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第二人生到 Decentraland,虚拟世界正发生哪些变化?

智能合约和区块链正在改变虚拟世界的所有权制度、经济制度和管理制度。原题为《第二人生与虚拟世界的未来》,撰文:蓝狐笔记,有一个叫《第二人生》的网络虚拟世界曾经声名狼藉,一个虚拟化身(avatar)的用户在网上通过经营虚拟财产赚得100多万美元,这成了商业和科技媒体争相报道的故事,还登上了美国《商业周刊》的封面,这是世界进入新时代的重要标志之一。如今,十七年过去了,“第二人生”依然存在。从上面可以看到要举办的活动超过六千多个,每天还活跃着不少用户。但“第二人生”并未成为热门应用,也没有达到 Instagram

Twitter等公司的水平。网上也有很多关于《第二人生》失败原因的帖子。从目前的情况来看,《第二人生》不能算是彻底的失败,只能说它不够成功,不够精彩。运营“第二人生”的公司林登实验室 CEO EbbeAltberg在2016年接受采访时说,2015年,该公司用户可兑换6000万美元,而整个虚拟世界的国内生产总值已达5亿美元。而且现在区块链出现了,特别是智能合约平台的出现,能够实现个人真正拥有的虚拟资产。所以,在区块链时代,虚拟世界有没有机会突破,达到《第二人生》所不能及的高度?什么最根本的改变能推动这一可能性的到来?或许在短期内无法展示,构建虚拟世界需要很长时间,需要内容,需要活动,需要受欢迎,毕竟罗马并不是一天建成的。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些底层的改变,可能会有强大的驱动力,将其推向更大的成功,甚至超越《第二人生》,成为现实中的虚拟世界。“第二人生”中的角色、装扮、土地、商店、博物馆、城堡等等,表面上是属于用户,实质上是用户不能真正拥有。就像加密界经常说的,你没有一个私钥就没有一个资产。在技术层面上,第二人生的使用者并不能真正拥有自己的资产。由于所有这些资产都储存在《第二人生》的运营方林登实验室的服务器上,因此服务器有可能被黑客攻击,关闭,还有可能被篡改。只要林登实验室停止运转,所有用户花心力构建的资产,都将不复存在。它的虚拟世界的资产所有权并非真正的使用者所有。德卡特拉兰德是建立在以太坊基础之上的虚拟世界,其上的资产完全属于用户,而德卡特拉兰德的开发团队不能控制这些用户的头像、服装、场地、商店、会议中心、画廊等等。这才是真正的私有。尽管安全和安全团队停止运作,但这些资产都由用户拥有,甚至可以在虚拟世界中使用。在用户看来,短期内这些改变可能没有意义,但是一旦改变发生了,用户就会有切肤之痛。维塔利克,以太坊的创立者,从小就喜欢玩魔兽世界游戏。然而,在游戏公司的一个更新版本中,据说 V神所喜爱的“术士”的必杀技能被取消了。与官方取得联系后,仍未恢复。或许正是这些经验促使 V神创造了无许可证、不可停止的区块链平台。假如虚拟世界是一个长期存在的平行世界,它不仅拥有用户的资产,而且还沉淀着用户的时间、经验等等,所有这些都需要有一个不可磨灭的技术基础,才能使其超越游戏本身,使其成为用户真正拥有的一部分。这种虚拟世界会让人们有动力付出长时间的努力来建造和保存。许多第二人生的使用者对此失望之处在于它的经济制度。第二生命的虚拟经济系统中也存在着市场交易行为,它也有自己的虚拟代币林登币(Linden Dollars)。“林登币”是官方发行的,并非以区块链为基础发行,没有固定的上限,与当今的信用经济体系相似,其货币发行是可调节的,本质上是一种通胀体系。最初,用户想要获得林登币的主要途径是通过其官方交易网络 LindeX上的现金(例如美元)来进行兑换。它的价值与林登实验室发行的总发行量、流通货币数量、市场供求关系、市场操纵等因素密切相关,是市场操纵的重要工具。据数据显示,2020年4月12日,1美元能买到259林登币,但要浮动。4月12日的总交易量为66

520

903林登币,以上述汇率计算,交易额约为256

837美元。目前 Decentraland的交易额约为《第二人生》的十分之一,但值得注意的是,《第二人生》已经发行了十七年,而 Decentraland在今年初才开始发行,内容并不完善。Decentraland经济体的交易规模很可能会超过第二人生,但从成长角度来看,这需要时间。使用者可以在《第二人生》上用林登币购买土地,拥有土地后可以建房子、做生意,或者从别人手中购买。第二生命上面,公司可以进行品牌营销,比如 Kraft的虚拟超市,还有一些公司用它来举办虚拟会议。Lyndon实验室可以赚得卖地的钱,或者捕捉交易的费用。除了购买商品外,林登币还可以向其他用户出售,如虚拟帽子、鞋子、钻石等。截至发稿,《第二人生》上卖出的物品多达5

983

146件,大部分低于5美元。比如角色的装扮等等。总而言之,在“第二人生”的经济体系中,市场经济处于中心地位。作为整个经济系统的管理者,林登实验室有权向整个经济系统发行货币,并有能力将货币从流通中抽离。它可以保存用户间的交易记录,甚至可以改变游戏机制。这种情况发生在2017年,《第二人生》因菠菜问题而受到监管调查,结果导致其上的菠菜生意被取消,而且,和所有的信用体系一样,有可能发生通货膨胀或通货紧缩。若“第二人生”网站出现通货膨胀,用户有可能将其林登元兑换成美元,从而导致其美元储备不足,存在不可兑换的问题。以区块链为基础的虚拟世界,其货币发行是清晰且不可篡改的,这就导致其经济体系不会出现通货膨胀、不可兑换等问题。德ecentraland的代币是 MANA,就像加密世界中的许多项目一样,它有固定的数量,总共有2

644

403

343个代币,所有代币都被记录在以太坊账户中,而且任何人都不能篡改,在这个账户中,创建德克特拉兰德的团队也是如此。而且在《第二人生》中,林登实验室实际掌握了整个经济系统的运作,包括发行林登币,玛纳斯代币有固定的发行量。因此,其经济价值的增长可以累积到 MANA代币上。它与“第二人生”中的公司发行代币的模式有本质的不同。Limited为 Security的用户提供了大量的创作空间,但从本质上讲,它的管理仍然是中心化的。社区治理不能做出决定,而且没有真正的治理机制来保证用户对虚拟世界的真正控制权。当前的产品研发中心包括 Builder

SDK

Marketplace和 World。虚拟世界是由 Decentraland于2020年2月20日发布的,所有的基础设施都是通过分布式网络节点运行的。其管理体制正逐渐走向去中心化模式,并成立了 DecentralandDAO和 Decentraland基金会。安全协议是由链式组织组成的,未来将负责控制核心智能合约,并负责协议升级。该代币的持有者可以通过 DAO投票批准对智能合约的任何修改。而且, Decentraland公司拥有重要资产,包括位于 Decentraland的公路和广场。在未来十年内, DAO还将受益于一项可转换债券,该债券计划发行2.22亿 MANA代币。德金特拉兰德公司的最终目标是成为实现集体决策的工具,特别是在涉及经济相关参数方面。在2018年11月, MANA合约变成了不可篡改的,尽管对于 LAND

Esates,装扮,市场,其他智能合约,都有可调整参数,社区可以进行不定时更新。比如市场交易成本需要改变吗?公民身份持有者是否因参与治理和维护网络而受到奖励?像这样的问题,不能由创始团队一方决定。德金特拉兰德首先要通过民意测验来解决,但是民意测验并不具有约束力,从治理角度看,这些问题需要通过 DAO来解决,德金特拉兰德基金会的主要工作是监督内容团队,同时处理一些 DAO不能解决的问题。德克兰德基金会是独立于德克兰德创始团队的独立主体。由于缺乏法律支持, Decentraland的知识产权,商标, web域名,开放源码库,社交媒体账户,以及 DAO所不能拥有的所有其他资产。德金特拉兰通过基金会和 DAO,两个机构可以相互合作,以去中心化的方式运作,而不是由一个创始团队来操作,包括市场、社区管理、产品路线等等。非中心化的治理模式也有一个过渡过程,在此过程中,开发团队就战略和战术事项提供建议,并与 MANA和 LAND负责人分享有关项目进展的观点。另外,为了鼓励更多人参与虚拟世界的创作, Decentraland也有“创作计划”。创建人将得到长期的 MANA资助。还有的团队是私人投资的,还有的则是全职在 Decentraland上开发的。有专门的内容团队来评估这个项目是否可以成为“创建者计划”的一部分。创始人需要每两个月向社区报告他们的进展情况。有资格的团队通过 DAO提交计划提案,社区能够投票和批准。这也是《第二人生》和德坎特拉兰所面临的最后一个机会。如今,虚拟世界更加凸显其价值。在COVID-19的影响下,许多活动都是通过非现实的方式进行的。在此背景下,虚拟世界的价值得以体现。比如,在 Decentraland,人们可以在加密世界召开会议。许多会议在当前环境中被取消,比如苹果的 WWDC等等。然而,像 Coinfest这样的加密世界大会并没有取消,只是从线下转移到了线上。该活动在 Decentraland的虚拟世界中进行,时间为3月30日至4月1日。即使是用户也会在 Decentralad举办生日聚会,现在,从4月到6月, Decentraland已经推出了很多活动,包括世界艺术展,时尚秀,俱乐部聚会,画廊开放,加密世界杯等。除娱乐外,教育和商业互动在虚拟世界中同样是机遇。第二人生中已经出现了一些教育互动的场景。对于 Decentraland也是如此。商业教育的常见场景,一般都发生在网上,大家聚在一起讨论学习。目前,虚拟世界能够帮助人们进行虚拟商务互动和学习教育。未来,我们还可以增加实时视频流,演示,私人聊天频道,共享白板协作等等。通过 Decentraland和 Decentraland,离线商业机构可以开自己的网店,用户可以与店主在虚拟世界中交流,浏览商品,包括视频和对话等等。这种体验,更像是去附近的超市购物,有更多的直观感受。当前 NFT在虚拟世界中的价格不菲,比如人们在虚拟世界中买地,要么是为了投机,期望高价卖出;要么是建地,建店,建博物馆,会场等等,这些都可以增加价值。这些地方一旦变成人流聚集的地方,如各种活动的集中地点,就存在着极高的附加值。桑德伯格在他的第三次土地出售中,一天就卖出了12.384块地,得到了3400 ETH,按照目前的 ETH价格,大约是50

000美元。据 Opensea称, DecentralandNFT公司的平均价格可能超过5 ETH。由90后开始,基本上都是互联网的原生一代。她们从小就接触因特网,伴随着因特网长大,对视频游戏、社交媒体、网上购物并不陌生,其中也包括对她们来说很自然的虚拟资产。年轻一代不会因为虚拟世界的引入而受到阻碍。然而,目前 Decentrand的用户体验还很初级,虽然不断取得进展,但是离用户体验的提高还有很大的距离。另外, VR的采用对用户体验的提升也将起到很大作用。2019年销售了570万台 VR设备,这说明已经有一定规模的用户在玩 VR游戏了。预计未来的采用将会加快,因为价格下降,内容增加。假设将来的 Dencentraland也能实现虚拟现实。

提示:如果您觉得本文不错,请点击分享给您的好友!谢谢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