错用到“区块链”上了。错的单词会让后来者产生错误的认识。最终,大多数人认为在这个系统中,“区块链”才是最重要的。因此,到了2016年牛市时,人们对这一点还不太清楚。特别是“区块链”一词开始大声疾呼后,人们在开发区块链时,本应向密码经济这一方向迈进,用不对称密码提高信息安全水平,通过分布式共识消除信息垄断,构建全球一体化密码经济。但是当时,也没有人能看清楚。那时我还没有看清楚,只是觉得“区块链”这个词并不正确。之后, Token发行带来了暴富效应,而 Token正是2017年最好的时候。你们说得清楚一点不行,就是说不清楚,大家才能讲清楚。于是有人编了很多故事,做了很多项目,也融了很多钱。当熊市来临的时候,许多人因此破产。在这一连串的事件之后,我才逐渐理清了自己的逻辑,开始成为密码经济的拥护者。以区块链经济的名义,经济资源与密码经济发生了偏离。如今,流行的区块链玩法有哪些?首先是通证经济学。通证经济将比特币的成功解释为代币发行,并且相信设计代币发行激励的规则能够重塑经济。这一经济现象忽视了一个重要事实,就像骑士勋章、赌注筹码等通证机制在人类社会存在了几千年,数字经济中各种积分更是不计其数。但是为什么他们没有掀起区块链的更大浪潮?由于凭证本身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因此凭证无法支持一场新的全球经济革命。事实上,真正有价值的不是通证,而是一套由非对称密码和分布式共识建立起来的无人能左右的机制。其次是存证经济。无币地区块链就是搞存证。存证是指信息上链。存证经济有意淡化比特币的货币功能,强调区块链上信息的不可篡改性,把各种各样的数据写进区块链中。为了解决分布式系统的性能问题,以及对信息的检查和修改要求,人们需要把各个行业的数据记录到一个链路上。最后放弃去中心化,淡化不可篡改性,变成了一个挂着“区块链”名字的多方验证云存储系统。其三,画饼经济。“画饼经济”旨在利用比特币和密码经济社会社会认知的模糊不清,收集“区块链”周围的各种神奇传说,以及各种新技术、新概念,堆砌出高大上的“区块链项目”,拉起各路精英的地平线。其目的不外乎就是代币上市,拉盘割韭菜。因此,以上这些都是基于对区块链的误读,之前忽略了核心的东西,导致了变形的产物。简而言之,就是因为区块链的火热,改变了我刚才提到的逻辑原初的发展方向,掩盖了非对称密码能改善信息安全的重要作用,也掩盖了分布式共识能实现完全一致。

提示:如果您觉得本文不错,请点击分享给您的好友!谢谢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