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顾前情 丧失支付手段的属性比特币正变成纯粹的商品

回首过去,在小长假结束之前,比特币突破了7000美元,这个价格在今年初也达到了同样水平。在3·12 BTC被腰斩后又被腰斩的情况下,7000美元对市场是一个不小的提振。资料显示,资金规模巨大的 BTC交易量为这一突破做出了贡献。BTC期货交易量在机构投资者聚集的芝商所(CME)上一天内增长了近3倍。近一周来,10万美元级的交易量也猛增,5天内增长了25.5亿美元。但是,根据这类资金的交易价格来看,低于7000美元是主导。分析人士也同样重视这一突破,他们认为,如果比特币能够将7000美元的阻力位转化为支持位,那么继续向上突破就有足够的动力。这是一个值得注意的空头,大宗交易5天上涨25.5亿美元,比特币在大约6000美元的震荡半个月之后,于4月6日终于再次突破7000美元。据 OKEx北京时间4月6日下午2点发布的数据, BTC收盘报7005美元,45分钟后跌至6957美元,但随后继续走高,一度将24小时最高价推高7164美元。根据 Bitmex公布的平仓数据, Cryptoslate的分析师认为,普通交易者推动价格上涨的因素被排除在外,“4月2日, Bitmex的平仓头寸实际上减少了,这表明交易者并非推动价格短期上涨的因素。BTC100

000美元的交易量在5天内激增,大量的 BTC交易数据常常是大笔资金流入的观察指标。IntoTheBlock的数据和分析平台显示, BTC的大型交易金额超过了10万美元,从3月29日的低点31亿美元,上升到4月2日的56.5亿美元的高点。三月二十九日,也是 BTC进入三月以来第四次跌破6000美元。大量的资金交易者的身份通常被认为是机构投资者。与币圈中聚集的散户 Bitmex相比, BTC期货交易市场更能吸引机构交易者,它集中在像芝加哥商品交易所(CME)这样的传统平台上。而且,近期 CME BTC期货交易量也大幅上升。根据 Skew的统计,4月1日 CME的 BTC期货交易量为8800万美元;第二天,该数据飙升至3.47亿美元。因为 CME期货交易的准入门槛很高,只允许合格投资者和机构投资者进入。所以, CME上 BTC期货交易量的上升也再次表明,这一轮 BTC的上涨更可能是机构资金的推动。在资产配置中,传统金融机构也会考虑加入 BTC。RaoulPal是前高盛股票衍生品业务负责人,他在最近的 Podcast节目中说,他正把自己的一部分财富转移到比特币上。这一假设是基于新的冠状病毒肺炎对许多经济领域的影响。在可利用的流动净资金中,未来12个月或更长时间的分配可能包括25%比特币、25%黄金、25%现金以及25%交易机会,他表示。在三月十二日货币市场暴跌之后, BTC再次站上7000美元的关口,市场仍处于极度恐慌中,信心确实得到了提振。不过,已经有分析师提醒,仍需警惕下跌趋势。Cointelegraph的分析师 Keith Wareing认为,尽管金价试图突破7200美元这一关键阻力位,但仍能看到这一突破遭到拒绝,"我敢肯定,比特币已重回2019年下半年形成的下跌通道."沃林表示,如果比特币价格不能突破7

200美元,空头可能会重新控制市场,直到人们所期待的减半交易发生,“这将让5500美元的低价玉米重新成为菜单上的关键价格。”大型基金交易集中于7000美元以下的价位区间,同样从大型基金交易的表现来看,3·12暴跌当天,也是自3月以来 BTC最高的100

000美元级别交易,达到130.3亿美元。这一阶段的交易量今年最高达到140.8亿美元,发生在2月7日 BTC 9700美元的当天。自3月12日以来, BTC的大笔资金交易均低于7000美元。分析人士 Michaë lvandePoppe观察到的数据同样表明,社交媒体上的 BTC爱好者仍期望 BTC先跌回6400美元,然后再跌回7600美元。4月5日,该分析师称,如果该地区有坚实的支撑的话,则为6966美元至7217美元,这将是改变其看跌仓位的重要因素。沃林同样看重近7000美元的支撑,他说:“比特币需要将7 K美元的阻力转化为支撑,从这里开始,8200美元才会成为下一个阻力水平。”Alternative统计恐慌和贪婪指数显示,4月6日,该指数与前日持平,恐慌程度仍属“极度恐慌”。空巢的力量仍然不容忽视。OTC场外市场以人民币购买 USDT存在着不小的溢价,尤其是在3月12日的极端行情中,甚至有报价8.35元人民币购买一只 USDT的超溢价超过15%,这主要有以下三个原因:流动性需求:当暴发引起恐慌,造成流动性危机时,持币者急于将手中的货币卖出,以换取稳定且流动性强的 USDT,从而爆发对 USDT的巨大需求。衍生性保证金需求:当市场波动很大时,许多衍生性合约触及平仓线,要求持有者增加 USDT保证金,因此 USDT需求猛增。避风港特性:许多场外使用者,在世界局势动荡时受惊时,倾向于将手中的法币,换成全球稳定且可快速流通的 USDT稳定币,主要用于避风港和快速流通。而且上述三点,都可以说明 USDT对所有法币的溢价。不过,人民币的高溢价,则反映出中国国内用户对 USDT的需求尤其旺盛:这主要是由于国内的外汇和资本管制,人民币不能自由兑换。第二,因为中国货币市场的活跃度大幅上升:这次金融市场暴跌,国内A股和人民币资产相对不那么受影响,所以从人民币转到货币圈的需求大幅上升。不过,即便经历了大跌行情,以人民币计价的 USDT仍然保持相对溢价,其实道理与场外人民币对美元的溢价相同,这是长期市场结构(如外汇管制)而非短期市场波动因素的原因。当自由兑换且交易成本非常低时,搬砖套利可以显著降低甚至抹平溢价。但目前国内对数字货币交易和大额人民币转账的监管越来越严格, OTC大商家经常几百张银行卡轮番上阵,更不用说经常被冻结的账户了。收款方困难,导致套现套利成本大幅增加,从而形成一种动态的 USDT人民币溢价,迁移和套利不能磨平这一长期市场结构带来的溢价。是的,高溢价会抑制入金需求。自身 OTC是一种非常市场化和非中心化的交易结构,价格将根据需求进行调整,即 OTC的高溢价将抑制入金需求。因此,稳定币发行者发行稳定币,具有一定的市场基础,发行本身也有利于市场的平稳运行。难以判断高溢价是否会持续,因为高溢价是由长期的市场结构因素和短期的市场波动因素共同作用形成的,至少在短期,长期的短期因素都没有看到变化的趋势,而且高溢价还会维持一段时间,今年3月, USDT发行了19只债券,发行规模为13亿美元,发行总额为62亿美元,发行量占总规模的20%,目前以总市值排名第四,每日交易量超过比特币,每日交易量接近全球前三大货币的总和。从客观上讲,有需求就有供给, USDT的增加没有任何问题。关键问题是: USDT的增加量与实际需求相符吗?这就是说, USDT的发行有水分吗?这是最关键的问题。因为 Tether是一家 USDT发行商,非常神秘,不受监管,1美元保证金不知道哪个欧洲小国家的银行存在,也不对外公布财务报表,甚至连财务报表都没有公布,所以它的发行还有多少水分我们不得而知。对 Tether公司不造假,不贪婪,不操纵货币价格,不挪用保证金,不投资失败,我们只能抱有极大的善意。总之,我们只能期望他们像圣人一样完美。其他稳定币也大幅增加,当然,根据第三方机构 CoinMetrics的数据,3月 USDT、 USDC、 PAX和 HUSD的发行量分别增加了51.5%、55.4%、26.5%和74.7%。市场价值最大的四个货币,在三月份都出现了大幅增长。随着所有稳定币的大幅增加(加权平均增加18%的总市值),其直接效果是将所有货币的稳定币价格推高,使其成为一种计价标准。所以假定其它条件不变,当前货币价格上涨的主要动力来自稳定货币的增加,你可以做一道简单的算术题,如果稳定币总体虚发30%,也就是说,实际上100亿稳定币的储备只有70亿美元,那么今天比特币的交易价格虽然是7000 USDT,但从理论上说不值7000美元,而是4900美元。这个中间的差距,是靠泰特信用支撑起来的,可惜很多人都看不透价格背后的真相。这有其历史和现实的双重原因:从历史上看, USDT是最早出现的稳定币,在2018年9月之前, USDT独占鳌头,占据95%的稳定币市场份额,而其他货币都没有出现。随后,由于监管压力,正规银行拒绝提供服务,以及一些司法争端,再加上其他稳定货币的崛起,到2019年初, USDT的份额降至70%,仍然是绝对的主导,但相对的份额有所下降。自2019年起, USDT开始多点开花,积极收复失地,在多个公链 BTC

ETC

EOS

TRC (OMNI-USDT

ERC20-USDT

TRC20-USDT和EOS-USDT)中继续增发,重新获得超过80%的稳定币市场份额。在 USDT这样具有先发优势,占据绝对支配地位,用户习惯已经形成的稳定货币面前,即使许多交易所拥有自己的稳定货币,也必须“符合用户习惯”大规模使用 USDT。例如,为什么英国靠左行驶,而其他国家靠右行驶,这就是习惯的力量,很难改变。现实中,除了历史上习以为常的原因外: USDT的绝对数量是80%,压垮了其他39个稳定货币的20%份额,同时 USDT积极发展多公链、多点开花,加上 USDT不受监管,帮助资金迅速转移。上述现实因素,成为造就 USDT货币稳定霸主的主要原因。最重要的一点, USDT至少现在还能相对稳定地兑换,时间久了这让忧心忡忡的人产生麻痹侥幸心理,以为自己不会是那倒霉的最后一人了。现在还没有看到法币交易对取代 USDT的趋势。从理论上说,法币兑换数字货币(如比特币),可以代替稳定币,但现实中,只要遇到法币,就需要与银行打交道,需要处理合规和监管问题,因此手续复杂,成本较高,因此目前不太可能取代 USDT,尤其是在全球监管仍对数字货币持谨慎态度的大环境下,法币交易的交易量更不可能。就是说, USDT的反常行为并没有得到规范,反而导致了它的优势。个人认为,一半行情中,凯叔即使有,也严重高估。不过,从另一个角度来看,站在稳定币发行者的角度,肯定会大力鼓吹下跌行情。由于只涨不跌,只有在大行情中,才会有稳币需求,才能顺理成章地增发稳币。正如发行法币会引发通货膨胀一样,发行大量的稳定币,自然会水涨船高,抬高比特币稳定币的价格,造成了“跌一半”的错觉。当前比特币暴涨导致比特币暴跌至谷底,许多人期待反弹行情,再加上计划中的缩水行情,此时是稳定币发行千载难逢的良机,这也解释了为何包括 USDT在内的所有稳定币都在大规模发行。遗憾的是 USDT货币的不透明性,我们无法核实有多少超发,只能“善意”认为1:1美元发行。很有可能,这一前提并不成立,所以我们看到的比特币价格,并非真实,而是虚高的、稳定的币值。USDT的雷声,是所有币圈人士心中的恶魔,大家都希望这个恶魔永远不会被放进宝瓶,否则数字货币行业将会风起云涌。USDT有三种可能会爆炸:1)自掘坟墓,慢慢引爆:从量变到质变,如果 USDT以现在的速度进行增发,它将很快将自己的储蓄信用耗尽,用户会本能地减少持有 USDT的数量,将其换成美元,或其他稳定的货币,或持有比特币等,不断地削弱其地位,直到某一天达到临界点, USDT无法按1;1,兑付美元,持有者挤兑,瞬间贬值,最后悲剧结束。二、被强大的竞争对手取代:市场迫切需要强大的信用背书、透明、公开、受监管和易于使用的稳定币,如近期酝酿的 Libra (美元版),是一种非常适合所有人需求的潜在稳定币霸主。这款稳定器的出现,不久将取代 USDT,过程相对缓慢,但终究难免一爆。三、直接引爆监管措施: USDT在监管眼中声名狼藉,美国政府无论如何都不会轻易将“数字货币行业的美联储”大权让给一个神秘而又游离于法律体系之外的公司。任何执法行动,都可能导致 USDT的破产。在三个极端的例子中,也就是 USDT被大规模滥用后,美国的监管机构为支持 Libra的美元版本,采取了针对 USDT的执法行动。这是一种不太可能的极端情况

但经历了20次。

提示:如果您觉得本文不错,请点击分享给您的好友!谢谢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